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出炉 降价幅度远超预期

时代财经APP记者 漆叶青

带量采购预中选结果公示,药品最大降幅达90%。来源:视觉中国

在医疗医药板块集体重挫两天后,12月7日下午5点50分左右,“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公示表在上海阳光采购网上姗姗来迟,然而,原定采购的31个药品品种却变为25个。

一位医药投资者告诉时代财经,“昨天不少(微信)群里就已经在流传,仅有25个预中选结果公示出来,是由于另外6个产品在谈判中流标。”这6个品种分别是阿莫西林胶囊、阿奇霉素片、曲马多片、卡托普利片、阿法骨化醇片、注射用阿奇霉素。

根据此前公布的采购方案,第一批带量采购共31个品种,除上述6个品种以外,其余中选结果与此前在各媒体上流传的中选名单基本一致。另外,除了百时美施贵宝和阿斯利康2家跨国药企分别中标福辛普利钠片和吉非替尼片之外,其余23家中选企业均为国内药企。

从预中选药品数量看,华海药业成为最大赢家,独占6席排名第一,京新药业中标了3个品种,扬子江、豪森药业、倍特药业均有2个品种上榜,正大天晴等企业各自获得1个预中选品种。

而从降价幅度上看,此前市场预期降价幅度在30%~40%,但实际结果远超预期。预中选报价与试点城市最低中标价相比,有21个产品超过了30%,其中11个降幅超50%;5个产品的降幅在60%到80%之间;更有2个产品的降幅高在90%以上。

对于这样的降价幅度,市场不免产生担忧,对此,米内网战略咨询总监谢立峰告诉时代财经:“虽然国家对药品有降价目标,但大幅降价主要是企业决策,其一般是经过内部多部门综合模拟后,确定并认为可行的决策,因而企业利润虽降,但在短期内依然存在相应的盈利空间。”

不过,他同时表示,企业往往重视短期利益,以降价的方式求取市场份额,而医保局在带量采购中也更偏重部门短期利益,两种综合可能导致企业利润降幅过大,从而影响企业长期正常投入研发。因此他建议,医保局在带量采购中增设引导企业平衡短期利益及长期利益的机制,比如增设研发强度、研发投入、研发人员数量等评价指标,并赋予一定分值,与价格分一起综合考量。

至于流标品种,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江滨向时代财经指出,此前《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明确,如若出现流标将影响试点地区后续药品采购,但上海出台的补充文件并未对流标药品的处理作出回答,“上海回避了这个问题。”她说。

“对于这些没有中标的品种,既然交易没有成功,从一般常识而言,会进行补标,比如,等部分产品过了一致性评价,在第二轮谈判时再进行补充,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流标的原因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江滨说。

对此,她进一步解释道,鉴于6个流标品种中,阿莫西林胶囊、阿奇霉素片、曲马多片这3个品种均为石药集团的,究竟是企业对形势估计不足、对政策研究不透,还是企业的成本确实难以降下来,这些都是需要进行进一步调查再做定夺的。

另外,据新华社报道,12月7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部署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组长孙春兰在会上强调,要探索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药价形成机制,降低群众药费负担,规范药品流通秩序,提高群众用药安全。

【更多相关资讯,请移步各应用市场下载“时代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