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的农村戏少了土味,校园戏加了信息

号脉影像经络,洞察文娱风潮

12月6日,电视剧《大江大河》在北京举办了看片会。除了孔笙之外,该剧还有另外一个联合导演:黄伟。和孔笙类似,黄伟也是摄影师出身,曾经掌镜过《白鹿原》《好家伙》《四十九日·祭》《人间正道是沧桑》等优秀国产剧。黄伟的加入,也为《大江大河》带来了最先进的拍摄器材。

在看片会后的交流环节,制片人侯鸿亮透露:“《大江大河》这次用了超宽屏幕镜头来拍摄,这是中国电视剧史上的第一次,拍摄画幅是2.66:1,比正常宽幕电影2.35:1还要大。”这也是本次看片会选择在电影院的大银幕来进行的原因。

导演孔笙表示,“我和黄伟导演都是做摄影出身,我们有共同的地方,对影像追求稍微偏好一些。我们两个基本各带一个组,我农村这边拍的多一些,他工厂拍的多一些,但是相互交叉的部分也有。”

左:孔笙,右:侯鸿亮

本次看片会放映的片段主要集中在农村部分,讲述了宋运辉(王凯饰)和宋运萍(童瑶饰)姐弟俩在1978年恢复高考的历史节点,冲破重重阻力上大学的剧情。从分工来看,这应该主要是孔笙导演拍摄的段落。

根据公开报道,《大江大河》的农村戏取景选择了安徽宣城泾县,这种选择十分巧妙。既可以通过美术布景尽可能还原历史年代感,皖南村落依山傍水的风景又不会让今天的观众感到太违和。淡化土味,把农村戏拍出美感来,《大江大河》的取景策略和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十分相似。

由于两位摄影师出身的导演把关,《大江大河》在影像方面的表现十分抢眼。除此之外,该剧的配乐也十分得当,不同段落的主题配乐区分度很高,音乐总能和人物感情融合在一起。除了摄影、配乐等技术指标优秀之外,剧情张力十足,演员的表演也十分动人。

宋运辉、宋运萍姐弟尽管高考成绩都过了分数线,但是因为出身不好,备受歧视。作为幼子,王凯饰演的宋运辉一直比较自卑,凡事躲在人后。但这一次,宋运辉要为自己的命运争取一次,他以《人民日报》社论为武器,足足背了200遍。这份坚持也仅仅为姐弟俩争取到了一个上大学的名额。作为大姐的宋运萍,为了弟弟的前途,甘愿放弃自己上大学的机会,那份家庭成员之间的牺牲和关爱令人动容。

尽管政审材料已经递送上去,但是宋运辉的录取通知书迟迟未到,他这时候开始埋怨自己被划为“历史反革命”的父亲,将多年来积攒的怨气狠狠发泄了一通。一直以来夹着尾巴做人的老父亲这时候也深深自责,悔恨得用拳头直捶自己的脑袋……《大江大河》的镜头和叙事有力地展现了“时代与人”的命题,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剧。

当宋运辉进入大学,眼前的画面一转成为“青春片”的节奏,这部分表演让人联想起电影《中国合伙人》。当宋运辉挑着扁担进入宿舍前,一同进行平行剪辑的还有一帮大龄舍友们在进行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哲学争论。这既交代了78级大学生有不少大龄新生的历史事实,也通过这个细节反映了那个时代的氛围。一场戏交代了很多信息,而不仅是一个简单转场,《大江大河》的剧作功底可见一斑。

《大江大河》会让人联想起4年前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后者表现的是高层与政治破局,而前者主要聚焦平民和社会生活,是一部改革开放的经济史和社会史。事实上,《大江大河》中的三位主人公分别是国营经济、集体经济、个体经济的代表,侯鸿亮透露创作团队参考了吴晓波的企业史著作《激荡三十年》:“和《激荡三十年》时间节点是一致的,只是它是揉在故事中,揉在人物命运里面。”

《大江大河》改编自小说《大江东去》,原著的故事跨度确实是“激荡三十年”,《大江大河》只拍了1978—1988的十年。侯鸿亮表示,“因为小说太庞大了,有150万字,做个戏时间有点紧张,如果整个拍完的话,时间精力都达不到,我们先取了十年来拍,这些人物第二部会进入下一个十年。”

这也意味着,《大江大河》和《欢乐颂》一样,将会拍摄多部。在谈到改革开放40周年最大的感受时,孔笙表示:“最大的感受确实是觉得现在能拍一些自己想要拍的东西,或者是能够传达一些自己能够传达的思想。”这样的创作初衷也让《大江大河》在一片献礼剧的浪潮中脱颖而出。

《大江大河》预告片

《大江大河》将于12月10日正式登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部有份量的国产剧,感兴趣的朋友不妨一起回溯那段奔腾岁月。

【文/杨文山】

The End

出品 |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杨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