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有个林夕,在心中陪我哭

在香港乐坛某次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在给某位最佳作词人颁奖的时候,他的获奖作品有一百首那么多,主持人足足念了好久才全部念完。

王菲,陈奕迅,容祖儿,杨千嬅,张学友,古巨基,黄耀明,张国荣···唱的歌全部都在这份名单上,而那一刻诸位叱咤风云的香港乐坛的巨匠们和他们的歌只属于一个人。

他叫林夕

而那位得奖者戴着一顶老头的帽子,一副眼镜,穿着旧衣服,站在领奖台上目光羞涩,极度不自在,像个被罚站的自闭症儿童无所适从,一点不像其他获奖者那样露出应有的疯狂,仿佛这荣誉和他没什么关系。

他不在乎这些,是因为他拿的太多了,甚至乎他的名字就代表着整个香港乐坛最高级别的赞誉和丰碑。

他任性,神秘,敏感,歌手们对他又爱又恨,因为他的长句子总能让他们唱到气绝,就连唱功超级能打的容祖儿唱完他的作品都要惊呼一声,变态。

尽管如此,歌手们爱煞他,歌迷崇拜他,港乐迷们更是当他耶稣一样直接奉为信仰

谁叫他是林夕呢!

黄伟文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就曾告诫大家,千万不要自以为了解作词人。尤其是作词三千,每一首都以密不透风的漂亮词句交织出最精彩爱恨与最优美贪嗔痴的林夕。

他看起来似耶稣般高贵,实际是借着耶稣的身份扮演者犹大的角色。

在香港所有作词人中,时装精黄伟文最会生活,以享乐主义者的洒脱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高级,配上最随心所欲的嬉笑怒骂和最fashion的吃喝玩乐给歌迷堆砌出最快乐梦幻的《黄色大门》,五光十色,其乐无穷。

迷信“让我睡吧,似花坠下”的周耀辉,一路梦死醉生到死,执意把文字用情欲与美色融掉幻化成一剂又一剂蛊惑人的精神鸦片和迷幻药,妖娆冶艳,执迷不悔。

耀辉和Yman都在营造霓虹人生,光照万民的纸醉金迷,唯有一世都想做“白玫瑰”的林夕迷恋背叛,享受虐爱,在极致的痛感里提取无与伦比的快感。

这种感觉似刀口舔血,又像《感官世界》里那场快乐到极致便杀死对方的欢爱,动生死,惊天地,不留余地,可一不可再,只得一次。他所理解的爱与恨不是轻飘飘,软绵绵,玩笑似的吻过就算,而是你死我活,拿你条命。

放走挚爱,死的是你,绑住以后,死的是他,这种恻隐,同犹大的贪一起被林夕写在一首又一首歌里,生生不息。但他从不愚蠢闷蛋的说教,而是用之和娱乐圈诸多漂亮主角以及惊心动魄的新闻旧闻种在一起开出惊艳绝伦的花。

“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所有力气,六十年后仍然认得出你的子女··”

明年今日陈奕迅 - The Line-Up

“随便吧 贪欢有贪欢好青春也得一次凄美在流光冷汗。”

与蝶同眠容祖儿 - In Motion

“爱什么,爱令我勇于报答太多人,但却不知道如何死里逃生。”

迷魂记王菲 - 王菲

陈奕迅有《明年今日》慢慢将他的杨千嬅咽下去,容祖儿唱《与蝶同眠》做自己最华丽的命书,王菲谢霆锋共同拥有《迷魂记》从而恋至倾城,扑朔迷离至今。

张国荣那首《怪你过分美丽》除他之外再无人配唱。

怪你过分美丽张国荣 - 张国荣跨越97演唱会

而梅艳芳在所有人心目中的触感还真的就是无论何时何地想起《似是故人来》···首首都是令人肝肠寸断的绝唱,每个爱情故事都算绝恋。

似是故人来梅艳芳 - 戏剧人生

要棋逢对手,拼命厮杀才至痛快,做一对最了解对方的敌人,勾心斗角,撩逗哄瞒,全套做足方才浮现出一段关系真正的乐趣。

谁人拍拖相爱真正是为了所谓幸福,那爱而不得,得不偿失,挠心挠肺,下落不明的”虐“之诱惑才是红男绿女们对感情真正的诉求。

黑暗,决绝,现实,半分不留情,一点假不得,林夕对于我们那些好的坏的心瘾从来正中红心。

所以,那首陈奕迅的《一丝不挂》因为写透了爱恨交织的顶级趣味而永垂不朽。

一丝不挂陈奕迅 - Time Flies

玩出SM要命美感的《斯特歌尔摩情人》扎心蚀骨酣畅淋漓至死,让人大呼过瘾。

斯德哥尔摩情人陈奕迅 - The Key

别以为黄伟文写给容祖儿的《破相》命书全逆转了已是最凄惨的戏份。林夕的《出卖》更为变本加厉,让祖儿像可以把是骨头嚼碎了一样聪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唱出来。

出卖容祖儿 - Show Up!

“要是来日你二人没有屋租大概共我亦同居到 你跟他喜好我什么都知道 我自愿做伴娘更高。”

闺蜜同男友另有私情,如此深仇大恨,只希望他们以后穷到房子都租不起,然后你以施舍者的身份出现把房子让出来,三个人一起住,看他们怎么死。

这样的复仇都想得出,林夕真的有毒。

如此知心体己,知情识趣入骨,他就是这样被人们爱上的。

在粤语歌投下的毒,用国语歌当解药。

林夕是唯一一个一首曲子国语粤语词都能包办的怪咖,有意思的是,他在粤语版里惹我们流下的那些眼泪,全部都能用国语版帮我们治愈。

《明年今日》里又希望自己痴呆,又有爱足六十年,最后花光一生的运气等候寂寞凌迟。而他在《十年》里却这样开解情痴,成千上万的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陈奕迅 - 黑白灰

《富士山下》《钟无艳》冰天饮雪水,未得爱人允许都要爱下去,但还是没有好结果。

富士山下陈奕迅 - What's Going On…?

钟无艳谢安琪 - 3/8(新歌+精选)

心伤如此,解咒的方法是《爱情转移》然后用荡气回肠成就最美平凡。

爱情转移陈奕迅 - 爱情呼叫转移

分裂,多重人格,灵魂里面住着无数个男男女女每时每刻都在为爱剑拔弩张,自己已是复杂如此,再加一个雌雄同体,一人千面,凭一己之美色足够发生一千场恋爱的妖孽黄耀明,打碎了林夕脑海里的风月宝鉴,在香港乐坛这个大观园里颠龙倒凤,写下一笔又一笔惊世嗟叹,孽缘亦美丽。

黄粱一梦,沉醉一生不复醒,林夕有多爱黄耀明呢?2003年,黄耀明作曲,林夕作词的《身外情》拿了奖,林夕在领奖的时候好开心的说,这是我和黄耀明生的仔,好靓的仔!

虽然林夕沉溺于此,不惜作词三千,每一篇都是凄绝的戏。

然而他本人却是人极有幽默感,害羞且温柔,像个纯纯的少女。在大学里给学生们演讲,为了表达自己不削性别限制的观点,故意把罗文称作小姐,称呼梅艳芳先生,惹人发笑的同时收获满堂彩。

和王菲“是没名分的夫 妻”,同林忆莲住在一起一个多月却什么都没发生”。

多年抑郁,热爱东京。

和哥哥张国荣一样喜欢半岛酒店的天花板,有事没事就在酒店里写词。他能写,等到风景都看透,你还愿意陪我看细水长流这样深情好看的句子,也能把偶像张爱玲的《怨女》改成《怨男》在哥哥的带领下,一票都市男人从困兽集体解放成磨人小眼睛明目张胆等着人去爱。

怨男张国荣 - 张国荣跨越97演唱会

偶尔使坏,把《偷情》二字的旖旎吸引玩到尽,哥哥在九十年代复出转型实现他姣型靓寸极美传奇,林夕最绝色一笔,功不可没。

宠坏了王菲和林忆莲,成全了黄耀明和张国荣,深爱着杨千嬅和陈奕迅,就连何韵诗容祖儿这一对,他都同黄伟文用歌藏着密码,明里暗里大肆宠爱。

何韵诗唱《劳斯莱斯》,容祖儿回赠一曲《天之娇女》。一个写,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一个回,柔情蜜意全因你起。

yman 又说,明明绝配犯众憎便放开。林夕回复,诚恳讲对不起你,委屈着你。

最后,林夕补充,这段爱一定有转机。yman 总结,要像梁祝那样爱。

想象也好,真实存在又好,林夕支笔真是成全了好多人的幻想。

让人觉得就算这个世界再烂,还有林夕和他热爱的港乐陪我们共同度过,永远有歌唱,永远有人爱。这边厢,就算台风天赠歌,却还是要把东京留给东京,二丁目留给二丁目。纽约台北还不够,东京台北必然要错过才算完美。

那边厢,红色屋顶黄色大门,万水千山,国庆派对又再聚,热泪还完,尚可谈笑风生。大合照,个个都有新旧蜜运,是敌是友有情无情,都够劲。

今日大雪,在这个浪漫的日子祝今日生日的林夕梁伟文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