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桶油”将迎重大改革 国家油气管道公司要来了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最大的三家石油公司——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正在为即将到来的一项重大改革做准备。

一个月前,阀门开启,中海油天津LNG接收站储存的天然气经由31.5公里的新建管道顺利进入中国石油华北天然气管网,标志着中国海油蒙西煤制天然气外输管道项目(下称蒙西管道)一期工程互联互通段成功建成通气。

在此之前的今年8月18日,中海石油管道输气有限公司海南省环岛天然气管网文昌—琼海—三亚输气管道工程万宁段也正式开工建设。这是中海油957公里的海南省环岛天然气管网项目的一部分。

近日,中海油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2018年以来,中海油正在加紧投入建设新管道。中海油旗下的管道业务还不够集中,比较分散,目前这些管道业务主要由气电集团统一协调,我们正在加紧建设,为以后的油气改革做准备。”

该人士提到的油气改革,涉及到传闻已久的国家油气管道公司。

据悉,已经上报的改革方案,包含一项关于国家管网运营机制改革的方案,以及矿权改革的相关方案。

一名参与上述有关方案调研起草的能源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轮油气行业的整体改革,聚焦不应只局限于三桶油管道资产的剥离上,这一轮的改革是全产业链改革,矿权改革被纳入其中便是体现之一,数个重要环节关联在一起,形成自改革开放以来浩大的一场系统改革工程。

对于方案中的详细内容与操作细则,该能源人士表示由于方案还未公开,不能再给出更多信息。这项系统改革方案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截至经济观察报发稿时,国家发改委、国资委等部门亦未给出正面回复。

剥离现有油气公司的管道业务,成为独立的国家油气管道公司,对于整个油气产业市场实现完善、公平的竞争和对第三方无歧视开放而言,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长期以来,由于油气管道被分散把持在几大巨头手中,其他一些市场化开发或进口的油气资源无法自由进入输送管道。市场化的油气成本和价格核算,也无法得到理顺。

一个极端的案例发生在2012—2013年间。当时,另一家能源央企——大唐集团计划向北京供应其内蒙古工厂生产的煤制天然气,就曾因管道问题与中石油发生龃龉。而另一家民营企业内蒙古汇能化工有限公司得到煤制天然气项目,由于无法与中石油的管道并网,只能将天然气并入内蒙古当地两家企业的管线中。

随着国家油气管道公司的脚步临近,油气资源管输和销售分开、管网向第三方公平开放接入的机制越来越接近现实。

方案拼图

一名央企人士表示,未来要成立的这家国家管道公司的级别,有可能是一级央企,也可能借鉴铁塔公司的模式。该公司的名称,讨论时曾有过国家石油管道公司的想法,不过最终名称确定,要看国家顶层的批复结果如何。

长期跟踪央企重组的国资人士也表示,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的操作模式可供国家石油管道公司参考,待方案落地,相关市场化操作便会跟上。

上述央企人士说:“市场化放开的程度要不要再高一些?毕竟现在形势变化太快,不排除还会有变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希望设立国家管道公司一事,“不要再有变数”,而且不仅仅是三桶油的管道业务需要独立,地方管道业务也需要独立。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原所长韩文科提醒道,国家层面的决策指导意见虽然尚未出台,不过天然气管网的改革肯定是要改,全产业链条的改革大方向已定。

方案虽未最终敲定,但微观变化似乎已有征兆。

此前曾有消息称,2018年9月以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石油)开始酝酿新一轮油气管道板块内部改革。中石油旗下已经有约十家单位搬迁至同一办公地点,以油气运输管道领域相关的单位为主。

一名中石油内部人士表示,目前无法对企业的搬迁安排作出行业性评价,这点与管道业务重组,以及未来的管道公司是否有因果逻辑,他也无法做出正面回应,因为顶层尚未出台正式方案,在最终决策出来之前,尚不清楚究竟要剥离哪些具体的资产,以及如何剥离。

中石化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在国家政策方案没有明确说具体怎么执行的前提下,我们没法说,也不敢说。”

参与方案的能源人士表示,油气运输管道领域的子企业搬迁,不能作为判断中石油管道资产剥离是否完成的标志,毕竟这些企业还是处于中石油旗下。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克隽对经济观察报说:“管道业务的剥离,需要技术层面上的分离,其中包括人事、资产和财务这些细项。以财务为例,现在必须要尽快实现单独结算。以前的改革进程中,也做过类似的技术性准备,但是准备得不够彻底。这个进程需要时间。”

综合改革

与国家石油管道公司密切相关的,是油气行业的改革方案。

一名国资研究人士认为,与管道公司成立相关的行业改革方案,应该包含油田和炼化的研究。

参与改革方案制定的能源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与管道业务相关的,例如关于管网运营机制改革的配套方案还没出来,所以无法细致分析管道公司未来的操作可行性。

不过,依照管输和销售改革的思路,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的趋势已经没有回旋余地。

201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该文件明确:分步推进国有大型油气企业干线管道独立,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

这也是此轮油气管网改革方案的基本导向。

参与方案制定的能源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所谓的“管道独立”,包含三个层面的独立,第一层是管道资产的独立;第二层是无论干线管网,还是省里的管网,都要实现输送和销售分离;第三层是实现第三方准入,最终管道基础设施要向第三方开放,这三点是打通未来管道行业改革的关键。不过,管道体系比较复杂,其中包括长输管线(跨省长输管线、省内长输管线),跨省支干线,甚至还有配气管线等。

姜克隽认为,从实际改革操作的角度考虑,凡是和管道相关的内容,例如支付方式、结算方式,都可以纳入改革操作细则中,同时要注意细则的可操作性。

董秀成建议,配套方案中需要对三桶油剥离管道资产提出具体实施意见,例如剥离哪些具体的人、具体单位、具体资产,这些都是较为敏感,也是最为关键的部分之一。

1,还是1+N?

由于体系较为庞杂,管道公司的具体组建形式就变得颇受关注。

此轮改革中,是成立一家国家性管道公司,还是一家管道总公司外加多个省级管道公司,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之一。

一位知情央企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自己近期接触到的消息看,还是成立一家国家管道石油公司的可能性更大,目前尚未了解到成立多家地方管道公司的信息。

在参与方案制定的能源人士看来,地方管道和三桶油的管道业务一样,同样需要独立出来,不过,在运输过程中,地方管道圈定范围内的线路业务,不一定会完全与中央的改革方向契合,这些都需要在改革推进过程中逐步细化。

一名原中石油规划总院人士则认为,未来打破地方管道业务的利益固化,是难点之一。目前在多个省会城市,都有相应的管网公司,下一步利益博弈时,需要顶层方案给出清晰的操作思路。他说:“我希望以后能建立起N个整合地方管道业务的公司。假如说从安全调度的角度分析,成立一家管道公司合适,但是如果从投资建设的角度来看,还是多家合适。”

董秀成则认为,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成立管道公司的数量多少,而在于未来是否实现真正的“独立”,以及股权多元化。

董秀成所说的股权多元化,未来也将会体现在国家管道公司的股权结构中。

一名国有投资基金管理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国家管网公司的股东构成上,多元化投资的方向不难预见,该管网公司未来可以吸纳国有投资基金的参与。股东的构成,除了挑选业务关联企业,还可以挑选真正关注资本投资的企业加入,使公司治理结构、具体业务战略规划及资本投资决策等,更加完善。

该基金管理人士认为,以国有投资基金为例,如果成为这家国家管网公司的股东,将发挥更多的平台作用,为优化公司治理结构奠定基础。从某种程度上讲,该公司成立后,除了国家出资一部分,更多的是三桶油来持股。中石油内部人士表示,等国家管网公司正式落地,不排除中石油占股比例最大,超过60%也是有可能的。

国资委目前有2家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一家是诚通集团,一家是中国国新。其中,诚通集团旗下拥有全球第二、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即Private Equity,简称“PE”)——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调基金)。

参与改革方案的能源人士表示,从国家的改革目的来讲,当然不希望一股独大,鉴于顶层方案还没有得到最终批复,无法给出详细的股权设计方案。

资产规模

相关行业报告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油气长输管道总里程累计约为13.31万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约7.72万公里,原油管道约2.87万公里(已扣减退役封存管道),成品油管道约2.72万公里。

中石油是“三桶油”中管道资产规模最庞大的企业。近三年来,中石油的管道资产依旧在不断增长。

根据中石油2017 年度财报,2017年末,该集团国内油气管道总长度为82374 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长度为51315公里,原油管道长度为 19670公里,成品油管道长度为11,389公里。

而中石油2016年财报则显示,截至当年年末,其国内油气管道总长度为78852公里,其中天然气管道长度为49420公里,原油管道长度为18872公里,成品油管道长度为10560公里。

管道资产不断增长的还有中海油。

一直以来,由于整体管道规模低于中石油和中石化,中海油在管道行业中的市场份额占比不大,并没有如中石油一般备受瞩目。中石化的管道规模,介于中石油和中海油之间。

中石化管道储运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75年的中国石化原油储运专业公司,所辖管线39条,管道长度达到6616公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石化天然气分公司还建设投运了川气东送和榆济等骨干输气管道天然气管道4546公里。

以上还不足以勾勒出三桶油的管道资产规模全貌。

参与行业改革方案的能源人士表示,从三桶油的管道资产来看,已经超过了3000亿元,但是从全国的情况看,地方管道资产的情况比较复杂,暂时没有更细致的官方数据可供参考。

铁塔模式

按照相关国资人士的改革思路之一,国家石油管道公司可以借鉴铁塔模式。

一名铁塔相关人士表示,铁塔模式初建时,主要改革目的一是杜绝重复建设问题,二是希望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铁塔涉及到的来自三家电信运营商的2000多亿元存量铁塔资产整合,通过“股权+现金”的市场化交易方式进行操作。整合之后由中国铁塔统一建设维护,变过去三家电信企业各自建设各自运营为一家专业化建设,三家电信企业乃至全社会共享。

参与方案制定的能源人士表示,管道公司的操作路径,离不开市场化的方向。董秀成也表示,方案落地后,公司的组建需要一系列市场化行为操作,包括第三方评估机构的核资。

此前铁塔公司在引入新股东时,曾由专门第三方评估机构开展过存量资产的清查评估。

不过姜克隽提醒道,对三桶油来说,某种程度上,电网比铁塔更有借鉴意义。因为管道公司比铁塔公司更复杂,例如管道长短、收费方式等差异,这些都需要后期配套的机制来明确。姜克隽认为,在确保管道企业一定盈利率的情况下,不可自由定价,需按照国家相关政策确定管输费。

中国石油与化学工业协会信息部主任祝昉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等管道公司正式成立后,需要关注价格倒挂的问题并努力理顺。如果解决不了,在天然气价格终端固定的情况下,作为管道企业,会向上游压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