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最喜欢的10本书,第一本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今天的书单来自AbsoluteEgo。

-----

2018年读了将近一百本书,下面是我挑选出的最喜欢的十本。

01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

必须承认的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确确实实是近年来我所读到过的最打动人心的一本书,却也真真切切是我发自肺腑最不想推荐的一本书。

不仅仅是因为,阅读这本书的过程极尽黑暗、压抑,让人史无前例地感到悲恸、愤怒。还因为,她所书写的故事源自无法更真的真实,叫人无以为继地步入死路、望向无望。

然而,透过文字,我又是那么清楚地看到林奕含在文学上的天赋异禀,在思维上的敏锐洞见,以及在社会层面的革命价值,那么珍贵,百不一遇,是借由“吉光片羽”“和璧隋珠”概不足以形容的。

也便不得不说,她的的确确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

02

《小小小小的火》

[美]|伍绮诗

译|孙璐

故事围绕理查德森一家和他们的租客母女展开,全篇通过对他们看似寻常的生活和接二连三发生的“小小事件”的描写,直指向对于业已存在的“真理”的挑战,也撕扯、映射出每个人内心的矛盾、冲突、碰撞以及改变,继而提出中心思想——

永远记得,你呼吸着的每一个瞬间,都应该去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而奇妙的是,阅读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联想到很久之前的一部电影——《天使爱美丽》还有梵高。

那个看上去奇思妙想的神经质少女形象和那个为了追随内心之火不惜祭出自我生命的人,在某一刻竟与“伊奇”巧妙地重合了。然而却不是她们神经质的那一面。而是那团燃起在她们心中最近乎纯粹的火焰——

去做真正想要做的事,走真正想要走的路,过真正想要过的人生。

03

《刺杀骑士团长》

[日]|村上春树

译|林少华

村上君时隔5年继《1Q84》之后,又一部奇幻题材作品。分上下两册,共55万字。鉴于历来对村上君文字的喜爱,是第一时间就拔草入手了。但当真完整地看下来,却是拖到了这个月初。

对比阅读《1Q84》的一气呵成,这本书的进展过程是相当缓慢了。总觉得有什么在羁绊者前进,难以言喻。并且,读罢之后油然而生一股混沌的不明亮感。于是,隔了几天我又从头再读了一遍。

说是完全消化自是绝无可能,怕是有可能要读第三遍。因此,书单也仅仅是形式上交代两句,作为推荐。

04

《大裂》

胡迁

胡迁的文字好似有一种称不上巨大但也不算小的从黢黑的地底钻出来的破坏力,以近乎于蛮横的气力撕开阅读者的皮肤,扯皮带血地挤进身体里去,撞得五脏六腑横飞,血肉模糊。

文字无疑是原始暴躁的,之下还透着狠劲,粗犷、野蛮、不修边幅,但却一点儿也不觉俗鄙。就好像那本是它们该有的样子,而他只不过是毫发分明地一一加以还原罢了。没有多余的修饰与添加。

而那种相当于是直接把生肉端上餐桌款待客人的切实感受,讲真我有些抗拒。总觉得——“非得以如此这般赤裸的形态来直播开膛破肚不可吗?”。

05

《雨》

[马来西亚]|黄锦树

有别于传统定义的小说形式,黄锦树采用了两种甚至以上大部分作者少有的写作手法,其一是将小说散文化,置故事发展脉络于次要位,其二是采用了双重视角,即透过第二和第三人称并列堆叠的视角来说故事。

这让读者一开始或会产生不适甚至排斥,觉得“这是哪门子小说嘛!”但一旦克服了这种不适感,真正进入了他架构的世界,你一定会获得此前从未曾有过的绝妙体验。

相信我。

06

《寂寞的游戏》

袁哲生

读袁哲生的文字,总让我不禁想到胡迁。

虽然两者在写作风格上并无相似之处,但阅读他们的过程,总感觉有一种不谋而合的深重孤独感就藏在字里行间,伺机而动,呼之欲出。极端沉闷的,叫人要窒息。

不同的是,较之胡迁直接袒露的锋利与炸裂,袁哲生的字则显得收敛委婉。倘若从“喻”的角度比照观看,前者分明是一枚烈童,之于现象种种,他看不惯,于是大力戳穿,并企图通过以身殉葬来证明其荒谬与污浊。

至于后者,隐忍而敏感,显然是相反的另一个极端,聪明得一早看透,深知无力戳破,故而萎缩进自己的壳,想要躲避,却到底还是没能安然泅渡过去。

比起胡迁的酣畅痛快,袁哲生让人阴郁且积痛,那种同样是寂寞的触感,他比胡迁更消极,也让人读来更绝望。

07

《天长地久:给美君的信》

龙应台

再读一遍《天长地久》,感受依然强烈。即便,龙应台女士的字总是风轻云淡的。而在书中,我看到了她的疲惫和脆弱,也因此读到她有别于以往风格的舍不得与放不开。

那是一种历经了风云际会、沧桑变化之后,姗姗迟来的后知后觉,是切身体会过为人母的复杂情绪并回过头审视一番自身之后,恍然大悟的遗憾与自责,是感慨时间匆匆、还未等到己身自由,母亲便已垂老将逝的来不及与难再来,是终于决意归田园居、侍奉左右,虽时日无多但至少犹未晚矣的追赶与补偿。

08

《追故乡的人》

熊培云

熊培云的文字,很有他独特的个人风格,是极简的。然这“简”,却又绝非“简单”的“简”那么简单。而这一点,其实无需我赘言,只要去亲自读上一读,便会明白。

这不是简简单单地将文字运用做最小化的减法,更不是别出心裁地反其道行之,而是必须坐拥丰富的阅历与经验,并依托长期的日积月累的书写训练方能抵达的写作境地。

同时,还得拥有一颗慈悲的心脏,一具饱满的灵魂,以及一整套敏锐细腻的知觉感官体系,才能透过表象析出内质,继而精准地将所见化作所想,呈于纸上。

09

《我寂寞的时候,别人不知道》

[日]|金子美玲

|美空

读金子美玲的诗,会疼。但,不很痛。只是微微地、微微地,一下接着一下。那种疼的触感,说实话,是极不舒服的,且会在潜意识里疯狂滋长,并发一连串消极的抵触与反抗。

但也恰恰是那种疼,确确实实,太宝贵了。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真实地提醒着我,这个世界的残忍灰暗和人心可以葆有的天真纯粹之间,其实有一道隐形的桥梁。只是,少有人走上。甚至,更少有人知道,那桥,究竟架在何方。

10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英]|珍妮特·温森特

|冯倩珠

之前读了珍妮特·温森特的《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感受到的是她压抑与释放的矛盾天性,还有她对于俗世规则的不满、抵抗以及绝然的出走。而这本自传体小说《我要快乐,不必正常》,则是在先前的基础上,更为深入地剖析了她的内心。读得很慢,没办法很好地吸收消化,那种藏在文字间的苦涩,是无法渗透纸张的浓稠汁液,一整滩腥红如血,大概只有身处如她一般境遇的人,才能全然感同与体味。

同时,温森特小姐的写作惯常跳跃,尤其喜欢进行碎片化的叙述,对于不习惯此类风格的读者而言多少会有些零散错乱甚至莫名其妙,建议结合《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一并阅读,会容易得多。

- 不止读书-

魏小河出品 微博 豆瓣 知乎@魏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