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余部重点IP待拍剧是否能拯救IP市场颓势?

  关注电视行业,分享精彩剧评!

  作者| 爽子

  回顾近些年的影视市场,中国影视行业在历经近10年的高速发展后,今年增速开始逐步放缓。在政策收紧、“大制作、大IP、大流量”相继失效等背景下,外界普遍解读为今年是影视行业凛冬。而作为近几年备受关注的IP市场,热度的极速散退更是颇为惹眼,更迎来了一部分从业者的唱衰。

  伴随着杨幂领衔的大IP剧《扶摇》的表现乏力;全民期盼的《如懿传》遭遇口碑非议;改编自天下霸唱IP系列的《天坑鹰猎》声量有限、改编自天蚕土豆同名小说的男频大IP《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相继未能达成预期;即便是领跑今年暑期档收视榜单的《香蜜沉沉烬如霜》表现惹眼,但跟往年相比发现却并不占优势......似乎,今年的IP大剧不再是收视保障,反而成为了“IP毒药”。无论是男频IP还是女频IP,从收视率到话题度,与以往同类型IP剧相比均无法相提并论。

  如此,2019年IP改编剧的热潮真的将一去不返了了?答案也未必如此。

  与前两年影视行业争抢IP、大力度囤IP的状况相比,2018年的IP交易整体虽然表现平平,但伴随着网络视频市场的高速发展,无论是视频网站会员的突破,抑或是行业对于网生IP需求的依赖,目前IP改编剧依然是影视剧创作的一个主流趋势。

  且从目前各家影视公司公布的IP改编剧项目来看,不仅包含《鹿鼎记》《还珠格格》《仙剑奇侠传》《轩辕剑二》等经典IP,诸如《紫川》、《将夜2》、《藏海戏麟》、《斛珠夫人》、《四海鲸骑》、《斗罗大陆》等头部IP也位列其中,而从这20余部重点IP改编剧的类型来看,玄幻、言情、冒险依然是大势。因此在短时间内,市场上的IP依然热度犹在。

  1

  20余部重点IP改编剧来袭

  从片单来看,《紫川》和《斗罗大陆》是网络关注度最高的两部。《紫川》是由上海慈文影视传播有限公司出品的电视剧,这部讲述了主角紫川秀在好友们的帮助下,整合军队,平息了光之星球的内乱外患后,决定带领众人重返地球的故事的作品,改编自同名网络奇幻小说。幽默诙谐的语言,细腻动人的笔触,向读者描绘了一个独特奇妙世界是其最大的特色。在《2017猫片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中,《紫川》排名第19。

  《斗罗大陆》则是由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拍摄的玄幻电视剧 。2018年11月1日,唐家三少助理曹德智(caoge8)在微博透露在《斗罗大陆》电视剧中配合魂技战斗等斗罗最核心的元素都将被保留的消息曾引起网友讨论。该剧改编自唐家三少的同名玄幻小说,讲述了自幼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唐三,向往武学之道且拥有罕见天赋,最终凭着自己的恒心和实力克服了重重困难,佑护亲人、振兴宗门、匡扶国家,成为站在武林巅峰的至勇至强的故事。

  《四海鲸骑》与《藏海戏麟》同样以冒险为题材,《四海鲸骑》首发在新浪读书的长篇古风冒险小说,由马伯庸、驰骋、赵老湿主创。故事以大明落难太子建文为主角,讲述了建文在鲸骑商团老板铜雀的资助下、与少女忍者百地七里、蒙古蛮子腾格斯、西洋学者哈罗德一起寻找佛岛的海上冒险故事,此前爱奇艺曾改编同名动画,深受欢迎。《藏海戏麟》由优酷出品,南派三叔监制及担任编剧 。讲述了汪藏海因故走入仕途,挂职钦天监,先后解决了多件要案,多件要案的线索都指向长白山,最后汪藏海因发现青铜门后的终极秘密,前往塔木陀寻找世界之谜的故事。

  当然,目前根据猫腻同名原著小说改编的正在热播的《将夜》在接下来也将迎来《将夜2》的拍摄计划,《斛珠夫人》也因为日前公布了由杨幂出演的消息,一时间风头无两。与此同时,由唐人影视出品的古装穿越网络剧《梦回大清》,同样是接下来的IP改编剧中话题度较高的一部。虽然题材与《步步惊心》类似,但蔡艺侬表示《梦回大清》的设定是可以反复穿越,因此《梦回大清》可以发挥的空间似乎也更大。

  除了关注度高的IP之外,一些经典的IP作品在接下来也将得到重新的诠释,比如改编自金庸2005年新修版同名小说的《鹿鼎记》将有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出品,演员将启用不红演员,演员将启用90后新人;《还珠格格》将以当下年轻群体喜欢的方式,重新演绎与述说,共同创造升级版还珠经典;同名单机游戏改编的古装仙侠玄幻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在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宣布了新的拍摄计划;《仙剑奇侠传四》备案剧名为《天河传》,由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品;《轩辕剑二》剧情将延续初代故事,进行了补充和完善。

  而剩下的一批腰部IP,大部分将以古装言情、穿越、武侠为主。比如根据网络作家米兰lady所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改编,由正午阳光影业、中汇影视联合出品,侯鸿亮制片、张开宙执导,朱朱编剧,王凯主演的的古代传奇剧《孤城闭》;同样是根据紫微流年同名小说改编的《夜行歌》和《一寸相思》;根据侧侧轻寒同名小说改编的,由凤凰联动影业出品的古装青偶探案剧《簪中录》;根据十四郎同名小说改编的经典仙侠文,由北京凯特世纪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三千鸦杀》等等。

  2

  2019年将是IP市场回归理性的一年

  据资料显示,IP版权交易的高峰期出现在2014年,彼时几乎是一个唯IP论、唯数据论的时代。如今经过了4年的沉淀,可以说,IP改编剧市场也逐步开始从盲目回归理性,而这种理智从观众到制作方,再到平台方正在层层递进。

  编剧汪海林曾分析,此前市场的“热”就有些假热,包括收视率在内的一些数据并不真实,而IP剧固然拥有一定粉丝基础,但仅靠IP本身并不足以吸引观众,改编成电视剧后故事质量跟不上,也会失去一定号召力。“原来大IP+小鲜肉的古装剧肯定能卖,至少在市场端即播出平台这块有保障,于是大家都扎堆买热门IP,按照固定模式去做,又轻松又能挣钱。”但由于许多网络文学IP本身具有一些“先天缺陷”,即本身故事质量就不很高、人物架构相似性高、同质化较为严重等,在改编过程中也会“遗传”给IP剧。“常年拍下来,换汤不换药,观众都腻了。”

  显然,这种“腻”在2018年的IP剧市场的反馈上是明显的,伴随着观众的审美疲劳,紧接着,影视剧制作方在IP的选择上也正在逐步“谨慎”起来。如今版权购买方会更加关注内容本身,除了关注传统的点击量、各大榜单指数等数据之外,对于一部IP的考量维度更加多元,在IP选择的源头上更加谨慎,从而为后续的影视作品开发打下基础。对此,壹加传媒副总裁兼内容运营总监胡漾表示,在公司的IP选择上,需要关注各大销售排行榜的数据,思考爆款爆的原因,分析出背后观众的需要,或爽感,或现实生活的反映。基于观众对于内容类型的认可做内容探索。简而言之,只买对的,不盲目追求所谓的头部作品,关注观众们的潜在需求才是根本。

  同样地,作为幻想工场的创始人,刘军民也总结道,“今年IP剧表现平平实际上是一个结果呈现,早在去年此时,大IP的交易情况就已经开始回归平淡。“所谓的点击量超高的人气大ip,早在前几年基本都都被交易的差不多了,这两年涌现出来的所谓的大IP偏少,所以今年的IP成交趋势相对的比较平。”很明显,虽然未来影视公司和视频平台对IP依然有很大的需求,不过在采购上已不再盲目看重大数据,而是更加侧重内容方面的考量,回归冷静。

  而谈及IP的未来出口,作为北京一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裁及IP全版权运营管理专家,多年资深研究市场的吴凤未也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可能之前一些比较热门题材会受一些限制,比如玄幻类型等,但随着大时代的到来和需要,现实主义题材、行业背景剧、科幻题材等都将会掀起热潮。”而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会长尤小刚表示:“任何行业的发展都会呈现出一定的波动性和规律性,虽然目前中国影视产业环境跟之前相比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我们看到,整个行业都在回归理性。对于影视公司来讲,只有产出优质的内容,才是赢得市场,跨越“凛冬”的关键。”

  面对2018年IP改编剧市场的平淡,显然,业内普遍均解读为“回归理性”,而这对于影视行业无疑是一件好事,正如吴凤未所言,“网络文学+”产业带来的高资本热潮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让网络文学作者能安心创作,幕后开发需要的大资金支持能激发出更好的网络文学+产品,让作家们更有安全感的创作,然而如果光有资本却没有把技术性的工作做好,没有把故事认真讲好,那么再多的资本投入都难以产出高质量的作品,也就很容易面临失败的境地,当下市场这类失败的案例已很多。”

  3

  IP改编剧究竟该怎样?

  根据各项数据表现来看,IP市场的发展和视频网站市场的发展趋势是完全吻合的。从受众层面解读来看,阅读网络小说的人群与最初观看视频网站的人群即然具有相当高的重合比例,而基于业内对于IP改编剧的抱有的冷静态度,那么,IP改编剧唱衰之说有何而来? 对此,天下霸唱给出了答案,“IP并不能包打天下,它是一把双刃剑,作品好是根。而一部好的作品,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充分的精力去打磨。”显然,优质IP的选择只是以一部,“快餐化”影视内容质量堪忧,才是不被市场接受的主要原因。

  那么,IP改编剧究竟怎样改编?“有的人说的天花乱坠但没有实质的东西。我还是希望能和行业里有经验的专家们合作。”天下霸唱把“贴谱”定成了合作公司的选择标准。而对于IP改编的内容来讲,天下霸唱也表示,原著作者除了对剧情的呈现、人物的还原十分介怀之外,关于书中的场景描述也格外重视,当书中的文字转为画面,是否满足他们的想象尤为重要,会直接影响到观感体验。

  对此,胡漾也表示,“IP不是全部,IP只是一个起点。有的人在买IP的时候觉得这个元素可以大卖,就用这一个元素,甚至拿这个元素用非小说范围的方式去创作,这就背离了初衷。”“IP变现不是指被缩水、被原著打骂,不是损耗IP。今年我们已经看到很多IP被透支。”

  同时他也分享了,壹加传媒IP改编剧的改编心得,“所谓的二次转化就是一定要破解这个IP,大家喜欢它什么?大家在消费什么?影视化的作品能落地这些东西就OK。”当然,为了实现IP变现最优化,在二次转化中,深刻认识到IP的局限性是相当必要的。比如漫画的夸张表现,玄幻网文IP的虚无,均需要看IP核心,针对电视剧本身的文本规律,进行符合原著逻辑和意图的二次创作。

  有目共睹,IP唱衰之声源于对近些年来改编得并不那么令人满意的诸多IP改编剧的埋怨,伴随着观众开始回归到相对原始的创作逻辑,对于2019年的IP改编剧市场,丰富的IP内容供给依然是大势。近些年,IP改编剧市场的确遭遇了一系列的失望和质疑,不过,伴随着打破原有作品的圈层限制,具备更丰富的价值主题等优质IP与优质制作的融合,相信凭借好内容和好口碑扩散到各个圈层观众的好作品也将来临。

  行业观察|趋势分析|精彩剧评

  关注电视行业,分享精彩剧评

  记得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