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惊涛飓浪》看好莱坞如何拍一部小成本灾难大片

文|浮光掠影

《惊涛飓浪》里主人公故事的不可复制,决定了这类电影的非凡魅力!

女主“塔米”居无定所,工作的目的只为能够继续浪迹天涯。

男主“理查德”走南闯北,他的帆船以非洲斯威士语命名为“玛耶卢卡”,意为“穿越地平线的人”,他就是这样的人。

如此二人萍水相逢,注定不会是彼此世界里的匆匆过客。

“塔米”询问“理查德”:独自一人航游世界感觉如何?

和众多喜欢“在路上”的人一样,“理查德”的环球之旅,孤苦伶仃首先是第一道关卡,风餐露宿与饥寒交迫也必不可少,此外还要忍受身体的不适与不时发生的濒临绝境。

但他就是难以割舍!

出于对远方和未知的渴望,在万劫不复时又绝处逢生,继而海风作伴,小船划过海面,周围万籁俱寂,只有水流声哗哗作响……

这一切也吸引“塔米”步其后尘,无所顾忌地投入海的怀抱!

而在山穷水尽之时,“理查德”经常会出现幻觉,有些类似死前的回光返照,而《惊涛飓浪》也恰好利用这点上演了一场虚实交锋

“塔米”说得没错,“理查德”有其他男性所不及的无微不至,连表白也由“赤素馨花”切入,言明将这种“爱之花”别在发丝左右,寓意有别。

“塔米”于是将花朵戴在左边,默认自己身处热恋之中,并很快与“理查德”开启深海探险。

旅途伊始,两人的确恣意盎然。

他们流连于碧海蓝天之间,畅游幽深的峡谷,享受日光浴,感受全速前进的心潮澎湃。

这对神仙眷侣还共同见证了最美的夕阳,“理查德”的描述令“塔米”欣喜若狂,他说:就像被染红的石榴,还带有柑橘的亚麻色,并且兼备玛瑙晶莹的光泽。

但他们有所不知:这片红彤的天空也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先兆,一场惊涛飓浪正在酝酿之中。

在惊慌、恐惧、无助、绝望之际,“塔米”与“理查德”的患难与共,起先是爱人生死未卜所给予她的期冀,后来则是由于神情恍惚,她陷入往昔回忆的臆想。

影片用残忍而又巧妙的方式表现两人的情深意长,也借此显示“理查德”杳无音信后,“塔米”的肝肠寸断。

在缅怀逝去的爱人,自己也气若游丝之际,冥冥之中,“理查德”向“塔米”表达歉意:我希望你从来没有遇到我,但“塔米”却坚定地回应:万水千山也难抵我们的深情厚意。

因此,“塔米”能在茫茫孤海上独自漂流41天,与其说是生命奇迹,不如说是爱的力量

而《惊涛飓浪》的编剧肯德尔兄弟更巧妙地将人物生平融入两人的朝夕相处与荒海求生之中。

但凡四海为家的人大多是因为无家可归或有家难回。

“塔米”和“理查德”就是如此。

“塔米”的母亲曾是位早孕少女,她还是个孩子时,妈妈也未成人。由外祖父母抚养长大,亲生父亲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后来更因情绪失控而喜怒无常。

而“理查德”7岁时,母亲自缢身亡,与父亲则形同陌路。

伴随亡命海上的时日不断递增,“塔米”的意识模糊也愈演愈烈。

她“看见”一艘巨轮驶过,遂拼命呼号,随后却发现这不过是一场梦,而这种梦醒时分恰是人最绝望之时。

“塔米”看不到希望,却深知死神正步步紧逼,而她甚至都没有一个与其殊死一搏的机会。

而扮演“塔米”的谢琳·伍德蕾显然不负众望,自始至终,她都有超越年龄的成熟,这与她自小和海相伴不无关系。

谢琳的快乐童年都与船只相关,她由此深谙水的奥秘。

她说倾听和理解水的语言就像遵从自己内心的直觉:要知道何时该随波逐流,何时又该逆流而上。

当你置身辽阔海域,风向着实变幻莫测。前刻还是艳阳高照下的风平浪静,后晌就会在乌云密布中大浪滔天。顺势,海洋可以在顷刻间将你吞噬,也能在刹那间把你托举。

其实,早在谢琳的成名作《后裔》中,她就有过与水的亲密接触。

当听闻母亲生命垂危,她躲入落满枯枝败叶的泳池中痛哭流涕,镜头唯美而凄凉。而《惊涛飓浪》里的水下冥想片段,同样拍得极尽禅意。

而能将海浪的波谲云诡与飓风的无坚不摧拍到极致的摄影师罗伯特·理查森,自然也非等闲之辈。他曾凭借《刺杀肯尼迪》、《飞行家》与《雨果》三度加冕奥斯卡金像奖,对光线的掌控与全景的描摹,无人能出其右。

他甚至会将镜头放入水下,仰角拍摄岸边人的动态。你侬我侬时,水流的前赴后继让人影摇曳生姿,象征坠入爱河后的心花怒放;而“理查德”不幸葬身大海,“塔米”海边祭奠时,倒影的支离破碎与此时她的内心如出一辙。

但凝聚全组,全力以赴投入拍摄的最大功臣还是该片导演巴塔萨·科马库

作为冰岛国宝级电影人,巴塔萨身体里也承载着维京血脉。作为战斗民族的后代,他不仅有与自然为伍的智慧,也有挑战自我的信念。

与《少年派》在人造泳池里的风雨飘摇不同,《惊涛飓浪》则是在真实的水域中感受风高浪急。相比前者的写意,后者也更侧重写实

以致,拍摄第一天,工作人员的最大收获便是:如果你要在船上待14个小时,早餐的选择显然尤为关键。因为,对于初来乍到者,晕船自然在所难免,继而肠胃的翻江倒海也会紧随其后。

而有“冰岛林超贤”之称的巴塔萨总是习惯在极端恶劣的取景地身先士卒,然后鼓励剧组成员放手一搏

《惊涛飓浪》中那场大浪席卷的戏份,巴塔萨始终坚守阵地,面对自然的怒吼,他没有丝毫畏惧,时刻保持要与其顽抗到底的坚不可摧。

而事实也证明,他选角的眼光的确名不虚传。

所有危险场景,谢琳皆亲自上阵,对角色的揣摩,也极富远见卓识。和“少年派”一样,为凸显角色因饮食匮乏而造就的瘦削身形与萎靡神情,连续两周,谢琳几乎停止进食,若因饥肠辘辘实在难以入睡,就以少量葡萄酒助眠。

“我穿越了半个地球寻觅你,又怎能轻易放弃你!”两人产生分歧时,“理查德”的这句甜言蜜语让“塔米”重又喜笑颜开。

对“塔米”而言,“理查德”的爱就是伴“派”同行的那只老虎,在她意志消沉时,唤她苏醒;在她形单影只时,与她同在。

《惊涛飓浪》在北美的热映再次证实:大片不在规模,更在思想。有了爱的底色,辅以技术支持,小成本的《惊涛飓浪》也能比肩《泰坦尼克号》的感人至深与回味无穷!

--END--

【第一制片人服务影视创业者】

2013年6月创立,微信内创建最早、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影视商业圈平台

关注中国最具创造力的制片人

汇聚能够引领中国电影未来成长的商业力量

中国影视人学习、创作、 交流、宣传、交易的必要工具

传递影视人和商人们最新动向和信息

组织国内外各种培训、沙龙、论坛等行业分享

帮助影视人获得更多信息、资源并达成各种合作

公司、项目合作diyizhipianren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dyzpr816

我们在一起, 看看将来影视业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