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又到了天花板:陌陌直播和澳门赌场有何相似之处?

陌陌的直播和澳门赌场有何相似之处?

摩根士丹利最新研报暗示,直播服务的实质是类似赌场的奢侈消费。陌陌的直播和澳门的赌场,都拥有丰富的现金头寸,高收入均集中在顶级用户,且依赖公费旅游或人才中介——澳门赌场高度依赖“叠码仔”,陌陌的直播则依赖主播公会。

澳门博彩业显然正处于不景气。今年,银河娱乐、新濠国际等博彩上市公司均业绩不佳,股价下滑达1/3甚至腰斩。

陌陌走出了和澳门博彩业类似的曲线。今年六月触顶后,陌陌股价开始下跌,至今已腰斩。

昨天即12月6日,陌陌公布三季度财报,当晚大跌近15%,收盘报27美元。当天,过去两年一直唱多陌陌的摩根士丹利,将陌陌的目标价直接从61美元下调到30美元。

湖南人唐岩应该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

陌陌的三季报已经明显释放出触顶的信号。

表面看来,陌陌财报的营收增幅还不错:当季营收营收5.36亿美元,同比增长51%。但三季度陌陌直播业务营收占比降至76%,近两年首次下滑到80%以下。直播营收同比增长34%,较Q2同比增长约60%已明显放缓。

陌陌的增值业务这一季度表现亮眼,营收8420万美元,同比增长221%,这主要得益于陌陌虚拟礼物产品的增长,以及在今年第二、第三季度合并了探探的会员订阅服务营收。

陌陌的利润表现就比较糟糕,三季度净利只有8500万美元,同比只增长7.6%。为此,陌陌强调了自己的当季Non-GAAP净利为1.14亿美元,这一数字比去年Q3的9380万美元增长了22%。

但实际上陌陌的利润在今年一季度已触顶。今年三个季度的净利分别为1.3亿、1.17亿、8500万美元,Non-GAAP净利分别为1.42亿、1.4亿、1.14亿美元,分别逐季下滑。

陌陌用户增速放缓也很明显。第三季度,陌陌月活用户同比增长17.1%至1.1亿,但较Q2的1.08亿仅增加了200万,已增长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这还是今年五月陌陌收购探探之后并表的业绩结果。

今年二季度,陌陌拿出六亿美元现金加部分股票完成对陌生人社交App探探的收购。当时探探的月活用户2000多万,付费用户310万。三季度,探探付费用户增加了50万,环比增幅16%。探探的月活用户目前没有可靠数据,但参考陌陌的总体数据,并不乐观。

陌陌的利润下降也和其成本不断上升有关。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51%,成本支出却同比增长66%,这其中主要是主播分成增加、《幻乐之城》制作成本以及人力成本支出增加等。

投资人大撤退

陌陌今年过的并不太平。

最近两个财季均有国外机构做空,让陌陌的投资人有点心惊肉跳。最新的一次是三季报公布前数日,国外做空机构称陌陌40%收入涉嫌刷单,即虚构收入。不过这种指控不够实锤,没有对股价造成影响。

但糟糕的三财报出来之后,知名投行下调目标价,陌陌就扛不住了。

摩根士丹利的理由也很简单,中国经济放缓,头部用户的消费能力自然受到影响,这和澳门赌场比较类似。与此同时,陌陌斥巨资收购的探探,以及其他增值服务的营收规模,不足以抵消陌陌成本的上升。

沈南鹏辞任陌陌董事,也表明陌陌投资人撤退的差不多了。

红杉资本的沈南鹏在12月1日正式离开了陌陌董事会。红杉资本参与了陌陌上市前的D轮融资。陌陌上市时红杉持股5.6%,去年三月已减持到3.1%,到了今年三月已不到1%。沈南鹏的离任也意味着红杉基本清仓干净了陌陌。

陌陌另外的主要股东如阿里、经纬创投也在2017年进行了大幅清仓,今年均已消失在主要股东名单上。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机构股东数据显示,陌陌前几名机构股东均为国外对冲基金,阿里巴巴集团仍持有2.45%股权。

沈南鹏的董事席位接任者是元璟资本合伙人、阿里“18罗汉”之一吴泳铭。元璟资本是探探的早期投资方和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