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供应商成最大输家:我人生的安排被彻底打破!

12月7日,距离金立最新召开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已经过去9天,但金立还是未给出明确的债务解决方案,众多供应商焦虑万分。

“我的人生安排被彻底打破!”近日,金立供应商程芮(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情绪有些失控。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发现,由于金立 “出事”,它的供应商们也已成最大输家。

由于董事长涉赌,金力因此深陷债务危机,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和资金困境,不过,它仍旧不想放弃自救。

然而,对于金力的自救之举,有业内人士认为,金立是中小品牌手机生产商,其生存空间正被不断压缩,想要重整复兴,难度很大,而当前,它的首要任务是解决债务问题。

1

债务从170亿变280亿

11月28日,在金立召开的供应商债权人会议上,金立和大额供应商们基本达成了破产重组的协议,并讨论将以债转股的方式解决目前的债务问题。根据当时的会议讨论结果,具体方案预计一到两周之内出台。然而,直至记者截稿之前,供应商们依旧没有听到更多的相关消息。

“压力真的太大了。”一名金立供应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如此感叹。

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曾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这样透露,目前金立所欠债务约为170亿元。而据此前其他媒体报道,在11月28日的债权人会议上,金立重组顾问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海银涛”)给出的债务数据为281.7亿元,比刘立荣给出的数据高出110多亿元

针对上述有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金立相关负责人,但对方未给予具体答复,仅表示:“重组关键时刻,暂时不回应。”

对金立而言,由董事长涉赌上百亿元而引发的风波还在持续发酵;对供应商而言,他们正焦虑地等待一个结果。

被外界视为“气数已尽”的金立将去向何处?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金立事件中,很难说有赢家,尤其是产业链上的供应商,中小企业,可能是最大的输家。

2

中小供应商受累

“我们一直信任金立,但没想到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程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程芮感叹,现在她非常后悔,“做生意就不能讲什么感情”。据其介绍,金立拖欠公司1800多万元,这对原本经营不易的中小企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据程芮介绍,她的公司专门生产手机配套礼品定制,与金立的合作时间长达八年。回想这八年,程芮本以为双方建立起了足够的信任,但想不到公司最终没能逃过一劫。

“2013年到2015年,金立的回款都非常好,虽然也曾出现过拖欠款现象,但一般也就一两个月,并且最终货款都能一次性回来。2016年的时候,金立欠款情况开始变得比较严重,一拖欠就是半年,我本来已经不太愿意再与金立继续合作,可考虑到合作了这么久,念及情谊便继续给他们供货。但是2017年1月之后,金立就再也没有回过款了。”提起这番经历,程芮深感无力,“一旦不回款,公司经营就面临很大的问题。现在,我的人生安排以及对孩子的教育规划全部都被打破了。”

金立供应商李想(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损失非常惨重,金立欠我们将近4亿元。”他感叹,“中小民营企业不像上市公司,现在我压力太大了。”

在金立陷入债务风波之后,如程芮、李想这样的金立上游供应商纷纷陷入了经营困境。据界面新闻报道,这类大小供应商合计有400多家,合计被欠款约50亿元。

11月28日,金立在其深圳总部召开了一场面向供应商的债权人沟通会议,这是继11月23日,金立召开面向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人的会议之后,又一次直面债权人的诉求。

据悉,这次会议主要由债务在8000万元以上的大额供应商参加,其中包括深天马A、欣旺达、维科技术以及领益智造的全资子公司东方亮彩等公司。会议主要商讨了金立的债务处理方案和未来出路,目前,部分供应商已同意金立破产重组并讨论将以债转股的方式解决债务问题,但具体的方案尚未成型。据此前媒体报道,也有部分供应商希望金立选择破产清算,以便自己能尽快收回部分欠款。

针对会议协商的有关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电话采访上述几家上市公司供应商,但官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程芮则明确告诉记者,11月28日之后,她收到了金立发送的会议信函,但在她看来,当天的会议对中小债权人来说,并无多大益处。

3

资不抵债

对于金立所欠债务方面,刘立荣曾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金立欠债约为170亿元,其中包括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供应商债务约50亿元,广告供应商债务约20亿元。据《上海证券报》此前报道,一份金立主要资产及抵押情况的图表显示,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金立的总资产和总负债约为201.2亿元和281.7亿元,彼时的净负债已经高达80.5亿元,该数据与11月28日会议现场富海银涛出示的数据相吻合,但这一数据并未得到金立方面的证实。

有业内人士认为,尽管金立的债务数额到底是多少尚不确定,但金立资不抵债的困境已成明显事实,这也是供应商们担忧的根本来源。

“我们应该通过什么路径把钱要回?”供应商崔毅(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提出这一疑问。

李想则表示,“我同意破产重组,但绝不同意债转股的重组方案。”他认为,金立在之前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尚且无法挣钱,在如今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恐怕经营会更加困难,无法保证赚钱,这对将债权转化成股权的供应商来说,显然是极为不利的

“如破产重组的话,我们现在已很为难,不能接受债转股的方式;而破产清算,对我们也不利。”程芮直言,这是一个两难选择。

重庆圣世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翰笙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债转股对公司比较有利,所谓债权是指公司欠债,这个终究是要还的;但股权是一种投资权益,如果公司因经营不善导致亏损的话,股权投资人不能要求公司还钱。债转股的方案,实际上是通过消灭债权的方式,把债权人变成股东来共担公司经营的风险。

陈翰笙还认为,相比于破产清算,破产重组对债权人来说更有利,因为破产清算一般是在公司资产资不抵债的情况下进行,普通债权人往往只能受偿一部分。但他指出,选择破产重组必须是基于企业还有引入资方继续经营的价值

事实上,目前金立依旧拥有一定数量的资产,包括其持有的微众银行3%的股份和南粤银行9.49%的股权,以及金立在深圳的在建写字楼——金立大厦。

按照刘立荣此前对外透露的说法,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南粤银行股权估值也接近20亿元。

上述富海银涛在11月28日召开的会议上,也提到金立拥有总资产201.2亿元。据悉,该公司是金立的重组顾问,在获得大多数供应商的认同之后,将接手推动金立重组。对于重组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电话采访富海银涛,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金立大厦资产在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申请财产保全后,目前处于冻结状态,南粤银行股权在上海唐神广告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后也遭到冻结。

4

继续手机生产?

对于程芮、李想等供应商而言,他们急切等待重组结果,同时盼望着尽快将货款拿回。

而对金立来说,眼下除了需要安抚供应商并解决债务问题,还需要规划下一步走向。据了解,在11月28日的会议上,金立决定重组之后将继续进行手机生产和销售,并进行物业管理。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金立作为曾经红极一时的手机品牌,在市场上依然存在一定的影响力。

公开数据显示,巅峰时期,金立手机年销量为3000万部左右,并聘请冯小刚、余文乐等明星代言,同时赞助多个综艺节目。

在供应商的眼里,高光时刻的金立,出手都是大手笔。

“事实上,我们的产品并非手机配件必需品,金立完全可以控制这个费用,但金立在形势变坏之后依旧没有收缩战略,现在把我们给‘坑’进去了。”程芮和《国际金融报》记者谈到这里,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程芮称,金立将其公司产品转卖给经销商并从中获益,然而,他们的应收货款却被金立一直拖欠。

“刘立荣行事风格武断,经常一言堂。”李想在谈及对金立和刘立荣的印象时,这样告诉记者。

他认为,金立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必然的。

针对是否继续生产手机的有关问题,金立方面没有回应。

但综合各方消息来看,主营手机业务的金立很难轻易放弃这一市场。此前,金立方面对外界表示,金立手机目前的渠道依然具有价值,金立可以不生产手机,而直接找其他ODM厂商代工,通过金立的渠道销售,依然卖金立的牌子。这意味着金立很有可能在未来脱离重资产模式,而选择以小团队的方式运营金立的品牌

孙燕飚认为,金立是一款老牌手机,尽管目前身处漩涡,但仍旧拥有一批忠实用户,品牌价值依然存在。

2018年8月,市场调研机构赛诺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国内整体手机的市场销量,金立总销量为377万部。尽管和华为、小米、OPPO,vivo的数千万销量不在一个级别,但仍旧挤进了前十,排名第八位。

然而,继续生产手机的计划也引起了部分供应商的质疑,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一名供应商质问:“一个负债累累又信誉破产的公司,在技术流失、渠道消失、启动资金缺乏的情况下,如何白手起家?”

这是摆在金立面前的一大难题。

11月30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实地走访上海数码产品集散地——徐家汇太平洋数码广场,甫一进场就被热情的经销商老板咨询是否要看手机。然而,他们主要宣传和售卖苹果、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主流一线产品,整个数码广场也几乎被这几家手机品牌的logo覆盖。

记者向多名经销商老板询问是否卖金立手机,对方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表示,“现在买金立手机的人真少了。”

一名经销商李林(化名)在查询后台数据后对记者表示,“没有金立手机了,前两年还卖这个牌子,现在都没货了。”另一名经销商在听到记者询问金立后,果断表示,“不卖了,这个牌子现在都在申请保护中。”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天目中路新梅大厦九楼的金立手机维修中心。这一维修中心集合了金立、努比亚和一加等品牌,目前正常营业。记者发现,金立的logo挂在一个角落里,柜台前没有工作人员,但整个维修中心有一名员工,沙发上坐着四五名顾客。这名员工对记者表示,“金立手机可以修,这里是市区唯一一家金立维修网点。”

孙燕飚称,金立的走向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答案。“金立目前面临的问题还说不清原由,到底是因为赌博事件还是因为原本就经营不善。但它给人一个启示,就是一家企业无论做得有多成功,每一步决策都不能冒进,没有计划的冒险一定会导致失败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