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将自己嘲弄,要将心灵的秘密藏匿

Guy Billout

在我的年代里有治愈的诗?

在我的年代里有治愈的诗?

没有比这更加可笑,更加危险。

最好的讽刺作家精致地微笑

撰写着毒害人心的无稽之谈。

不要将自己嘲弄,

要将心灵的秘密藏匿,

对自己的情感避而不谈,

感受到它们的不合时宜。

或许,更准确地说,是为时已晚,

因为我的时光行将陨落……

但是疲惫行将笼罩

更临近、更痛苦的折损。

作者 / [俄] 艾利达尔·亚历山德罗维奇·梁赞诺夫

译者 / 张政硕

В мои годы сердечная лирика

В мои годы сердечная лирика?

Ничего нет смешней и опасней.

Лучше с тонкой улыбкой сатирика

сочинять ядовитые басни.

Не давать над собой насмехаться,

тайники схоронить в неизвестность...

и о чувствах своих отмолчаться,

понимая всю их неуместность.

Иль, вернее сказать, запоздалость,

потому что всему свои даты...

Но идет в наступление усталость

и все ближе и горше утраты.

Эльда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Рязанов

艾利达尔·亚历山德罗维奇·梁赞诺夫(1927-2015)伟大的电影艺术成就对于老一辈人来说毋需多言,他执导的喜剧片《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残酷的罗曼史》、《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和《两个人的车站》都曾在国内上映,影片流露出的社会主义气息曾令中国观众倍感亲切。而他的诗歌成就却鲜有提及。三年前我在位于莫斯科卢比扬卡旁边的一家书店看到了梁赞诺夫的诗集,一开始只看到封皮的我是困惑的,以为这又是名人的附属品,但粗略翻看,发现很多吸引我的句子,我的俄语文法不是很好,抱着俄语学习的态度,怀着好奇的心情将它买下,并在回沃罗涅日的火车上阅读了几首诗,甚是欢喜,便把第一首诗翻译了出来。三年后重读本科时期的翻译,有几个地方处理得还不是很成熟,便做了一些改动。二十余日后再次踏上去往莫斯科的火车,那是2015年的12月31日,国内的朋友们大都庆祝跨年之时,莫斯科时间晚上七点,我和室友谢尔盖在车站等车,车站里放的就是梁赞诺夫导演的《命运的捉弄》,这部1975年的片子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俄国人,每年的最后一天,各大影院都会安排这部老电影的播放,各大公众场所凡是有屏幕的地方,也都重温这部片子。前些日子,当我拜托远在俄罗斯交换的同学奥利维亚帮我买诗集时,她与我说此时梁赞诺夫的诗正在渐渐被俄国读者接受,好几个出版社都出了他的诗集。更多的人意识到他绝不仅仅是个导演,也是一个伟大的诗人。

是的,讽刺作品总是令人不轻松,尤其是在八九十年代的苏联以及解体后的俄罗斯,太多的动荡不安已让很多人辨不清方向。俄国大地上似乎从没有过这种颠覆,拥有广袤土地的俄国人通常选择默默忍受。梁赞诺夫对意识和心理的描写无疑是出神入化,我想,更重要的是,教会了人们应深沉地忍受生活中苦难的暴风雨。

荐诗 / 张政硕 (公众号:iWorldLiterature)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