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分纪录片却震撼所有人!孩子看完,再不抱怨学习苦!

本文转载自成长树

作者:小树妈妈

这是一部来自德国的纪录片

片名被翻译为《翻山涉水上学路》

主要展现的是世界各地

住在偏远地区的孩子们

是怎样每天克服各种艰险

到学校求学的历程

片中的孩子们4岁-12岁不等

正是花朵一样需要被呵护的年纪

但是他们的上学之路

或是要穿越猛兽密布的草原

或是要面对危险万分的索桥

或是要克服超过零下50℃的严寒

或是要划着芦苇做的船

独自穿过8000多平米的湖面……

这一切都没有阻止孩子们

渴望上学、渴望求知的脚步

知识改变命运对这些孩子来说

不只是一句口号

而是每天支撑他们

与求学路上的危险

以命相博的原动力

看完这部纪录片

相信我们的孩子们

再不会对每天享受到的一切

觉得那样理所当然和满不在乎

走在上学路上的时候

也会多一些珍惜和思考

1

《翻山涉水上学路》之肯尼亚

《翻山涉水上学路》这部纪录片

是德国Maximus团队历时5年拍摄的

总共有10集,记录了

肯尼亚、尼泊尔、西伯利亚、

秘鲁、喜马拉雅、埃塞俄比亚、

墨西哥、蒙古、玻利维亚、越南

10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国家

孩子们为了求学

每天与危险打交道的故事

央视引进的翻译版

目前有肯尼亚、尼泊尔、

西伯利亚、秘鲁4集

第一集讲述的就是肯尼亚

孩子们的求学之路

肯尼亚西南部是个

远离城市的地方

也是马赛族人居住的地方

这里只有大片大片的草原

马赛人就在草原上

以牧牛牧羊为生

当牲畜没有食物可吃

他们就会迁徙到

草原上另外的地方

村子与村子之间相隔很远

也正是因为这样

孩子们的上学之路

往往漫长而危险

8岁的马赛孩子莫斯卡

要整晚守在篝火旁边

防止野兽来攻击家中牲畜

第二天早上

辛苦守了一夜后

他的早餐也只是钻到牛的下方

匆匆喝上几口牛奶

之后他就必须

穿过整个草原去上学

从家到学校要2个小时左右

而且上学的路上

非常有可能遇见大象、花豹、野牛等野兽

连学校里的老师都说

在这里如果一个学生迟到了

那就意味着他可能

永远也来不了学校了

由于家境困难

他不能像寄宿生一样

在学校吃到午餐

早上的几口牛奶要支撑他

一整天的能量

饥饿让他在上学途中

会采摘一点野果充饥

哪怕这种果子很苦涩

但能提供一点点的能量也是好的

4岁的莱里昂卡是最让

小树妈感觉心疼的孩子

虽然他的家离学校只有

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

他也不需要起太早

但他却不得不面对

太多残酷的考验和难题

他成长在单亲家庭

父亲在一场事故中罹难

他原本只能留在家里

帮母亲照顾牲畜

但母亲觉得还是读书

才能够让莱里昂卡

以后获得更好的生活

所以还是让他去上学了

4岁的孩子为了上学

必须徒步穿过草原

母亲很担忧孩子的安全

可也只能无奈的说

她把孩子的命运

交给神灵照顾

剩下的自己无能为力

他每天的饮食

也只是一点茶和牛奶

很少能吃到肉类

4岁正是长身体的年纪

加上每天要走太多的路

他看起来很瘦弱

每天上学他会跟村子里

其他孩子结伴而行

学校里没有饮用水

所以他们会在路上

唯一的一个取水点

尽量多喝一点

他每天8点30之前就能到达学校

作为低年级的孩子

他每天12点放学

再走一个多小时的路

回到家里

回家后也不能像同龄人

一样玩耍或者学习

而是必须要做农活

照顾家里的牛和羊

饥肠辘辘一上午之后

他的午餐也只是

快速的喝一点牛奶

然后就得去照顾牛

从中午到傍晚

他都要照顾牛群

偶尔他也会想想自己的梦想

希望以后能成为老师

去别的国家旅行

可是一切似乎又非常遥远……

2

《翻山涉水上学路》之尼泊尔

尼泊尔偏远山区的孩子们

早上也要早起帮父母干农活

男孩阿吉特就是其中之一

那里学校上课的时间是上午10:00

所以他从早上6:00到8:00

都要帮爸爸打理农田

他们生活在一个叫做昆普的村子里

这里的孩子们上学

需要先翻越高山

走到山脚下

之后还必须穿过60米宽的河面

河流上方并没有桥梁

孩子们只有一种过河的方法

就是利用悬挂在河流两岸

钢索上的铁筐

村子里的孩子们每天上学前

都会在山脚下集合

他们时常会遇到的情况

是铁筐在河流的对岸

孩子们够不到铁筐

就只能等待

等待对岸有人过来

有时候要等上3个小时

一直没人的话

他们就只能被迫回家

孩子们不愿意缺课

因为缺课就意味着

被同学们落下

每天在上学路上奔波

本来已经消耗掉

太多的学习时间和精力

再不去上课

他们的功课就更堪忧了

当铁筐回到孩子们这边时

考虑到铁筐的承重

孩子们必须分批过河

年龄小的孩子们

可以坐在铁筐里面

而年龄大一点的孩子

必须要站在钢索上

推着铁筐前进

推铁筐是特别危险的事情

钢索因为时间太久

已经长满了锈迹

手跟钢索接触的话

很容易就会被尖锐的锈迹划伤

而当地并没有破伤风疫苗

很多村民都曾因此而大病

也曾有孩子因为推钢索

而掉进湍急的河水中

但为了能够上学

孩子们别无选择

一批孩子们过河后

年龄大一点的孩子们

还需要把铁筐推回到河对岸

去接另一些小孩子们

这些钢索已经很松弛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断裂

但是所有村民都知道

这条河上不可能修桥

除非真的有人因为

过钢索的时候丧命

那时候当地政府

才可能会出面组织修桥

男孩阿吉特有个强烈的梦想

希望将来成为一名飞行员

但他说如果可以选择

情愿放下自己的梦想

只要这里能有一座桥就好

过桥之后孩子们

还要经历另外的考验

他们还需要在公路上

能够搭乘到便车

才能到达学校

有时候孩子们运气会好一些

很快能遇到顺路的车

有时候孩子们运气差一些

等了很久都没有顺路的

迟到是孩子们的家常便饭……

可是他们同样没有选择

学校10点钟上课

到下午4点钟才会放学

中午孩子们能吃到一点午餐

然后放学再重新经历

路上拦顺风车、推着铁筐过河、

翻山回到家的过程

孩子们到家之后

还需要帮助父母

继续干农活

第二天周而复始

每个孩子和父母

都知道这条上学路的危险

但是这也是他们能够

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3

《翻山涉水上学路》之西伯利亚

西伯利亚孩子们的上学之路

堪称是世界上最寒冷的上学路

在奥伊米亚康

这里的最低气温是零下70℃

零下50℃是冬天的常态

只要气温不低于零下55℃

学校都是正常上课的

由于温度太低

水管很容易被冻住

所以这里也是没有自来水的

居民们从河里取来冰块

在需要的时候将冰块融化

就有了生活用水和饮用水

孩子们的妈妈

会在早上取来冰块加热

然后叫孩子们起床

在这里的孩子

每天出门必须穿上

6-7层左右的衣服

否则非常容易被冻伤

离学校近一些的孩子

可以选择走路上学

不过往往一出家门

睫毛和头发上

已经满满都是白霜了

离学校远一些的孩子

必须要乘坐校车上学

同样因为天气太寒冷

校车安装空调也无法工作

所以校车一旦抛锚

对孩子们来说也非常危险

车内温度很快会下降到

零下50℃以下

孩子们就很容易被冻坏了

在这里,出门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可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

孩子们还是很珍惜上学的时间

不到万不得已

都不愿意缺课

他们知道,学习是实现梦想的途径

有着让自己对抗严寒的力量

4

《翻山涉水上学路》之秘鲁

秘鲁的的喀喀湖海拔有3800多米

湖上有两所学校

但附近的孩子们为了上学

都必须穿过整个湖泊

有很多孩子为了上学

需要独自划船

在芦苇荡中穿行4个小时以上

一路上与多变的天气和湖水斗争

这些都是上学必须的代价

住在湖上的居民多数为乌鲁人

他们的房子在漂流岛上

几乎所有家庭都以捕鱼为生

早上孩子们要用冰冷的湖水洗脸

然后各自准备划船去学校

11岁的比达尔每天上学划的小船

是他自己用芦苇做成的

他不仅会制作芦苇船

还会捕鱼和抓鸟

非常的能干

从他的家到学校

单程路就需要划船2个小时

而这条路

从8岁开始他就一个人完成了

而9岁的姑娘马尼拉和妹妹

也正在准备上学

马尼拉是从5岁就能划船的

之后在6岁就能划得很好了

她不仅能够带着妹妹上学

还能拐到别的人家

捎带上一个4岁的孩子

把那个孩子送到学校

再带着妹妹到自己的学校去

孩子们的父母

都很担心孩子们的安危

湖面看上去平静

但实际上可能存在很多危险

如果突然起风或者下雨

对孩子们来说很危险

同时现在湖面也出现了一些

摩托艇之类的船只

如果孩子们不小心

撞上摩托艇的话

小船一定会沉下去的

但是父母们也知道

如果不让孩子们上学

孩子们会一辈子困在漂流岛

无法从事任何体面的工作

相比之下

危险的上学路

竟然显得异常的珍贵

5

生活固然贫困

求学之路固然辛苦

但世界各地的孩子们

脸上充满希望的笑容

却似乎都有着相似之处

不怨天尤人

而是咬紧牙关面对一切困难

因为懂得没有知识的苦处

所以更加珍惜每一个机会

跟他们比起来

现在很多孩子所讨厌的上学之路

又何尝不能理解为另一种稳定和幸福?

真的愿每个深处逆境的孩子

都能成为实现梦想的强者

也愿更多城市里的孩子

能够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