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斗鱼裁员真相

虎嗅注:直播行业似乎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代,裁员、官司、恶意跳槽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最近,曾经的游戏直播领头羊斗鱼,也传出了大规模裁员的消息。这背后,是直播平台们国际化、盈利模式等各层面的问题。没有了资本的助推,直播平台们能靠自己走多远?

“斗鱼还欠我们一个说明,一个道歉。”迫于房租和生活压力,霍女士虽然已经签了那份自愿离职协议,但依旧感到愤愤不平。

另外一个刚入职斗鱼深圳不到一个月的严先生,更是爆粗口直言“斗鱼奇葩、垃圾、恶心。”他刚买房没多久,老婆暂时还在待业,迫不得已也签署了自愿离职协议。

12月4日早上,在深圳南山区科兴科技园B座9层的办公室内,斗鱼深圳分公司的员工开始了又一天的忙碌。但是在当天中午,从武汉来了两个年轻女孩子,她们在总部是负责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她们的到来打乱了原本忙碌的工作节奏。

当时,到来的两个人先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看到这个情况,加上之前流传出来的裁员传闻,人心惶惶。

第二天,也就是周三,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终于知道了这个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当时nonolive还有人从广州来,告诉我们不想走的可以去广州nonolive。”霍女士说,不仅仅带来了nonolive的人参加谈判,他们连法务都带来了。

nonolive于2016年6月初首先在印尼上线,产品覆盖iOS及Android,主要提供的是秀场直播。2017年6月,其宣布获得来自微影资本、阿里巴巴、斗鱼的千万美元级别联合投资。

根据严先生和另外一位斗鱼深圳员工胡女士的介绍,nonolive是一个斗鱼投资的团队,此前主要做的是印尼市场。后来进入泰国市场后,斗鱼深圳曾帮助他们运营过一段时间,连在泰国的第一批游戏主播都是深圳团队找来的;一直到10月,才在nonolive的要求下停止了协助。

在听到这个裁员方案后,所有人都非常震惊。不过更加令他们的震惊的是斗鱼针对媒体给出的官方说明。

斗鱼在官方说明中否认了大幅裁员的情况。他们表示:“此次深圳裁员是团队优化配置。如果武汉有裁员也是个别情况,大公司都有考核标准,每年都会有常规的优化,均属于正常人员调整,目前公司员工有2400多人,并没有大幅裁员计划。”

被裁员工和斗鱼双方各执一词,那到底真相是什么呢?在游戏版号收缩,直播平台遭遇严厉监管的背景下,斗鱼是否是战略收缩过冬,同时为了将财务报表做好看以谋求上市?

斗鱼的收缩与海外扩张

在过去的2018年,斗鱼在国内遭遇诸多不顺,甚至就连获得腾讯的独家投资,在外界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2018年3月8日,斗鱼宣布获得了新一轮投资,由腾讯独家投资6.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亿元)。然而虎牙直播在同一天也宣布获得了来自腾讯的4.6亿美元投资。两家游戏直播平台在同一天宣布获得腾讯的投资,在直播历史上还是头一遭,甚至在腾讯投资的历史上也不少见。

一直和虎牙直播较劲的斗鱼,在上市一事上远远落后于虎牙直播。2018年5月11日,虎牙直播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当前虎牙的股价为15.23美元,市值为31.04亿美元。然而斗鱼自2018年4月传出上市消息至今,迟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斗鱼在资本市场的不顺,和最近一年遭遇的严厉监管和负面新闻有关系。

2018年1月,斗鱼宣布处罚旗下主播55开(卢本伟)100万元,并暂停其直播间直播。2018年7月31日中午,江苏网警发布微博称接到网友举报,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早年的直播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作为调侃的笑料。

随后斗鱼宣布无限期关闭陈一发儿直播间,并对旗下主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但是依然掩盖不了负面新闻的出现,2018年10月,斗鱼主播b总的“精日言论”视频流出,再一次引发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对于斗鱼的批评。

此外,斗鱼app在今年国庆期间在各大应用商店遭遇下架。9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工信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六大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视频直播平台必须获得ICP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才能提供服务。

而斗鱼至今是否已经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依然成谜。斗鱼将开拓方向指向了海外,除了投资nonolive之外,在斗鱼创始人及CEO陈少杰的主导下,斗鱼于深圳成立了分公司,专门做海外业务的拓展,也就是如今遭遇裁员的团队Doyo。

“这个项目时4月份立项的,陈少杰很支持这个项目。”严先生告诉凤凰网科技,YY在海外有bigo,猎豹在海外有live.me,加上国内现在的直播市场行情不好,斗鱼也想要做海外,虽然投资了nonolive,但还是想自己做一个项目。

可以说,nonolive是斗鱼的干儿子,那Doyo就是斗鱼的亲儿子。斗鱼为了Doyo投入不菲,并且很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景,许多员工都说他们在面试的时候就知悉了公司对于该项目的规划。

“我面试的时候,谈到发展目标,面试官说的是今年铺开几个东南亚国家,2019年上半年进入日本,年中做中东市场,年底去到加拿大或者美国。”胡女士依然记得她在面试中得到的信息,这也是她为何选择这一家公司的原因——前景。

Doyo这个项目在4月立项,最后选定由何泓洁负责。他此前曾是YY旗下直播平台bigo的副总裁,但后来因为某些问题直接被欢聚时代创始人兼CEO李学凌赶走了,就来到了斗鱼负责了深圳的项目。霍女士7月底入职Doyo的时候,办公室刚装修了有一个星期。

随后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来面试。胡女士是其中资历比较久的一位员工,她告诉凤凰网科技:“Doyo的几个核心管理层都是从武汉过来的,他们觉得武汉不太合适开展海外业务,就来深圳这边了,随后找办公室,并开始对外大规模招聘。”

这也是斗鱼在深圳花费不菲的一个方面。Doyo除了早期几个员工意外,很多都是对外招聘的,并且招聘的要求不低。很多员工之前都是来自于UC、猎豹、bigo甚至是腾讯的;还有一些来自于海外的公司,因为斗鱼的招聘而回到国内工作,还有一些是外籍员工。霍女士在自愿离职协议上签字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份薪资表格,一些由何泓洁找来的人月薪都在7万以上。

“还有很多人从上海、北京等地被挖过来。”胡女士说,深圳团队有超过一半的员工入职不满6个月,有三分之一的员工不满3个月,剩下的就是在8个月左右,基本没有入职满超过1年的。

严先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此前在北京工作,曾就职于多家直播平台,因为气候因素和职业考虑,他放弃了虎牙直播的机会选择了斗鱼在深圳的团队,最终在11月入职斗鱼深圳。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还未满一个月就遭遇如此情况。

“如果我没离开北京的单位,今年年终奖差不多有6万吧。”不过斗鱼深圳开出的条件足够吸引严先生,除了能逃离糟糕的空气以外,做满一年之后能拿到12万的年终奖。从中足以看到斗鱼深圳待遇条件之优渥。

除此以外,准备在海外大展拳脚的斗鱼还招聘了不少外籍员工和外籍实习生。

胡女士说:“与斗鱼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外籍员工是两名,还有一个越南籍员工入职一个多月,但是没有拿到合同。”除此以外,在泰国、印尼和越南,还有不少以劳务派遣形式招聘的当地员工。

胡女士举例称,斗鱼在三个国家都以劳务派遣的形式招聘十余名当地员工,主要是帮助进行业务拓展、产品体验及反馈、运维等。在越南的办公室是在一个当地的共享办公社区,算是当地条件最好的办公室。“如今斗鱼突然宣布取消租约,除了这些员工感觉震惊以外,那个共享办公社区甚至计划以斗鱼违约为由发律师函。”

在这些外籍员工当中,比较典型的是两名,一个就是未拿到劳动合同的越南籍员工和一名马来西亚籍实习生。

“斗鱼以该越南籍员工和斗鱼不存在劳动合同为由,拒绝进行裁员补偿。”胡女士说,这名员工入职斗鱼深圳公司已经一个多月,但是入职流程一直在OA系统上,劳动合同迟迟没有拿到手。另外一名马来西亚籍实习生,刚来到深圳一周多,就遭遇这个情况,为此他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进行面试和办理签证等。

严先生介绍,这些外籍员工正在考虑起诉斗鱼,寻求赔偿。“真的是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胡女士如此自嘲。

裁员是迫不得已还是早有预谋?

此次裁员来得非常突然,对于在深圳的每一个斗鱼员工来说都是如此。在12月4日中午之前,办公室一切如常,甚至在当天还有求职者来面试。

科兴科技园B座九层的办公区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变得越来越拥挤,在近期还增加了四排工位,随着招聘的进行,人力资源预计这四排工位也会很快被填满。“预计团队在200人左右。”胡女士说,当时负责人何泓洁还谈到,等到科兴科技园D座建好了,就搬过去,因为那边办公区会更加宽敞。

然而直到裁员消息确定的当天,大家才幡然醒悟,这似乎是一场有预谋的裁员。

斗鱼在科兴科技园B座的办公室租赁合约终止日期被提前到了12月中,也就是在裁员之后的一周时间。“到那个时间,物业就会安排清洁人员来清场,停水停电停网。”胡女士说,斗鱼也要求在12月7日强制签自愿离职协议并离开公司。

此外,斗鱼的报销流程虽然繁琐,但是一切都正常。从11月中旬开始,在OA上提交的个人报销和合同审批,都被卡在了同一个节点,很难推进下去。同样是在11月中旬,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曾经到访深圳的办公室,当时他先是去投资方腾讯进行了拜访,然后来到了办公室,转了一会就走了。

其中一名在8月份入职斗鱼深圳的员工表示,她一直都有这样的困惑,从她入职开始就有了。首先是,她和另一名同事的offer从口头下达到书面通知的时间长达13天,HR反馈则是上面一直没有走完流程。

但是深圳团队的负责人何泓洁却给人另外的感觉,他曾经这样鼓励她:“预计产品上线时间还有最多两个月,大家加油干,历史将会铭记我们。”

当时深圳团队仅有30多个人,主要是集中在产品和技术业务线上。不过他们遇到了很多困难,最大的就是产品开发从来没有得到总部的支持。

严先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他负责搭建审核后台,想通过斗鱼的代码直接复用快速搭建,从而节省时间和成本。然而他给总部技术负责人的邮件一直石沉大海。“他们从来都不回复,不得已我们找了外包团队做。”而斗鱼的技术负责人就是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张文明。

张文明和陈少杰是老乡也是大学校友,斗鱼是两人第二次合作创业。在斗鱼,陈少杰主要负责融资、对外投资和企业战略等对外事务;张文明则是个典型的技术男,主要负责产品和技术的运营、迭代开发等对内事务。

这其实对于一个全新的团队来说,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情。首先,直播产品的技术层面难度本身就较一般互联网产品要难;其次,直播产品的后台支持要比其他的互联网产品增加几个量级不止,也同时意味着这是一个注定要烧钱的研发方式。

11月,好不容易产品上线之后,他们发现产品功能非常不好用。霍女士表示,这是因为开发的时间太短,另外,此前何泓洁找外包团队搭建的底层代码质量太差,后面招来的技术团队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大改,只能赶着先上线再优化。

“没日没夜的加班,好多人都是从外地来,家都没安下来,就是早出晚归。甚至连老婆孩子都没带过来。”胡女士说,她自己本身是完全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看得出来产品和技术团队的用心。

但是产品获得的数据反馈还不错,根据严先生的透露,裁员前,这款产品已经实现了每天9000多的新增用户,新注册用户每天开播2000多场,新增用户次日留存率达到了30%。

这也是令他们非常气愤的一个方面。nonolive发展至今已经有三年,然而Doyo的产品开发在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三个月上线,并且取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但是总部却以“广州团队优于深圳团队之名进行优化。”

“除了上市的压力,可能也是高层内斗所致。”严先生说,斗鱼高层素来不睦,以张文明为首的团队一直主张收购nonolive布局海外业务,但是陈少杰为首的团队一直都在主张自己做海外业务,这是双方的一个矛盾点。另外一个矛盾点就在于,陈少杰提拔了不少高层,全面对张文明形成了压制,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斗鱼的高级副总裁陈超被陈少杰一手提拔。

一位接近斗鱼的知情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斗鱼高层不和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在深圳的海外业务部门是陈少杰一手支持建立的,所以得不到张文明的支持并不奇怪。

目前,在70余名被裁的员工中,仍有十余人拒绝签署那份自愿离职协议书,原因是不满意斗鱼的赔偿方案。“我们本来想争取N+6,最少也是N+3的赔偿方案,但是斗鱼的做法让人寒心。”胡女士说,斗鱼给所有人人都是N+1的赔偿方案。

更令他们寒心的是,斗鱼在年底考核中给所有人的考核都是C,以至于他们的赔偿方案所获得的赔偿金额还要折掉一半。这也是剩下的十余人拒绝赔偿方案的一个重要原因。不管是胡女士还是霍女士,拿到的赔偿金都少得可怜。“那些放弃了更好技术的技术和产品经理们,才是最可怜的。”她们说。

严先生最后到手的赔偿金仅仅有5000多元,而他放弃了前东家6万元的年终奖。“斗鱼让我恶心,我再也不想和这样的垃圾公司有任何联系。”严先生说,他一辈子都是斗鱼的黑粉。

而就在刚刚,斗鱼宣布在酒泉卫星中心成功将一颗名为“斗鱼666号”的卫星发射上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虎Cares

年轻人的底线不是在零下10度的日子里

不穿秋衣裤

而是要又暖又酷又轻盈的

冬日内搭&御寒神器—「小空翼」

双面抓毛双层保暖,不尴尬不怕外露

就像身披一套“薄的羽绒服”

“年轻人的第一套秋衣裤”

?158,双12福利价,立即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