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早的电竞女选手:被当偶像明星包装 成第一批游戏主播

“我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女电竞选手。”90后南京女孩洛米说起自己曾经的职业生涯,音量不自觉地大了很多。洛米5岁第一次接触了游戏《仙剑奇侠传》,从此发现自己对游戏是真爱。大学时,因为“不服气男生比女生打得好”第一次参加了比赛,从而被电竞俱乐部发现,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和游戏主播。这一过程中,洛米也遭遇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矛盾一度不断升级。

摄影/片儿川 编辑/夏天

出品/腾讯图片

2016年,“因为年龄增长”洛米选择了退役,2018年,她初为人母,但游戏依然是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更好的平衡点,包括和父母在游戏方面的矛盾以已冰释,现在已经可以和父亲一起打一局经典的《帝国时代》了。

秋天的南京,办公室外高大的法国梧桐沙沙作响,洛米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在南京上大学,后来长达7年的电竞职业生涯,洛米去过很多城市。退役后,洛米回到南京,结婚生子,生活进入了更平稳的时期,但是性格要强的她,依然选择了和游戏相关的工作,目前在一家知名公司的从事游戏运营。

洛米至今保存着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选手证,WCG,成为她成为职业生涯的入场券。2009年,洛米正在南京读大二,因为不服气,“凭什么男孩子就比女生打的好?”,洛米报名参加了WCG南京赛区的比赛。“可能是脑子坏掉了,胆子也太大了。”洛米当时和男性选手一起竞技,“要知道,男性在电竞方面具有绝对优势”。第一次上场的洛米满脸通红,手都在抖,下场后整个腿都是软的。第一次比赛,洛米获得了南京赛区32强的成绩。

到了第二年的那场WCG,没有了第一年的紧张和稚嫩,洛米的表现被Agfox俱乐部教练潘书立注意到了,潘书立当时正在组建一支女子职业电竞团队,当时的中国几乎还没有这样的女子团队。收到邀请后,洛米也没有问收入如何,“当时就只有满腔热血”。当时女子战队正式成员有6人,洛米是队长。俱乐部像包装明星一样包装她们,给她们拍封面写真(洛米为右二),然后到各个城市宣传。

如果从2009年算起,洛米的职业生涯长达7年,作为女队队长,洛米带领团队在2012年的星战之路女子赛获得全国季军,这是洛米职业生涯的最好成绩。教练潘书立坦言,在电竞领域,男性的优势太明显,在体能和反应速度上远远超过女性,另外,当前也很少有专为女子设立的电竞项目。除了参赛,洛米更多精力在游戏主播和商业表演方面。“我们是第一代的游戏主播啊,那个时候素颜直播。视频美颜?不存在的。”洛米说。

“你是什么时候退役的呢?”这样的问题,洛米几乎很难回答出来,因为电竞行业的退役,并不像传统体育选手,来一个仪式或者发布一个声明,电竞行业还没有成熟到那种程度。对洛米来说,退役是悄悄的,慢慢的,一步步的。电竞选手的黄金期大概是16到23岁,几乎比体能运动员还短暂,洛米也慢慢发现,自己的反应速度没有之前快了,随之而来的,是洛米的比赛和商业活动都逐渐减少了。

2014年年底,洛米遇到了现在的老公。“他知道我是职业选手,但是我不知道其实他打游戏也很厉害,那时候他就用游戏套路我,经常说什么大神求带。”他们都是南京人,恋爱中的两人经常用游戏切磋交流。2018年,两人迎来了爱情的结晶,女儿小柠檬出生了。就在拍摄采访的前一周,洛米刚刚休完产假,每天背着挤奶器上班,每天都调侃自己是“网瘾老母亲”。

怀孕的时候,洛米还和老公一起去网吧一起“吃过鸡”,做月子的时候,也没闲着,游戏依旧是调剂生活的“良方”。不过有了女儿后,洛米给自己规定了非常严格的作息时间,每晚八点就睡了。对于女儿,洛米直言特别希望女儿未来能在电竞方面有所发展。

洛米五岁时第一次接触游戏。洛米至今清晰地记得,爸爸朋友家的小哥哥,带着笔记本电脑来家里玩,当时正在电脑上玩的是仙剑奇侠传,洛米立刻着了迷一般,站在小哥哥旁边看了一下午。后来小哥哥出国读博,走上了学术之路,“没想到自己却入了坑,成了学渣。”洛米笑言。

小学时,爸妈会给洛米每天五毛钱的零花钱。那时神奇宝贝的游戏最火,洛米就拿着零花钱一点点积攒这些游戏玩偶。因为女儿的出生,为了腾出更多空间,已经清理掉了大部分的游戏光盘和玩偶,剩下的很少一部分是洛米舍不得丢弃的,“想让女儿知道妈妈以前玩的是这些玩具”。

洛米的父亲是一位理工科研究人员,也是一位摄影爱好者,从小就给洛米拍了很多“家庭写真”。对洛米来说,父亲才是把她带入游戏世界的“第一人”。父亲业余时间特别喜欢玩游戏,那时候玩帝国时代和红色警戒。好几次,父亲晚上摸黑偷偷起来玩游戏,洛米也偷偷起来在一旁看着,看了很久父亲也没发现,直到把父亲吓一跳,“在凌晨2、3点的黑夜里,背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洛米和父亲一起看过去的老照片。大二的时候,洛米提出要休学去全职做游戏主播,这一想法,让身为知识分子的父母非常不理解,矛盾终于在一天爆发,在大吵一架后,洛米一个人偷偷跑到杭州找自己的粉丝去了。不过,后来随着洛米在电竞上慢慢有了成绩,父母也逐渐接受女儿把电竞做为自己的事业了。

家庭对游戏的态度,真的开始发生了转变。一开始洛米在家里做游戏主播,父母一听是“主播”,总觉得浑身不对劲,时不时推开房门来看看,而直播镜头把两位老人的焦虑表情全都拍了进去,粉丝看了十分尴尬。慢慢的,父母也能理解洛米的事业了,洛米开始直播的时候,就会说,嘘,轻一点,女儿正在直播啊。

洛米从小在南京长大,说起南京话来语速惊人,看得出她是一份非常直率的女孩子。“相对现实,游戏中只有输赢,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特别纯粹。”她说,“现实生活中人和人的关系,就复杂的多。”洛米说,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很开心的样子,其实她更喜欢那种简单的处事逻辑。

从小在南京长大的她是个“本地通”,知道哪儿的美食最好吃,平时除了打游戏外,洛米的爱好就是去旅行,还有就喜欢去吃南京的小吃。“鸭血粉丝?南京人其实不太吃鸭血粉丝啊,不过南京人对鸭子是真爱啊,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游过长江,哈哈哈。”洛米说。

洛米在家里忙着收快递,大部分都是孩子的东西,纸尿片还有孩子的玩具等等。孩子占据了她现在生活中很大一部分。其实,洛米在这份工作前,还做过小学老师,但发现并不适合自己的性格。小学生会经常问她,老师你玩不玩游戏的,让洛米哭笑不得,有一种武侠高人被顽童问会不会武功的感觉。

洛米老公在网吧看她和之前队友打游戏,老公也是爱好者,他们几个人有时还会忙里偷闲去网吧打一局。洛米的队友黄静,也已经步入婚姻,不过目前的工作和游戏没有直接关系。洛米的教练潘书立说,职业选手转型可以做教练,经理或者领队数据分析师等等,或者利用之前在游戏圈子的积累做一些运营工作,但电竞职业选手的职业周期特别短,这几乎是无法改变的规律。

停车等朋友的间隙,洛米和老公一起来了一局手游。在职业生涯中,成为过冠军吗?面对摄影师这样的问题,洛米抿着嘴摇了摇头。洛米最好的成绩是季军,这是她目前的心中不小的遗憾。“如果大学休学去比赛,也许结果会不同,我在职业道路上走的更好。”不过这些已经不太重要,洛米说,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还会重返赛场,说不定80岁也行啊,那时候的电竞游戏可能更适合她这样的“老母亲”。

(《中国人的一天 》第3269期 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投稿或分享你的故事至chinaoneday@qq.com,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