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我想,我不会再爱了!

文/寂然法师

他说,很久之前我和前任分手的那个夜晚,非常难过,像要死了一样,就找了觉得可以信赖,又觉得会很懂的您,去倾诉、去排解,甚至想通过您获得菩萨的保佑,祈祷爱可以重来,死灰可以复燃。

但当时没觉得自己其实很麻烦,也不觉得自己这种事向出家沙门和盘而出是有所不妥的,并且,总觉得自己的情感经历特殊,独具小说般的情节、电影般的画面。

但您听完只说了一句:“人人都以为自己的故事独一无二。”然后你又老调重弹,讲了几句无常、苦空、非我,像是用鸡汤套路打发了我一样。

他又说,而今天,我的一位朋友,也如当初我向您倾述一样找到我,说了同样“特殊”与“独具”的经历后,我想起您曾跟我说过的那句“人人都以为自己的故事独一无二”,又复制粘贴了您当初劝我的“无常、苦空、非我”。

不知朋友是否能够了解,但当初您的话,在今天拿给朋友说的时候,却如棒喝般敲醒现在的我——其实情爱感怀这件事,正是当时的年纪看当时的月亮……

如今我也不想再听任何人的恋爱故事,古今中外大概没什么不同,都是那档子破事,情天孽海无人幸免,也无一人无辜,或值得可怜。

我说,我们曾经那没完没了的倾诉和现在这没完没了的日夜一样虚无,生活本质如此虚妄,倘若一定要找出个意义,那就往内心深处观看,看看自己,不看别人——说白了,就是跳出自我,跳出我执,过于瞩目自我,过于执拗己欲,几乎是世间一切烦恼的源头啊。

前些天,看我的一位学生最近对于自己的前世特别有兴趣,还找来某个标榜想要获得究竟解脱一定要看到自己种种前世的禅修团体,在自己独创的观想光影的禅修术中,看到的对于所谓前世记忆的大量记录,想要印证借鉴一下,从前世的经验里获取智慧,以资修行。

我也把这些人在禅修中出现的“前世的记忆影像”,细细地看了一遍。

是的,佛陀说过只有证得宿命通,才能放下对于今生的执著,只有知道当下的缘起从何而来,才会善分别身心现实里显现的种种状况。

但,关键的是,首先这些前世是否为真实确切的事件,而不是自己的冥想和观想;其次即使真实,那么当下的身心有自己的立场和价值,如何能够不产生投射与衍化,“所有古代史都是当代史”;最后,如何总结所有前世过往的心,导向三依一向,即依远离、离欲、灭,向于舍。

我认为只有做到这三点,宿命通才是真正的神通,否则就是神道加神经。

并且,还要知道佛法修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根本原则,那么就是:

智慧,只有在没有欲望的时候,才会显现。

樵夫与觉悟

——我当年在西藏,曾听说过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寓言:

有一位樵夫,他比较愚笨。

有一天,他上山砍柴,不经意地看见了一只从没有见过的动物,于是他上前问道:“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是谁啊?”

那动物开口了:“我叫觉悟。”

樵夫心想:哎,我一辈子就是缺少觉悟啊,把它捉回去算了。

这时候“觉悟”就说了:“你现在想抓我了?”

樵夫吓了一跳:我心里想的事情它都知道呀,那么我不妨装出心不在意的模样,趁它不注意,赶紧去抓住它。

结果觉悟又对他说:“你现在又想假装成不在意的模样,来抓我骗我,想等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我突然抓住。”

樵夫一想:这个“觉悟”这么厉害,我的心思都被觉悟看穿了。

他很生气地想:“真是可恶!为什么它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谁知这时候马上又被“觉悟”发现了,“觉悟”又开口了:“你因为没有抓住我而在生气吧!”

于是,樵夫内心检讨:“我心中想的什么事情,好像在镜子里一样被它看见了,完全被‘觉悟’看清了,我应该把‘觉悟’忘掉,专心砍柴,我本来就是为了砍柴才到山上来的,我实在不应该有太多的欲望。”

想到这里,他就挥起斧头,一门心思地在砍柴。

一不小心,树木被砍倒,意外地压在了“觉悟”头上,“觉悟” 砸晕,之后就被樵夫抓住了。

这个寓言虽然很粗糙,也好像没有什么精巧的禅意在其中,但是却表达了佛法里一个重要的意义:

智慧,是在没有欲望的时候,才会显现。

只有当你没有欲望,才是觉悟的开端,而慈悲是在没有私心杂念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当你放下了,你就有觉悟。

佛法认为:“以诤止诤,不得止,唯忍。”

对于世间事,如果一定要以诤止诤,那又怎么可能呢,以欲望和更多的想法与说话,想要平息世间事,那就等于以火灭火,以水断水,唯有忍耐与寂静才能止诤,这个法实乃尊贵。

我这位朋友说:是的,我最近想要买一部新的笔记本电脑,总是在各种比较和计算中不能定夺,而我一直心仪的一位女孩子,她是一位理智知性的程序员,她说了一番话,让我思考入深:

“我身边真的有很懂电脑的朋友,我会发现他们其实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几乎不换“新”电脑,比如我有个朋友,一台笔记本用了不下六年,还很自信地说可以再战两年。

“不换电脑不是因为穷,而是因为保养得好,而且对自己的电脑的性能了如指掌,知道它可以满足自己的全部需求。

“对他来说,如果换一部新电脑对效率的提升有限,而且从操作习惯到键盘手感都得重新适应一遍。”

“懂电脑”的人,首先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然后才考虑什么品牌什么型号的电脑能符合自己的需要,他们知道自己靠哪些软件吃饭,然后才选最适合这些软件发挥作用的操作平台。

他们甚至还会考虑同事和客户用什么软硬件,有没有兼容的问题,他们从不看花哨的开箱评测,对他们来讲“性能”不是一串串数字和跑分,而是直接转化成生产力的东西,“品牌”也不只是一个好看的Logo,一句好听的Slogan,而是对应着售后水平,以及数据安全、备份机制等等问题的解决方案。

所以,他们几乎不选电脑,因为电脑是工具,真正掌握这种工具的人,一直在让它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

而只有一知半解的人,才在不断地比较、挑选、调试、适应、更换中,蹉跎时间,浪费生命。

我说

“听完你心仪的女孩的这一番话,我知道她值得你心仪,也许,你应该放下心仪,开始行动了,相信她一定能够与你共同成长,并且幸福生活下去,你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佛法学习,终于再也不是那个深夜找我无聊哭诉,无处安放自己浮躁与焦虑的那个小男孩了,你终于成熟了!”

“不,法师!我想我不会再爱了,不是因为无力,或者欲望难消,而是我也将像您一样,准备在完成社会责任后出家!

“因为通过佛法的修习,我现在终于知道:世间,有苦有乐。

“苦是真苦,乐却不是真乐,因为乐中包含了欲——欲就是一切烦恼和苦的种子。

“放眼望去,欲曾经填满了我整个世间的生活,每天我都曾被欲控制和摧残,我讨厌这些感受,甚至就连讨厌这些感受,都是嗔,欲求不满的另一端而已。

“我现在总是扪心自问,如果我出家,是不是还会对现在我拥有的一切有哪怕一丝丝的留恋?

“我心底的声音回答:绝对不会。

“甚至,我会像您文章中曾提及的那位尊者一样在出家的那天,都不会有回头看这些东西一眼的念头——生活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乐趣,我每天只是在欲的逼迫下如同还债一样的活着,虽然我的物质生活还算是比较不错,不是非常富裕,但是也什么都不缺。

“我曾想到如果我出家,会舍弃了很多,是不是应该惋惜;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舍弃的只有各式各样的牵绊与包袱——如果我是一个筐,那么这筐里装满了腐烂发臭令人作呕的垃圾,舍弃它们,没有遗憾和眷恋,将只有解脱和轻松。

“我不想去羡慕或者嫉妒谁,更不想跟谁去生活,或者幸福以及痛苦,因为在我眼中,一个人的此生,穷富、美丑、好坏、见多识广乃至孤陋寡闻都已然没有些许价值。

“这世间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在自我折磨,一切都在燃烧,一切都在轮回,我不想再这样盲目的活下去了——我想找一个遵循佛陀戒律的僧团,精进禅修,今生见道,如果找不到的话,那就自己找一个山野里僻静无扰的小木屋,寂静地,如您一样寂然,终结曾经轮回的世间一切。”

听到他的这一番“觉悟”之语,我也因此实在不能多说什么了,只愿他终有一日,能够随缘顺遂,虽然这愿望,简直就是在这世间,最是难能难成,最不可能的欲了。

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

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