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明学长老圆寂两周年

  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心情也随着雨季变得越发沉重!夜已经很深了,外面还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刮着风。在这寂静寒冷的冬夜里,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前,没有丝毫困意。脑海里浮现出明老那佝偻的背影,和蔼可亲满怀期许的眼神,一句句亲切的叮咛,那一口浓厚的湖州口音,不温不火、柔和婉转、吐纳之间令我至今难忘。这一幕幕如同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无尽的思念!

  初上灵岩 拜见长老

  早在2013年的时候,我就有了明老房间的电话。虽然每个月都会给老人家打电话问候,但真正见到明老还是2014年的暑假。七月二十五号中午正信法师派人开车送我们到灵岩山,上山后我们在各个殿堂礼拜。

  大殿的右侧有一条通往库房的过道,因为灵岩山的道风好,所以登记随堂普佛的人也特别多。随着人群我们来到库房,里面没有精致的装修、没有现代化的机器、更没有高档的家具,走在地板上还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响声,灵岩山寺的一切都还是保存着八十年代的景象。

  库房的对面就是明老居住的地方,中间的房间是佛堂,墙上挂满了明老和高僧大德、领导政要的照片。左侧是佛学院办公室,右侧是明老的“丈室”。侍者先去告知明老我和师兄来拜见,因为明老刚刚小腿骨折,侍者建议就在房间接待。可明老坚持不肯,执意要到佛堂接待。他还特地叫侍者拿来大褂,穿好之后在侍者的搀扶下来到佛堂。我和师兄立刻顶礼明老,他慈悲的说“一拜就好,一拜就好”。

  我有幸坐在明老身边,他脸上的安详、睿智一如从前,不过脸庞清瘦了很多、眼神透出许多疲倦。明老见到我们十分欢喜,吩咐侍者端上西瓜,水蜜桃还有香蕉。接着问我们:“你是法国的小叶?你是美国的小张?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慈悲开示 出家因缘

  我们回复明老:“二十二号刚刚回到国内,今天就立马上山来拜见您了。看到您精神饱满,法体安康我们也就放心了。”明老笑着对我说:“没有大碍,我摔过四次了。人家苏州第一医院的医生还问我呢,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大和尚你怎么二三十天就好了啊?我告诉他,一个么是你医生医术高明,还有一个么是佛菩萨慈悲保佑。”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明老的话虽然很平常可是却包含禅机,我们也暗自赞叹老人家的修持。

  明老还说自己和灵岩山有着深厚的缘分,在山上已经快有七十个寒暑了。“我小个时候啊,家庭是佛化家庭,很早就跟着妈妈拜佛念佛还吃素,人家讲我是胎中素。后来到了十五岁我就想出家了,铁箱子也打好了不过妈妈舍不得。要走的时候妈妈哭了,那么出家的事就暂时放下了。1945年我在上海太平寺皈依真达老和尚。到了二十四岁,我身体不好生了肺结核,医生讲我活不了多久。他叫我读书也不要读了,工作也不要去了呆在家里好好休养。

  1947年8月我征得家人同意,和真达老和尚引荐,以居士身份来到灵岩山疗养。没想到的是,自从吃了印光大师加持过的大悲米之后,病情日渐好转,不久痊愈。后来我依普陀山三圣堂真达老和尚出家,同年在南京宝华山受戒。之后我就一直常住下来直到现在未曾离开。”明老的这番开示让我们肃然起敬!我们不仅赞叹灵岩山的道风好,更赞叹明老的这一份坚守。

  灵岩道风 恪守传承

  听我们说灵岩山的道风好明老又开心地笑了,他说这一切都是印光法师的功劳。“印光法师呢是我们净土宗的第十三祖,现在国内、国外和国际上对印光法师的印象都蛮好的。印光法师在民国十五年到灵岩山来恢复道场,因为清朝咸丰十年太平天国起义,所有佛教寺院都被他们一把火烧掉了。灵岩山寺也没有幸免于难,烧了之后就慢慢荒废了。那么印光法师在民国十五年到山上来,把灵岩山办成净土道场,把它恢复起来。

  还给灵岩山寺制订了五条寺规,这五条规矩执行到现在。一.住持不论是何宗派但以深信净土,戒行精进为准,只传贤不传法,以杜法眷私属之弊。方丈传贤不传法,任人唯贤,不任人唯亲。不传法,为什么不传法呢,因为一传法他就变成师父和法徒弟的关系了。所以传贤,只要你有文化有道德就请他当方丈。二.住持论次数,不论代数,以免高德居庸德之后之嫌。第二条呢就是方丈不讲代数讲任次,讲第几任第几任方丈。不讲代数因为传法的有个偈子,所以他们讲第几代第几代方丈。三.不传戒,不讲经以免招摇扰乱正念之嫌,堂中虽日日常讲,但不招外方来听耳。四.专一念佛,除打佛七外,概不应酬一切佛事。所以灵岩山不做经忏佛事,不放焰口,只有随堂普佛。五.不论何人不得在寺收剃徒弟。这五条寺规到现在八十多年了,一直执行到现在。所以灵岩山的道风在外面影响好啊!

  平易近人 事必躬亲

  接着明老又给我们开示了净土法门的殊胜,灵岩山佛学院开办初期的点点滴滴。整整一个多小时,我们听得法喜充满。后来侍者来问我们今晚是否在山上过夜?如果过夜就先去客房,也让老和尚休息休息,等下晚上再来陪陪他。我们赶紧起身准备送老人家回房,可明老却摆摆手执意要出去。只听侍者说:“你不要去了。我会安排的,您回去休息吧。”

  只见他用力支起那根拐杖,双脚颤颤巍巍,手不停的摇晃。在我们的搀扶下走到了客房。“老伯,侬把六号房间钥匙拿来,请两位客人住六号房间。”明老话一出口我们两个才知道他艰难地走到这里,就是为了我们晚上的住宿。不巧那天六号房间已经有人入住,我和师兄就入住五号房。明老又说:“山上条件不好,你们不要嫌弃啊!从这么远回来,这次就在山上多住住,住到月底再回去。” 安顿好我们之后,明老才放心回去。

  路上监学心玉法师问明老:“大和尚!今天您很开心吧,小张小叶来了您整个下午一直笑呵呵的,看您好久没这么开心了。”“嗯,开心。开心。”明老边点头边回答。我和师兄既感动又惭愧,到了房间,两张干干净净的大木床上各挂着一顶蓝色蚊帐,旁边还有两张沙发和一张八仙桌,天花板上还有电风扇。事后我们才知道这房间在山上已经算很好了,明老自己住的都没有这么好!

  参访关房 拜读血经

  下午明老把印祖关房和藏经楼的钥匙交给心玉法师,请他带领我们参观一下。关房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佛龛,里面供奉着西方三圣。旁边的书架里存放着印公当年看的书还有用过的东西,墙角窗下有一张印祖用的办公桌。桌子两边各有一把椅子,印祖的卧室在另外一个房间。刚进去一副很大的对联马上震慑了我和师兄。

  中堂是一个大大的死字。下面写着学道之人念念不忘此字则道业自成,这个人人都害怕的字就这么醒目的显现在我们面前。试问自己学佛这么久了,到底每日有没有以这个字来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想到这里我顿觉修行还不够,真是惭愧啊!两边的对联写的是念佛与不念佛的果报:汝将死快念佛心不专一绝堕地狱恶鬼畜生尙难求勿妄想人天福果,汝将死快念佛志若真诚便遇莲池声闻圆觉犹弗住定克证等妙圆乘。

  出了关房又到了后面的藏经楼,藏经楼里法宝众多,其中血书华严经最为珍贵!法师告诉我们:“这部经书是由师徒二人合力完成的,徒弟负责刺血,师父负责抄经,徒弟在经书抄完后不久就圆寂了。”师父边说边翻这本经书:“你们看看旁边的这些小字!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是要在定中完成的啊!”我与师兄一心顶礼这无上的法宝,更发心要学习古德这种精进的精神。

  言传身教 惜食惜福

  晚上药石上完晚课之后,在心玉法师的陪同下,我们又来到明老的房间。里面一张木床,一张医疗床,一张办公桌,一把旧沙发,一堆书籍,两个木櫈,来三个人在室内就转不开身。没有空调,没有电视,就在这方寸之隙,老和尚恬然自如,应筹不措。心玉法师告诉我们原来老和尚住对面的房间,那里至今保持着七十年前妙真老和尚住过的样子。

  因为现在腿脚不便,这个房间有厕所和浴室,明老才暂时搬过来。等养好了腿,到时候再搬回去。听到这些我的内心立刻涌起无上的敬意!我们去的时候明老正准备吃饭,只见他拿着调羹从罐子里舀出好几勺芝麻粉,然后倒入开水慢慢搅拌。接着又从桌上拿了一个月饼放在碗里,月饼盒里还有很多碎末。明老又倒入开水搅拌,然后喝下。明老吃的很慢,我们就静静地陪着他。

  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吃完了,他从衣服里拿出用纸巾包裹的牙签慢慢剔牙。本以为明老会扔了这牙签,没想到擦拭干净后他又包好放在衣服里。一张纸巾分成了三份使用,最后又倒了点开水在碗里,用调羹把碗边缘的芝麻糊全部刮下喝完。看了明老的德行,我们惭愧的无地自容。更没想到的是本以为明老喜欢吃月饼和芝麻糊,事后我们才从明老口中得知:“这些都是别人的供养,不吃掉要浪费的。我们出家人要以印光大师为榜样,惜食惜衣还要惜福!” 听到这些我们对明老更添几分敬仰和敬畏!

  谆谆教诲 获益良多

  明老的言传身教,举手投足,无一不是在说法。四天后我们向明老告假,老和尚却要我们再住几天。不忍拒绝明老的慈悲,我答应他出国前一定再来陪陪他。八月底再一次来到山上,每天过着和出家人一样的生活。四点打板就起来了,上完早课吃完饭,我们就来到明老房间陪明老吃早餐。接着明老就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他先查看所有的来信并一一批注,如需回复就放在桌边。接着开始接待来山的信徒,信徒顶礼,他总是双手合十回礼并告知:“一拜就好,吉祥如意。”信众供养的红包,他分文不动,全部上缴库房。

  十一点半午斋,老人家吃的很慢,一顿饭总要花上一个小时。用饭后,将开水洗饭碗,咽入腹中,以免糟蹋碗中剩饭。若饭粒、饼干掉落,捡起吃掉,绝不浪费!下午一点多才能休息,若有客人来访。老人家就拿出自己午休时间接待,我们总是劝他先休息。可老人家总说:“小叶啊,人家大老远跑来看我。不容易的,我不接待不行的。”老和尚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我既心疼生怕他太累,又赞叹他慈悲心怀。接着又开始核对账单,我心里暗自猜想为什么明老的抽屉一天总要整理好几遍。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老和尚把那些需要回复的信件、银行的单子再整理、再校对,以免忘记。晚上六点老和尚晚斋,等我七点多做完晚课他也差不多吃好了。下殿后我又坐在他旁边陪着他,他一个人慢慢地整理书桌。偶尔也会写写字,让我给他读读信,到了八点侍者给他洗脚,八点半上床休息。住山的几日又有澳门佛教总会理事长宽静法师,台湾法鼓山法师等上山拜见明老,因为方言的关系明老慈悲让我给他们翻译,还让我带他们去参观印祖关房。

  报佛深恩 罔顾生死

  明老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地影响着我,我也十分感恩明老对我们的厚爱。出国后我们坚持每个月给明老打电话,老和尚总是叫我们在外要多保重,并期盼着我们早点回山。十二月份听师兄说老和尚的身体比去年稍微差一点,所以特地安排了两位佛学院的法师悉心照顾。

  师兄还告诉我,侍者告诉他明老的抽屉里有一张写着我们两个名字的纸条,明老没事情就会拿出来看看。每次听到这些我的眼泪总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明老深恩,铭感五内!

  2015年回国后我又两次上山陪伴明老, 即使身体不如以前,明老还是事必躬亲。每次皈依法会前,明老都会亲自准备一本本的皈依证,全部由他亲自取法名,亲自书写,每一笔每一化都是那么认真,充分显示了老人家对弟子们的殷切期望,以及他这一辈子对佛教一丝不苟的态度。

  因为明老在佛教界德高望重,各地举办法会都希望请明老到场加持,可明老的腿脚已经不如从前,外出也需要坐轮椅,即使是这样明老还是受邀出席。

  明老说:“现在宗教政策好,很多寺院都在恢复。不过在农村办道场还是很不容易,我去了一则把灵岩山的道风带给大家,二则希望年轻法师要以身作则,不搞迷信和经忏,尽快把寺院恢复好,管理好。”为了佛法他总是这样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可以说没有一秒钟是为自己着想的。真是报佛深恩当拼命,九磨十难不回头!老人家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一心念佛 往生西方

  2016年回国,到了山上才知道明老住院了。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苏州医院,询问当家才知道明老并无大碍,只是腿脚疼痛所以来做个全身检查。我们依偎在明老床边,听着他的开示:“净土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不管老的也好少的也好,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只要一心称念,必能往生西方!要多做好事,多念佛!根据印光法师的教导去做!”聊了一个多小时明老丝毫没有睡意,我担心老人家身体就先告假回沪了。

  几天后我在镇江金焦二山参学,心里却惦记着明老。当妙恰法师告知明老已经出院回山,我和师兄连焦山山顶都没到就立马赶去苏州。晚上七点到了木渎一路小跑上山,虽大汗淋漓,可见到明老顿觉清凉无比,万万没想到这一次的陪伴竟是最后一次!那时正值多宝佛塔维修,工程队工头来向明老要工程款,明老一看要原先讲好的二十六万一下子变成一百多万,直呼太离谱!

  侍者见状先打发走了那人,明老和我说:“现在的人都太离谱,维修一个宝塔要一百多万。原先写的明学同意是二十六万,现在搞搞一百多万怎么同意!我们灵岩山寺又不卖门票,不收钱。信徒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明老的慈悲又何止于此,听妙恰法师说大雄宝殿佛像贴金时有位老板想独自一人认捐,明老摇摇头说功德要大家一起做,这样大家都有功德。

  12月2日22时,我看到各个微信群里说明老走了,在念佛声中,得生安养。我难过得痛哭流涕,再也不能陪明老吃饭,陪明老接待客人;再也听不到明老的开示,听不到电话那头传来小叶啊,几时回来?什么时候到山上?

  明老一生住锡灵岩七十载,严净毗尼、学修并重,体解印祖文钞深义,依之起修,未曾一日松懈。他节俭惜福,衣、食、住、行皆极简单,住处仅一丈见方,设施简陋,不装空调、电扇,一把摇扇度酷暑。他衣着不求华美,饮食从不拣择,一张餐巾纸都撕开分次使用,信徒游客每每见到,均心生崇敬。明老为人谦和,来者不看身份排场,平等接待,凡有所求,只要合理能办,他无不满众生所愿。明老,祈愿您不舍娑婆,乘愿再来。南无阿弥陀佛!

  值此明学长老圆寂两周年之际,撰文纪念,报答明老,法乳深恩。

  三宝弟子张旭宬 叶海百拜

  来源 | 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