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调查出炉,但彭博社抹黑中国的“恶意芯片”报道还没撤

【文/观察者网 郭涵】

还记得10月初《彭博商业周刊》报道中国“恶意芯片”入侵美国科技企业吗?文章称中国代工商在美国超微(Super Micro)公司生产的主板中植入伪装的芯片,能渗透包括苹果、亚马逊等30家美国科技企业内网,帮助黑客建立连接。

然而文章中多处表述模糊不清、未经证实,被美媒批评为“东拉西凑”。所谓的“恶意芯片”更被网友指出是淘宝上10块钱一大把的滤波器。

超微与苹果、亚马逊等公司迅速做出回应,要求彭博社撤稿。后者一度坚持“对报道和消息源充满信心”,然后就没了声音。近日,超微委托的第三方独立调查公司得出结论:未发现任何“恶意芯片”存在的证据。

然而,截至发稿,彭博社最初的报道仍未撤下。

超微公司总裁梁见后(Charles Liang)向客户致信 图源:Super Micro官网

据路透社等多家外媒12月11日报道,超微公司本周二向客户发送邮件,介绍了之前委托第三方独立调查公司的调查结果。

超微总裁梁见后(Charles Liang)在信中表示,已经委托一家顶尖的第三方调查公司对彭博社文章有关内容进行调查。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该调查公司名为Nardello & Co,由前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丹尼尔·纳德罗(Daniel Nardello)于2003年创办。

Nardello & Co公开的资料页介绍自己是一家全球化调查咨询公司,业务包括法律诉讼、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相关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资产追踪及电子数据调研。除英美两国外,该公司在东京、香港、迪拜等地均设有办公室。

梁见后介绍,调查人员对彭博社文章中提到的、卖给苹果与亚马逊的主板型号以及最近生产的型号都进行了抽检与测试,未发现任何有关“恶意芯片”存在的证据。

彭博社今年10月4日发表的文章标题

调查人员还检索了相关的软件与设计文件,同样没能发现非法部件或是向外传输的信号。

梁见后在信中还感谢了苹果、亚马逊以及美国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等企业与政府机构,称赞他们对媒体报道提出了“适当的”质疑。

此次事件起源于彭博社10月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号称“经过一年多的调查与百余次采访”,一口咬定“中国情报机构在超微的主板中植入微型‘恶意芯片’”,能不费吹灰之力秘密访问苹果、亚马逊等美国科技企业的内网。

然而刊登未满一天,两家科技公司双双出面辟谣,美国国土安全部也宣布没有理由怀疑各公司的声明。10月9日,彭博社采访的一位专家菲茨帕特里克(Joe Fitzpatrick)出面澄清,该媒体把自己的“一种假设”当成“事实”写进报道,撰稿时也没有联系求证。

《彭博商业周刊》是1929年出版的著名商业性杂志,彭博新闻社于2009年买下 图源:《彭博商业周刊》2017年9月25日的封面

可彭博社却依然不屈不挠,还发了一篇后续报道援引某“以色列专家”,号称又找到了“新证据”。新文章中多次出现“一位朋友”、“肉眼观察”、“回忆”等模糊表述,且开篇提到的“文件”、“分析”正文中一概不见。事件发展至此,已经有美媒对其报道的准确性产生怀疑:“没有经得起推敲的人证、物证,彭博社的名誉已经和这件事绑在一起。”

10月18日晚,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度公开表示,彭博社的文章“没有任何真实性”,要求“撤回这篇虚假报道”。此番表态被认为十分罕见,因为即便是有重大错误或是被证伪,库克与苹果都从未公开要求撤回一篇新闻报道。

4天后,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总裁安迪·雅西也公开表态,彭博社记者“滥用新闻自由,应该撤回报道”。雅西称对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故事也不断在变化,对亚马逊的回应完全不感兴趣”。

梁见后22日在致客户的信件中表示,彭博社的指控意味着“有大量主板受到影响”,然而对方却找不到一块实际证据。

彭博社发出稿件之后,超微的股价一度下跌超过40%,至今仍未恢复。路透社介绍,事件发酵以后,该社至今仍未作出任何回应,既无道歉撤稿,也没有进一步的证据。

消息人士称,超微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考虑采取法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