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活动照片模特被误认为有艾滋病,获赔约86万人民币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12日报道,一位来自美国布鲁克林的模特艾薇儿·诺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的照片被用作艾滋病活动的宣传广告,并在广告上醒目地标出“我是阳性”“我有人权”的字样。 诺兰本人并没有携带艾滋病毒,她不知道自己的形象会被用于该州2013年的这次人权运动。

艾滋病活动宣传照使用了艾薇儿·诺兰的照片,并写上了“我是阳性”“我有人权”的字样。

诺兰是在一个朋友的Facebook上看到了这则宣传广告照片后才震惊地发现自己在2011年为《街头时尚》杂志拍摄的这张照片,之后其实被卖了出去,然后又授权给了人权部门。

这则广告刊登在四家实体印刷和三家线上出版物上,诺兰说,当她第一次看到时,感觉 “完全震惊”和“恶心透了”。

更糟糕的是,诺兰的一些同事也看到了这则广告,而她也非常担心她的前男友和未来的男友,以及她的雇主和客户也可能会看到这则广告。

诺兰的一位同事就曾经走到她的面前,给了她一个拥抱之后问道:“哦,我会被传染到什么吗?”

据《纽约邮报》报道,另一位同事给她发了一封“世界艾滋病日快乐”的电子邮件。

法官托马斯·斯库西玛拉做出了有利于诺兰的判决,因为广告中没有声明诺兰是模特。法官还发现诺兰“在刚出版的时候以及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都遭受了情感上的痛苦和羞辱”。

他在判决书中写道,诺兰没有批准使用她在完全不同背景情况下拍摄的照片,却被出售了。

用作艾滋病宣传的照片给艾薇儿·诺兰带来很大困扰。

诺兰最初在诉讼中要求获赔150万美元(折合约1031.97万人民币),但斯库西玛拉裁定,未来的损害赔偿没有依据。他说,150万美元的赔偿更加适合那些被错误地指控和认为是“毒品交易和酗酒妓女”的人。

最终法官裁定12.5万美元(约合86万人民币)是最合适的赔偿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