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知名楼盘欠薪 农民工等到这结果

前几天,我们《经视直播》节目中播出的武汉市白沙洲十几位工友讨薪不成,寒冬天住在板房苦等工资的事情,引起了不少关注。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那位迟迟不肯露面的包工头小陈就主动联系工人,愿意出面协商,协商结果如何呢?

包工头:和劳务公司的纠纷没断过

12月10号上午10点多,几个月来避而不见的包工头小陈终于现身工地,愿意出面协商欠薪问题。小陈回忆,从2016年8月1号起,他作为劳务承包人与四川创都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肖总签订了建筑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负责为水电班召集工人,水电班工人流动性特别大,最多的时候达到了80多人,本次欠薪的涉及20多位工友,一些工人急于挣钱,已经去了别的工地,剩下来的12人一直留守在旧的活动板房里。小陈说,短时间内召集工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基本上都是叫自己的老乡,也是基于这层熟人关系,劳务合同,工资卡等一系列正规手续都被直接省略。

谈起为什么从今年7月开始就避而不见的问题,小陈说,打从施工开始后,他与劳务公司肖总之间的纠纷就没有断过,自己也是有苦难言。

劳务承包人 小陈

80多个工人停工待料那么多天,工程延期了一年多,中间施工和图纸还有变更,都没有跟我说,就直接找工人做,变更的东西实在太多,这就导致人工费增加。

带着一肚子的不满,小陈与留守的十几位工友再次走进了保利上城的总包项目部。武汉保利上城二期的项目总包--中科建工集团负责人彭总、水电安装工程分包肖总和水电班劳务承包人小陈,三方到齐,由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现场进行调解。

劳务承包人 小陈:上次的工资应该是已经解决了百分之九十,剩下的是余下来9月份之后的工资,还差50万吧。

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 周队长:首先问你跟工人签合同没有?

劳务承包人 小陈:没有,没有签,进厂的时候我跟肖总签了一个合同,这是劳务公司的肖总。

劳务公司肖总:已经超额支付

现场经三方陈述基本情况,武汉保利上城二期的项目总包与水电安装工程分包肖总之间是按照合同约定,根据工程进度付款,不存在拖欠问题。而根据劳务公司肖总和水电班劳务承包人小陈之间签订的合同约定,肖总应向小陈支付230万元作为工人劳务费,肖总拿出转账记录称自己已经超额支付了260多万元,而小陈只确认自己收到了200万左右的钱。双方在工期、工程量、工程变更、工人工资谁来发放等多方面存在分歧,调解现场矛盾爆发,小陈一度离席。

四川创都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肖总:这个是180万,这个是31万……我已经付了260多万。

劳务承包人 小陈:有很多都是不经过我手的,直接给工人发的生活费,不经我手的别算在我头上!

四川创都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肖总:我们都有记录,有合同。

劳务承包人 小陈:你哪一次是按照合同根据进度发钱的?9月份以后你跟私自工人开会,说你直接给他们发钱,要他们留下来收尾?

四川创都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肖总:我什么时候跟他们说了?

就工程变更和工资发放问题,记者也当场找到了工友们进行核实。

工友高师傅说,他们做工的时候确实有变更,桥架、水槽等等根据图纸做不行,做完了挖了又重做,这都算他们的工作量。

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出面维持现场,调解才得以继续下去。多方商议,决定不把纠纷转嫁到工人身上,先想办法解决9月份以后,工人的欠薪问题,总金额约50万元。

诸多不当操作引发纠纷

针对此事,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正是因为当初施工过程中,发生施工变更不签署变更确认单、劳务公司与工友不签订劳务合同、没有劳务工资卡等诸多不正当操作,才引发了今日的纠纷。

程周

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张家湾片区协管员

劳务公司应该与工人签订劳务合同,保证工人权益。工程量变更,每一项都应该得到双方确认,有变更单,这样以后就不会说不清。

而律师也表示针对纠纷,双方可以举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职能部门监督总包牵头

现场发放49万欠薪

经过一天一夜的商议,劳务发包公司与小包工头之间的工程量纠纷到底怎么解决?在活动板房中苦等半月的20多位工友,究竟能否拿到被拖欠的工资呢?12月10号晚上,湖北经视记者再次接到了高师傅的来电,电话那头,高师傅激动地说,这钱,能发了!

12月11号下午3点多,工友们从各地赶到现场,除一人为亲戚代领,其余23名都到达现场。24位工友在现场以现金的形式领取他们被拖欠的工资,总金额共计49万多元。现场由武汉市洪山区劳动监察大队监督,工人们必须出示身份证明,对照工资表,确认工资金额、签字、按手印领取自己的工资。特殊情况没到现场的工友,需要视频确认身份。

同时,劳务发包人四川创都建筑劳务公司与劳务承包人小陈也签订了中途退场结算协议。双方合同约定,由原武汉保利上城二期项目部中科建工集团垫资,先行结清9月份以后的工资,共计四十九万余元。

三方签订合同后,经职能部门确认,中途退场协议生效,工友凭身份证依次领取工资。24位工友的领取金额从六千元到两万元不等,有工友着急去银行里存钱,有工友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喜,也有不少工友在签字确认后,仍然反复清点着手中的钱,心中五味杂陈。

作为本次欠薪的垫资方,原武汉保利上城二期项目部--中科建工集团负责人彭总表示,眼看旧生活区就要拆除,欠薪问题始终需要有人来牵头解决。他们决定先垫资给工人,让他们能回家过年。

农民工合同及法律意识薄弱

已经在基层从事了8年劳务纠纷调解的协管员程周说,曾经彻夜陪同过欠薪工人领工资,也曾直面劝阻极端讨薪工人的不当行为。实际上,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存在着多面性和复杂性。农民工的合同及法律意识普遍薄弱;工地流动性大,农民工工作量难以统计;层层分包乱象丛生,责任人对工人不尽到管理义务;包工头领完钱不及时发放等等而极端方式讨薪更是农民工欠薪问题的难点。

今年11月21日,全省2019年春节前保障农民工资视频会议在武汉召开,会上提到劳动密集型企业和餐饮行业为欠薪多发区,同时也明确了加快推进工资保证金、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银行代发农民工工资等政策,以“零容忍”的态度,限时解决欠薪问题,严防以欠薪问题引发群体性突发和极端事件。

在政府完善政策的同时,我们也提醒农民工工友们,不管是老乡还是熟人介绍,只要是参与了劳动,务必与雇佣方签订劳务合同,明确薪资,工作时间,权益保障等问题。从增强自身法律意识做起,从源头上减少欠薪问题的发生。

来源:湖北经视《经视直播》丨记者:徐艺莹 周绍珩丨编辑:赵瑾丨主编:毛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