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人为何如此偏爱柚子?

加关注

公众号:阅读见真知

两年前,到江西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 江西人吃柚子不是论斤或论个的,而是论袋的。每袋平均10个。

每年11月份以后,柚子成熟,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去到每家每户里都会看到成堆的柚子,少到两三麻袋,多则一车库,甚至更多。

柔黄色的表皮,红色、黄色或者白色的果肉,色泽醇艳,饱满多汁,甚是诱人。

餐前饭后,或聊天喝茶,柚子都成了自己享用或者招待客人的佳品。

剥柚子有个特别的方法,用刀从柚子的“腰身”处划一刀,然后两只手分别伸进柚子的上下两半部分,慢慢地挤压外壳,直到整个取出果肉。皮最终也成了两个“瓜皮小帽”。

每每看到老孔同志这样取柚子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想起医生剖腹产取出婴儿的场景,简直如出一撤!

只记得以前吃柚子是竖向划开,然后吃一块剥一块的皮,有时候看到绽开的一块,还想方设法、费尽手劲地去挖,就为了把那一块吃掉,免得时间长了变质。

如今,这一刀剖分的方法,已经斩断了那费劲的后路,想吃哪掰哪,丝毫不费劲。

为什么江西人如此偏爱柚子?

两年有些纳闷,两年后终于明白了一些缘由。

第一,咱这儿主要产柚子,那就可劲地吃。

江西是柚子主产地之一。柚子对环境适应性很高,喜欢温暖潮湿的亚热带气候,而福建、广东、江西、广西等省份的气候条件都适合柚子的生长。

八九月份,在山坡田野,或者房前屋后,都能看到挂满绿油油的大果的柚子树。有的树枝桠繁茂,能折住整个院子,一个个硕大的果子低垂着,远远地看,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满身挂满了宝瓶。在下面行走,总是担心哪一个宝瓶没挂稳,会掉落砸到头。

除了这个担心,我还担心一棵稍比人高一点的小树怎么能挂满十来个大果,每个平均三斤左右,那最终不是会把“腰”压弯或者压断吗?

可观察发现,重担不仅没有把小柚子树压垮,小柚子树反而越长越茂盛。肥厚的叶子,结实的身板。似乎它很享受这个过程。

再到后来,等柚子成熟,亲手拎着剪刀去剪短柚子蒂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柚子蒂粗细不一,果的大则粗一些,果小的则细一些,一般稍比2B铅笔细一些。但是很牢靠,外面一层表皮,里面则是像根一样的筋,得费一些劲才能剪断它。

既然是主产区,那咱就可劲地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江西人偏爱柚子。

第二,柚子营养丰富,药效多多,全身是宝。

柚子酸甜可口,富含丰富的蛋白质、有机酸、维生素以及钙、磷、镁、钠等人体必需的元素。它还含有非常丰富的维他命C和柚子酸,每100克柚子中富含150毫克的维他命C,含量是柠檬和脐橙的3倍。

同时,它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中有记载,“饮食,去肠胃中恶气,解酒毒,治饮酒人口气,不思食口淡,化痰止咳。柚子味甘酸、性寒,具有理气化痰、润肺清肠、补血健脾等功效,能治食少、口淡、消化不良等症,能帮助消化、除痰止渴、理气散结。

柚子茶也是我们常见的美容佳品。

除了果肉,柚子皮还可以顺气、去油解腻、是清火的上品,长期食用还有美容之功效。

吃果肉剩下的柚子皮,江西人也不会随意丢弃,他们会做成菜或者果皮干。

将新鲜的柚子皮用开水泡上三夜去除苦涩味,然后将水捏干,用油炒几分钟之后倒上酱油,一盘柚子皮就可以上桌了。柔软中,又带着点嚼劲,淡淡的苦涩中又带着点清香。我就特别喜欢柔软着柔软着,突然又来一嚼劲的感觉,像极了坐车的时候平稳中平稳中,忽然来一急刹车。

有的还会将捏出水分的柚子皮晒干,撒上拉;辣椒、五香粉等作料,做成柚子皮干,直接当零食吃。

说起美食体验,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美食节目中的主持人常说的“鲜脆爽口,入口即化”。调侃之余,不是戏谑节目主持人的描述词汇千篇一律。

实际上,美食的味道,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即使穷尽词语,也无法描绘美食在口中回旋的感觉。

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有的人感觉有的美食感觉能像电流一般,一下子击中你的“心流”,而有的人则毫无感觉,不以为意。

只有亲身体验,才能穷尽美食的“美”。就像我喜欢吃清炒柚子皮,而不喜欢柚子皮干一样。

除了柚子外,柚子花也有健脾,行气、暖胃的作用。

第三,色泽诱人,多汁爽口。

在我的印象里,广西容县沙田柚味甜不酸,但是水分很少。

记得以前路过广西容县,大街上摆满了大堆的沙田柚,但是一看表面就知道干瘪水分不足,所以尽管便宜,也无意购买。

去年,朋友寄来两箱正宗的福建琯溪蜜柚,甜中带点微酸,水分也足,但总感觉还差点什么,但说不上来。

直到吃了马家柚,才觉得琯溪蜜柚缺的是红嫩。产于江西上饶广丰的马家柚个头较大,平均每个都有四五斤,表皮粗糙,有凸起,暗黄的小点点布满全身,还有褐色的成熟斑。

果肉色泽玫瑰红,酸甜正好,有子,但水分充盈,多汁欲滴,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嫩”。

薄薄的一层皮包裹着一粒粒的鲜红,似有似无,真正的“入口即化”。不仅大人爱吃,小孩也爱吃,就连我们家挑食的小子吃柚子也只认准马家柚,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一次能吃上半个。

自从吃了马家柚,作为外地人的我们也对其他的柚子失去了兴趣。我们如此,本地人更是以马家柚代替了柚子,遇到大街上卖柚子的,都问“是马家柚吗?”

今年还有幸吃了两个黄肉的柚子,肉色淡黄,酸甜,但以甜为主,微酸,水分也足,除了色泽,口感似乎又比马家柚更胜了一筹。

第四,易保存,易安置。

柚子皮实不易破损,个大,锥圆型,无论是给小孩当玩具,还是运送,都很方便。随意找个地儿,厨房、柴房、仓库、院子,都可以将它放置。

或滚,或捧,或提,都可。即使摔了,淋雨了,太阳晒了,都没关系,放上三四个月,到来年春天,柚子还是柚子,丝毫不变质,口感反而更好。不像苹果、桃子等,即使进冷库、打保鲜剂,也易坏。

无论江西人是因什么原因偏爱柚子,但总归是因为柚子的可爱之处。

论个头,除了菠萝蜜、榴莲、西瓜,柚子算大个儿。不要以为个头大就憨厚,实际上,柚子好聪明,皮实的外壳包裹着柔软的心。不像榴莲一样一身尖刺让人不敢靠近,也不像苹果、梨等,没有坚实的外壳,也没有柔软的心。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