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接受BTV独家专访 “做减法”让“宋运辉住在我心里”

大长腿、鹿眼、美手、低音炮,提起青年演员王凯人们往往会联想到这些标签,相比出挑的外貌,更为观众津津乐道的是他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无论是《琅琊榜》里清贵大气的帝王萧景琰,还是《伪装者》里八面玲珑的地下工作者明诚,或是《欢乐颂》里风流倜傥的医生赵启平等等。近年来王凯在电影方面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嫌疑人x的献身》中他出演了睿智剔透的教授唐川,并一举打破同类型电影票房纪录,《英雄本色2018》里粗粝沉郁的寸头“大哥”周凯让观众大呼“认不出”,同时大家更看到了他的多面性——永远不知道他下一个角色是什么,永远不知道他又会带来怎样的惊喜。从小荧屏到大银幕,王凯堪称一人千面,这背后不仅是他对演技的精益求精,更是他“不愿重复自己”敢于尝试突破的结果。

在北京卫视热播的《大江大河》中,王凯饰演的宋运辉是身在改革的大潮中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代表,他抓住了恢复高考的机会,从成分不好家境贫寒的“小豆芽菜”一跃成为大学生,接下来分配进工厂,成为技术骨干,进一步成为国企改革的中坚力量和先行者,“志之所趋,不可阻挡”。在剧中作为国营经济代表的宋运辉,与作为集体经济代表的雷东宝(杨烁 饰),和作为个体经济代表的杨巡(董子健 饰)一起,共同刻画出1978年后在伟大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波澜壮阔的全景式经济图景,同时勾勒出主人公作为小人物在历史大潮中不断探索与沉浮的命运主线。如王凯所说“宋运辉的身上,是时代的投射与缩影”。

“土味少年”成长记

不惧掉粉“被人物打动”

第一集里宋运辉的扮相堪称“土味”十足,顶着蓬松的锅盖头,戴着笨重粗糙的塑料框眼镜,脸上呈现出吃不饱饭的“菜色”,身着极具年代感的蓝色裤子红色跨栏背心,瘦削的双肩上撑着肥大的旧衬衣,脚踩一双旧胶鞋。在最初接这个角色时,导演孔笙就曾给王凯打过“预防针”,“要做好演完宋运辉掉粉的准备”。现在再问起这个问题,王凯毫不迟疑地说:“我觉得我演完宋运辉会涨粉”,接着是他一贯魔性的“盒盒盒”笑声,然后王凯认真地说道: “他一路走来的拼搏历程,我觉得蛮励志的,蛮感人的。”

却如王凯所言,比起颜值,宋运辉更吸引人的是他的优秀品质和曲折的奋斗历程。宋运辉家境贫寒,父亲宋季山曾经被国民党抓去,从而一家人都因成分问题饱受白眼,令他从小饱受排挤和欺负,成绩优异却连上高中的资格都被取消,只能下乡插队一边养猪一边刻苦自学。心地善良又老实巴交的宋家父母早已经习惯逆来顺受,姐姐宋运萍温柔大方且十分看重家人,孝顺父母爱护弟弟,特殊的遭遇和家庭氛围注定宋运辉是“一个向内使劲儿的人”。“单纯、固执、执着”,王凯用这三个字来形容宋运辉的性格,在乡下插队的宋运辉每天除了养猪就是读书备考,上了大学则一心学习、进步,进了工厂则孜孜不倦地钻研技术。他心思单纯做起事情来心无旁骛,被同事寻建祥打趣是“累不死的宋运辉”。他执着追求梦想不放弃,高考成绩全县第一却在政审环节被卡,上不了大学。少年宋运辉不善言辞,只能倔强地在烈日下一遍遍地背诵《人民日报》社论,希望能换来转机。“一百遍不行我就背一百零一遍”“一千遍不行我就背一千零一遍”,这种不服输甚至有点傻乎乎的韧劲儿一直贯穿了宋运辉的整个奋斗历程。

谈起宋运辉的人生经历,王凯认为他是“一个典型的知识改变命运的代表,因为抓住了考大学这个机会,上了大学,一下就改变了他”,上大学“是他人生最重大的一个转折”。高考的恢复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当时参加高考的考生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的中流砥柱,宋运辉便是抓住高考机遇的万千考生之一,“志之所趋,不可阻挡”,“我不想辜负这个时代”,宋运辉就是这样一个矢志不渝的逐梦人。

出生于1982年的王凯认为,宋运辉的奋斗历程是在“传递一种拼搏的精神”,通过《大江大河》“知道父辈这一路走来有多么的不容易,才会有我们今天美好的幸福生活,真的是值得珍惜”。

表演上“做减法”

让“宋运辉住进心里”

《大江大河》剧组延续了团队一贯的“处女座”作风,历时4个多月精心拍摄,辗转数十个地点取景,1:1搭建实景,美术费用超出正常电视剧的两倍以上,有细心的观众发现,在片尾的演职表上美工组的阵容格外庞大,仅置景木工就有200多位。为了还原时代的质感,剧组不仅在置景上精益求精,对演员们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王凯为了演好宋运辉,除了提前留长了头发,还做了大量的功课,查阅资料,向父辈讨教,体味他们“眼里闪烁的光芒”,仔细揣摩那一代人的风貌。导演要求他“要再瘦点”,他就用“管住嘴”瘦身,杨烁透露拍戏时他都能看得到王凯跨栏背心后一根根的“排骨”。体型匀称挺拔的王凯减重的余地其实并不大,被问及为了角色减重的辛苦时,他也不以为意,只是反复强调:“我已经长回来啦。”这种敬业的精神也感染了剧组的其他人,童瑶笑言:“和王凯搭戏好有压力,凯凯你不要再瘦了,感觉好像家里的好东西都让我吃了。”为了达到导演的要求,主演们除了减重,还不断向跟组的群众演员请教生活劳作的种种细节,只是为了“进入那种生活的状态”,剧里的宋运辉能手脚麻利地铡猪草,喂猪时候唤着“啰啰啰”,有模有样地挑扁担……无数生动流畅的细节汇聚起来,构成了一副广阔且真实的生活图卷。

《大江大河》第一部要从18岁演到30岁,这对今年36岁的王凯来说是不小的挑战。导演说:“把你内心最干净、最淳朴、最没有污染的那一面拿出来,那你就和这个角色很贴合了。宋运辉是一个内心特别干净的人,你演戏时不要去想那么多。”王凯按照导演的指导,抓住自己和宋运辉相似的性格特质,在表演程式上“做减法”,不去设计,而是自然而然地流露,果然演出了少年感。制片人侯鸿亮先生直言:“除了王凯想不到还有谁能来演宋运辉。”出演宋运辉一角并非偶然,导演、编剧甚至王凯自己都认定他和宋运辉的某些特质十分贴近,比如执着和韧劲儿,比如他们相似的奋斗经历。

大学时期,王凯曾坐在闹哄哄的篮球场边上思考自己的表演作业,面对问自己“周围乱不乱”的老师,他回答:“老师,我心不乱。”而宋运辉也是一个“外界环境很嘈杂的时候也可以保持安静的人”,“宋运辉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我整部戏试图把自己安静下来”,王凯解释说,之前在剧组拍戏之余愿意和大家多交流,但在拍摄《大江大河》的期间却极少参与聚会。在生活上也“做减法”,是为了让自己能保持“安静下来”的宋运辉式状态。王凯接着自己吐槽:“怎么这么一说,感觉我像是牺牲了自己的业余生活来成就了宋运辉,盒盒盒盒盒”,伴随着招牌式的魔性笑声他又笑得前仰后合,看来那个明朗单纯的少年一直未曾改变。

青春追梦路

“每一个逐梦人都值得尊敬”

王凯本人的奋斗历程也和宋运辉有几分相似,都出身普通家庭,但敢于追逐梦想。从小喜欢表演的他最初想读艺校,但还是遵从父母的意愿读了普通高中,并端上了令许多人艳羡的“铁饭碗”。后来他辞去了工作重新参加高考,并顺利进入中戏,踌躇满志的他也经历了“毕业即失业”的迷茫期。回望自己的逐梦之路,王凯说“就像一条路一样有好多小的岔路”,“我也不后悔我自己做的每一次选择”,比起宋运辉“一次选择就可能代表了这一生的命运”的艰难处境,王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能够自由选择的权力更多了,选择的空间也更大了”。虽然在追逐表演梦的道路上一波三折,但“我还是实现了我自己的梦想,所以我也没有啥后悔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时代在变,但梦想和奋斗永远是每一代人青春的共同主题。谈起梦想是否有不同,王凯目光澄澈神情笃定,“每一个逐梦者都是值得尊敬的,梦想不分大小,只要你有梦想,敢为梦想去拼搏、去努力,我觉得都是值得尊敬的”,而且他认为“不管在人生哪个阶段,你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去努力,而这个努力也不是说做给谁看的”,“演戏先做人,就是这个道理”。

当问及出演宋运辉算不算他的“颠覆性表演”时,却迎来了王凯探询的目光,“我不知道大家为何非要一直去追求一个所谓的颠覆,完全颠覆真的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吗?”王凯反问道,“其实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没有想过要完全颠覆什么东西,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自然而然的,你接到这个东西它就需要你这么去改变,你就这么去顺着它改变就对了。”当追问王凯自己有没有想做什么改变,迷人的低音炮再次响起,语气温柔且坚定:“我没有想做任何改变,我就是最好的我”。

王凯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到目前为止2018年一整年王凯只拍了《大江大河》一部戏,此外他参加了北京卫视的《跨界歌王》并取得了“歌王”的称号,同时推出了自己的首张音乐专辑;热心公益积极献血,担任生命与医学健康传播大使。目前相对宽松的工作节奏是王凯刻意调整后的结果,“我也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人,有些事情也不想把它往复杂了想”。接下来他打算去旅游放松一下,“在拍这部戏的过程当中,每天就是跟宋运辉打交道,基本上宋运辉这个人物就住在你身体里了,所以我想拍完之后出去,回归我”。

王凯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是出演正午阳光新剧《孤城闭》中的宋仁宗。与原著相比剧本做了很大的改编,“侯总这边也是想借着这个戏讲宋仁宗的一生”,“那个时代无论是经济还是艺术都是空前的繁荣,所以还想借这个戏把宋朝一些历史、人物展现出来”。王凯笑着说作为演员就是“可以体会不同年代的这种经历,挺好的”。

12月10日,《大江大河》在北京卫视正式与观众见面。这天恰好也是高考恢复后第一天考试的日子,如同剧中宋运辉的独白“我愿做一个矢志前行的逐梦人,志之所趋,不可阻挡”一般,短短几天,豆瓣已有4万多人打分,评分高达8.9,成为年度评分最高的国产剧之一。伴随好口碑的发酵,收视率更是一路节节攀升。《大江大河》确实是一部适合全家人一起围坐欣赏的剧,因为“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他们是在‘忆青春’,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看完之后会更加的‘惜当下’”,王凯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要继续继承父辈的优良传统,继续发扬光大,发扬这种拼搏的精神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