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警车推围墙,扰乱选举阻碍经营!牡丹江涉黑“陈氏团伙”被打掉

编者按:今年年初,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收到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一共三页,落款有六个人的签名。这封信举报的是时任牡丹江市温春镇新立村村主任的陈某东和他四叔陈某斌。

全文共2983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20秒。

一封实名举报信

陈某东是在2015年当上村主任的,他之所以能顺利当选,和他四叔有很大的关系。 2014年年末,新立村换届选举,村民高金成和陈某东都是村主任的候选人。有一天,陈某东的四叔给陈某东的父亲打了一通电话,让陈某东的父亲殴打村民高金成。接到陈某东四叔的“指令”后,陈某东的父亲动了手。

牡丹江市温春镇新立村 村民 高金成

当时我和三个村民,我们对脸唠嗑,突然在后面过来一个人打我,连击我几拳,当时给我打蒙了。我回头一瞅,就是我们现在村主任的父亲,当时他打完我,他躺地下了。

对方动手后,反倒躺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陈某东的四叔和几个人在村里大喊,栽赃高金成动手打人。

牡丹江市温春镇新立村 村民 高金成

这时候村民有想法了,怎么打人呢?这样给我造成很大影响,他造谣啊,他先把我打了,他倒咬一口,说我把他打了。

高金成头皮挫伤,脑震荡,住了一个月院。陈某东在他无法参加竞选的情况下,当选了新立村村主任。陈某东坐上了这个位置后,陈某东的四叔变得更加嚣张。需要村主任拍板儿决定的事儿,向来都是陈某东在问过四叔的意见后,才做决定。叔侄二人,更是对打算来村里经营的企业百般阻挠。

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 刑事侦查大队 民警 高世哲

阻止村里招商引资,比如一些企业家到新立村去建厂,他进行阻止。后期镇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也是通过镇里开会研究决定下了一个方案,如果他再继续阻止招商引资这个事,镇里将会停止陈某东的职务。

2016年5月25日,时任新立村第一书记的张某在村委会会议室传达镇里的指示,听到可能会停职的消息,陈某东给他四叔陈某斌打了电话。陈某斌赶到现场后破口大骂,并强行把当时的新立村第一书记带离了现场。

牡丹江市温春镇新立村 村民

他俩就到妇女主任那屋,他就给第一书记嗷嗷喊,又拍桌子什么的。

接着,陈某东的四叔又把对方拽到自己的车上,开车离开了。半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回来。事情发生后,导致当时的新立村第一书记无法正常开展工作,村里更是没人敢惹这叔侄俩。倚仗这个四叔,陈某东也在村里肆无忌惮。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只要和陈某东意见不合,陈某东的四叔就会出面。

为了连任扰乱选举

时任新立村第一书记的张某被打后,新立村的基层政权就落到了陈某东、陈某斌叔侄二人手里。两人还在村里拉拢了一些和他们关系好的村民,组成了所谓的“陈氏团伙”,横行乡里,称霸一方,对与其意见相左的人,就实施语言恐吓。今年,新立村换届选举期间,两人更是多次扰乱会场。

今年一月份,新立村换届选举,为了连任,陈某东找到另一名候选人的家人,实施语言恐吓。

牡丹江市温春镇新立村 村民

就骂我,说我,威胁我,不让我儿子参选,就是说些可难听的话了,骂我得有老长时间了,指着我骂我。

对于村里选出来的统计选票的工作人员,陈某斌也不认可,为了让侄子陈某东顺利当选,他甚至提出要把工作人员换成他们自己的人,也就是他们的朋友或是亲戚。

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 刑事侦查大队 民警 高世哲

如果意见不按照他的意见去办,他就会在场里大声喧哗。

陈某斌多次扰乱会场,煽动群众离场,导致会议被迫停止。他还对选举的委托票提出质疑,质疑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在一些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们的委托票随意发放出去。针对陈某斌提出的问题,工作人员做了解释,可他就是不听,还敲桌子、辱骂对方。

陈某东甚至提出要查看选票票根,声称质疑委托票,其实这些都是幌子,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查看陈某东有多少选票,这次投票是否对他有利。

阻碍企业经营

竟然强行推墙

陈某东、陈某斌一起将委托票存根抢过去强行查看,发现没有问题后,这件事情才平息。由于两人一次又一次的扰乱选举,导致原本定于2月2日进行的选举会议被迫延迟了十天,这次延迟也严重影响了全镇选举工作的统一进程。 他们叔侄俩不仅扰乱村里选举,在陈某东任职期间,他们还阻碍村里的一家企业正常生产经营。

陈某东任职新立村村主任期间,他们叔侄俩多次找到村里一家保温材料厂的负责人。目的很明确——不让厂方继续经营。

牡丹江市某保温材料厂 合伙人 王飞

他当了这个村主任以后吧,就不一样了,天天找我们毛病,领着这帮人或是那帮人挑各种毛病,说我们噪音大,说我们有污染,其实明白地说就是不想让我们干。

保温材料厂和村里签了土地租赁合同,合同还没到期,陈某东和他四叔却多次以各种理由为难厂方。2015年4月,冲突升级,陈某东找了十多个人来到保温材料厂。

牡丹江市某保温材料厂 合伙人 王飞

当时我有几个朋友上厂子去看一下,然后我们就走,结果呢就被他们打了。

记者

当时他们是拿着工具了吗?

牡丹江市某保温材料厂 合伙人 王飞

拿什么的都有,拿砖头子、锹啊。

王飞的朋友被打伤,住进了医院。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又有人把一辆钩机开到厂子里,当时也来了十多个人,其中有陈某东。

牡丹江市某保温材料厂 合伙人 王飞

等我们去的时候,都已经全拆完了。用钩机把我们的院墙全扒完了。

开钩机的人是谁? 受谁的雇佣呢?民警通过走访调查,找到了钩机驾驶员,对方交代是村民王某、朱某二人让他去拆的围墙,费用500元。当然这件事的主使并不是他们俩,王某、朱某和陈某东以及他四叔的关系很好,他们平时都听这叔侄俩的,这次雇钩机拆墙的事情也是叔侄二人让他俩去做的。

围堵公安机关

胆大包天

扰乱村里正常选举,还对在村里经营的企业百般阻挠,甚至强行推围墙,陈某东叔侄二人这是典型的村霸。连公安机关,他们也不放在眼里。公安部门在对陈氏团伙成员传唤过程中,更是接连遇阻。

经过多年的发展,陈氏团伙在新立村已经具有一定的控制力,形成了“我的地盘我做主,我的人谁也别动”的恶势力团伙。为了调查保温材料厂围墙被推案件,民警准备传唤其中一名涉案人员王某,却受到了阻挠。

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 刑事侦查队 民警 严向南

附近村民朱某拿着斧子站在警车面前,拿着那个斧头进行晃动,对民警进行恐吓。朱某说,咱们民警没有权力带人,要想带人必须经过村领导陈某东的同意才能带人。

王某、朱某都是陈氏团伙的成员,他们后来又叫来一些陈家人以及村里不明真相的村民,大约十多个人把警车围了起来。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激化,当天,民警暂停了行动。过了几天,警方传唤了陈某东,把他带回了公安局。第二天,也就是2月1日晚上6点多,一辆大客车停在了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门口,从车里下来了30多人。

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 刑事侦查队 民警 严向南

围在西安分局的大门那儿进行叫嚣,就是说要求公安机关立刻释放陈某东。

带头的正是陈某斌以及参与推围墙案件的王某和朱某,他们要求公安机关放人,并威胁说将组织更多的人来闹事。由于阻碍执法,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当晚,陈某斌、王某以及朱某被刑事拘留。对于推围墙的事情,起初,王某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后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才说出了实情。王某说是陈某东、陈某斌让他联系的钩机,把厂子的围墙给推了。后来,陈某东还让他顶包,向公安机关作伪证。

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 刑事侦查队 民警 严向南

陈某东的指使,说向公安机关撒谎,对他们说,他们岁数大了,公安机关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就让他们做伪证,试图逃脱法律的制裁。

无论是做伪证,使用暴力,还是操作破坏基层换届选举,都难逃法律的制裁。陈氏团伙涉嫌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等刑事犯罪,截至目前,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已经抓获团伙成员十一人,其中六人已经被起诉。

在采访过程中,

民警说在村子里,

提到陈家叔侄俩,

很多人都闭口不谈,

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劣行,

而是被他们吓怕了。

现在,这股恶势力已经被打掉,

新立村也终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版权归新闻夜航所有,如需引用请联系我们

记者:于明明 王中武

责编:孙宜辰

审核:段君凯、小 翟、董 姝、史国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