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夜冯小刚带媳妇吃饺子,听得小曲暗指《手机2》的命运

文/马庆云

在中国北方,素有冬至吃饺子的传统。著名导演冯小刚也不例外。冬至夜,小刚导演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曝出图文,有饺子有酒还有小刚夫人徐帆老师,老两口听着音乐喝着小酒就把冬至过了。在状态当中,小刚导演如此写到:

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这个节点,万物复苏,白天就长了。聆听着贝多芬的《命运》,老柴的《1812》,让时间流过十二月二十二日二十三点,让善良驱逐邪恶,让友爱回归人性。冬至回家吃饺子,提一杯。

字面意思挺简单,“善良驱逐邪恶”、“让友爱回归人性”等等,其实就是为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负面口碑抱不平。像我们这批“臭读书的”,感慨人生的时候,容易这么自我酸腐。小刚老师作为要求有文化的导演,自然也喜欢我们这类感慨。

不过,小刚导演听的两首曲子,确实很有文化。这两首曲子当中,也有很多小刚导演自己的人生,及其刚刚素材拍摄完成的《手机2》的命运问题。关于这部电影,小刚导演自己曾公开说过,已经拍摄完毕了,肯定可以保存下来的。编剧刘震云老师也是素来一鱼两吃,不仅可以卖剧本,而且《手机2》一定是出了同名小说的,只是等待时机出版社发行罢了。

不过,小刚导演最近确实也面对了一些争议和负面口碑,《手机2》能否上映确实不得而知。因为该戏女一号是范冰冰,这位演员最近的多部影视剧都在搁浅状态。《爵迹2》《巴清传》等影视剧均在其列。小刚导演的《手机2》也势必受到一定影响。

同时,这部电影依旧处于舆论的漩涡当中,面对很多负面评论。所以,小刚导演的冬至夜长,稍后便逐渐日长起来,善良驱逐邪恶,让友爱回归人性等等的言论,其实都是自况的。这些都是较为肤浅表面的自况。冯小刚老师真正高明的地方在于,能够在交响曲当中听出自己的人生和艺术来。

贝多芬的《命运》,又称《C小调第五交响曲》。老冯拿这首曲子和十九世纪的老贝“遥相呼应”,也算是有文化的,估计有同病相怜的审美快感存在。当时的贝多芬,已经失去听觉,对于一位音乐家而言,失去听觉,意味着重大的创作打击。

同时,贝多芬还因此失去了自己的一位情人,朱丽叶·琪察尔迪伯爵小姐因为门第原因离开了他。身体和情感的双重打击,让贝多芬遭遇巨大质疑,还能否创作出优秀的交响曲呢?了解了《命运》的创作背景,再来看冯小刚导演,也算是自况的很贴切了。

小刚导演的艺术生涯,也到了一个节点上,目前正在遭遇的一定量的负面口碑,也恰如当年的贝多芬丧失听力。一位以票房为前提的导演,得罪了不在少数的影迷,如何才能保持自己的艺术创作呢?甚至于,他还能不能创作呢?都是未知数了。但是,冯小刚导演显然想从《命运》当中听出抗争的,他想致敬贝多芬,重新战胜自己的命运。

因此,《手机2》和冯小刚,实际上都在等在一次艺术的新生。小刚导演听的曲子里边,有着倔强的抗争。他依旧在等待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而后边听的《1812》就更有意思了,这是打算逆风翻盘的意思。

《1812》又叫《1812序曲》,柴可夫斯基估计不用过多介绍,中学的音乐课本里边对这位俄国作曲家有过非常详尽且多篇幅的介绍了。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表面化的两大特点,第一,是里边有炮火声,很多版本里边,都是真正的炮火声,不知道冯小刚导演听的版本里边有没有,第二,则是里边有扭曲了的马赛曲。

这首曲子的创作背景很值得注意。它是纪念1812年俄国人民击退拿破仑大军的。而里边轰隆隆的炮声,被认为是对战争的再现。而里边,有一些近乎马赛曲的乐章,代表的是拿破仑的法军。庄严浑厚的马赛曲,被柴可夫斯基重新演绎成魔鬼式的乐章。《1812序曲》凝结的乐曲精神,是自卫反击战及其反击战的奋勇胜利。

小刚导演自然可以听出乐曲当中的味道来。他人乐合一,在做着重新崛起的考量。听音乐是一件有文化的事情,只是小刚导演那么名贵的15年陈酿,竟然就着拍黄瓜吃,这是简朴呢,还是奢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