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需要多大的勇气?

丨注意事项丨

■您也可将留言分享到共读群中,与师兄们交流

▲ 看视频,学习更有效

▲没WIFI?听音频,省流量~

《楞严经·卷一》 第28课

宏海法师·讲述

- 顿舍-

佛告阿难,汝我同气,情均天伦。当初发心,于我法中,见何胜相,顿舍世间深重恩爱。阿难白佛:我见如来三十二相胜妙殊绝,形体映彻,犹如琉璃。常自思惟,此相非是欲爱所生,何以故?欲气粗浊,腥臊交遘,脓血杂乱,不能发生胜净妙明紫金光聚。是以渴仰,从佛剃落。佛言:善哉阿难,汝等当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汝今欲研无上菩提,真发明性,应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

佛终于把阿难给用他摄受摄到自摄受跟前来,要开始收拾阿难了。收拾之前,我们中国人特别讲究恩威并重,先软语慰喻他,佛告阿难,汝我同气,情均天伦,什么意思?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佛要开说首楞严如来藏心法的时候,他先把阿难给用世间的情见拢在旁边来。

汝我同气是什么呢?阿难与佛,虽然不是同父,但是是同祖,一个爷爷。佛与阿难的爷爷,就是师子颊王。印度当时的师子颊王生了四个儿子,在读释迦牟尼佛传记的时候都知道。这四个儿子就是净饭王、白饭王、斛饭王和甘露饭王,兄弟四个。净饭王生了两个儿子,就是世尊,佛和阿难陀,他们俩是亲兄弟。白饭王呢,生的是谁?就是提婆达多和阿难,提婆达多跟佛也是堂兄弟。斛饭王生的是摩诃男与阿那律。摩诃男就是先度的那五比丘之一。甘露饭王生的就是马胜比丘和小贤,还有一个女儿叫做甘露味。

马胜比丘,外道看见马胜比丘,威仪庄严,说你是跟谁学的了。他说:诸法因缘生,缘谢法还灭,吾师大沙门,常作如是说。就是马胜比丘去度的别人,就说了这个偈子:说我的世尊常这么说的,他的法相威严,这些外道后来都成了佛的弟子。他们就是四王八子、跟佛都是一家子,所以这里叫做汝我同气,就是我们都是一气,一个气血,一条脉下来的,一家子。

虽然是一家子,他和阿难还是堂兄弟,所以佛就又套了个近乎,叫情均天伦,什么叫做天伦?天伦就是亲爸生的亲儿子,亲儿子的亲哥哥和亲兄弟,这才叫天伦之乐,骨肉至亲。所以佛在这里就是说,咱们俩虽然不是一个爸生的,可是如同一个爸生的一样,叫做情均,说与同胞手足无异,故叫做均。

他就问了,当时你不是出家吗?那么信誓旦旦,你在出家的时候,是以什么殊胜的因缘,见到什么好事了,你才能够顿舍?为什么我们始终一种渐舍的情结呢?我们在说你好好修行,说真的要修行,等我退休了以后,我有时间了一定要好好用功,每天要怎么怎么样,这就是不能顿。说你出家,我父母亲不行,还得有人照顾,这现在到处都是独生子女,他说我去出了以后谁照顾他们,或者怎么样等等,这就不能顿舍。

可是楞严大顿之法,它的核心眼目就在于顿。我们现在就是渐,都是等我将来怎么样,等我明天怎么样?等我放了假怎么样?老是要这样。可是你都不知道,现前当下就需要怎么样,一念烦恼升起来的时候必须就要怎么样。我们都是妄,妄的不得了,念念都在妄,真是惭愧,在这儿讲《楞严经》,名不符实,也是很损福报的。所以大家一定要知道,我是个凡夫僧,也跟大家一起在菩提路上。但是虽然现在修的是权缓之计,可是要知道,念念都要顿舍才是大根之利,利根之法。

我们常说,舍不下,说出家。我说怎么舍不下?等你想左舍右舍百般计较的时候,你就真舍不下了。什么叫做顿舍?就是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这才叫顿舍,没有其他条件。后来一块儿的同修,当时说的有的出了家,有的同修没出成。最后还是父母亲需要照顾。我说你想那么多真都没法出了。三界内恩爱,绑定你了,你顾虑的就是这个东西。

说到楞严的究竟清净来讲,父母亲就是障道的第一因缘,为什么有父母?三界内才要有父母,欲界才要有父母,随顺世间说了,父母恩深难报。随顺出世间来讲,你当初认错消息的时候,就是认错父母了,上当了。所以你先不要再说父母亲没人照顾了,那出家人的父母亲不是也没气死,还活的好好的,最后都皈依了。我妈那个时候也是要拿火去烧寺庙怎么的,现在都皈依了。

所以就说那个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念,我要出家了,一定要出家了,就是这种倔,这种牛,说过去的业力使然,催促着你一定要到普陀山,马上就要出家。就要离开陕北,我那会儿就是这样的。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任何劝导,什么都听不进去,越劝越牛,那会儿就是这样子的。感恩这个牛和倔,终于让我顿舍了,什么都没搞清楚就舍了。搞清楚的时候,左思右想就舍不下了。

为什么舍不下了?因为这里讲到,顿舍世间深重恩爱。恩爱好舍,可是深重恩爱太难舍了。出家就是因为舍不下深重恩爱,在家修可以舍恩爱,可是因为你舍不下深重。为什么?深重的爱,莫过于妻子丈夫,深重的恩,挡不过父母之养育。这是顿舍深重恩爱,长不过爱河,深不过欲海,就是这样百般受控,唯一的方法只有顿舍。

所以不见佛法殊胜怎么能够顿舍呢?但是所见的佛法虽然一样的殊胜,可是能见的心,有深有浅,有虚妄有真实。所以这里佛就问,你当初为何顿舍?是发的什么初心?就开始问阿难了。这个疑问就有承上启下的功用了,为什么呢?首先怜其悲悯,悲哀他说,你刚从这个淫舍回来,差点就失了戒体了,这是承上,就问你阿难,你当初是为什么出家?启下是什么?你不要害怕,今天咱们就着这事儿,说说你的病根在哪里?令其无惧,据实回答,叫启下。

在这里问起初发心的时候,经里就设问,你当时为什么要出家?就跟说,我要,你不是有病了吗,来找我了吗,我要探你的病,那么先问一下,望闻问切,你的病根在哪里。首先就问说,当时为什么出家?如何顿舍世间恩爱,阿难一听,哎呦,正好就上当了。开始一开口就把尾巴给露出来了。

阿难白佛,我见如来三十二相,胜妙殊绝,形体映彻,犹如琉璃,常自思惟。常自思惟什么?此相非是欲爱所生。他开始说了,第一个是我见如来三十二相,就是看见如来的三十二种相好。佛在修行的中,他有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我们常说三祇修六度,百劫种相好。修一尊阿罗汉最快的三辈子,最慢的六十劫。一个辟支佛最快的四生,最慢的一百劫。修一尊佛,主要修六度,要修三大阿僧祇劫。

种这个相好,就是从第一相,肉髻相到最后一相足下平满相,这三十二相就要修一百劫的时间。百福自庄严,就是一个相要用一百种福报来庄严。释迦牟尼佛这三十二相,没有用一百劫,用了九十一劫,为什么,就是因为他精进,修精进度的时候,顿超了九劫。他用了九十一劫修得三十二相好。

这个无见顶相好,诸天龙王和天人都不能够得着这个相好,所以这里叫做胜妙殊绝,叫做胜,菩萨也不能比,最庄严的菩萨也不能跟佛比,所以叫做妙。这个胜妙到极致的时候,就叫做殊绝。形就是他长得长短大小,一一皆能够内照外现,皆能够照外内现,形体映彻犹如琉璃。

琉璃的一个特色属性就是透明,琉璃在佛教里面又叫青色宝,《药师经》也讲过,为什么天是蓝的?须弥山对着南瞻部洲的南面,就是用琉璃宝堆砌而成的,所以他的琉璃宝辉映在天际的时候,我们看见的宇宙,天就是蓝的。因为琉璃叫青色宝,就是我们现在看见的青天。

所以犹如琉璃就是讲佛的相好。他还进一步常自思惟,这样的妙相绝对不是欲爱所成的肉身。因为欲气它是粗浊的,父精母血杂乱的一种生态结合,是染污的,所以绝不能生出来像这样紫金光聚的形体来。这是阿难在暗暗地说,因此才决定出家随佛修道。在这个触发下,顿舍世间深重恩爱。

阿难在这儿还嘚吧嘚,嘚吧嘚说了半天,殊不知,就把自己的病根儿给暴露出来了。哪两个病根儿?一个我见如来,还记得《金刚经》里面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你怎么能说,我见如来呢?你只能见到爱色粗相,不能见法身。所以他这里第一个,见就错了,照见五蕴皆空,你怎么能以根尘相对而说有见呢?这是第一层。

第二个,常自思惟。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无念心体,唯佛独证。九界已还,必落有念。所以常自思惟,思惟就错了,因为佛法是无为之法。

两重,一错再错,所以此言一出,佛即知阿难的病根儿,把脉就知道你的脉在哪里了,为什么?前面是以粗重的欲色而落到淫舍,以微细的色欲而错了初发之心,为什么?他看见如来的殊妙色相,而且还起心动念思惟,这不是由爱欲形成的。好像我们一般人来听的,这已经很合乎常理了。可是这个常情常理就是第一障道,不能得首楞严大定的出错之处。

就像南怀瑾在讲《楞严经》时说,这里就属于追赃断案,就是偷人的小偷一样,把你的赃物拿了,才能断这个案,你偷了什么东西?审出来什么?阿难是为了见佛相好,才出家学道的。以妄想心,以爱舍爱才出的家,你这个家是真出家吗?出的是世俗家,不是出的烦恼家,不是出的无明家。

心中的一念对佛的美感生起,马上就爱见层层递进,一片一片地包围。最后无怪乎发展到摩登伽女一个咒起,迷失本性,堕入淫舍。这一念起,念念起,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一脉相承而来,正是情有可原之处,这是跟前面堕入淫舍的缘由就从这儿起的,这就叫病根儿。

其实依照常情,现在都觉得,不要说什么,稍微人长得漂亮一点,就说你过去老供花,老赞叹别人,老不发火,你长得这么端正,你嗔恨心淡,所以长期供花,来生相貌殊妙庄严,常念观世音菩萨还说端正有相,人都是从这个相上来起信的,这是常情。

四川文殊院里也见过马师爷,有一个叫马师爷的和尚,他怪得很,几十年不洗澡,有一年夏天,在文殊院茶园子里面喝茶,他几十年不洗澡,就拿一个破扇子在那摇晃,头上长这么个包,见了谁都骂骂咧咧的,这个老人家,身上有体香,就像婴儿那种味道,几十年不洗澡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臭,也看他出汗,几年前我都闻到了,还有一个居士跟我一块儿去的,是他先闻到的才告诉我,我才鼻子竖起来一闻才知道。几十年不洗澡,这就叫做不是腥臊之气,他修得好。

还有一个叫常厚老和尚,他往生之前,我去给他洗澡,原来觉得都这么老了,这我真没给别人洗过澡,说实在的,都八十几的老爷子了,那师兄在一起,也不好意思。他一个人怕老和尚给在浴室里面滑倒了,说洗吧,真的是衣服一脱浑身的皮肤就跟婴儿一样,你就生不起来一点厌嫌心。觉得这个老人气这么大,这个皮皱,没有,就是想生那种心,自然而然还生不起来。只能一味地赞叹说,真的是一辈子戒律清净。

我们都是从这个相上去执取,无论世间的这种俗情的贪染,还是修行。乾隆皇帝有个香妃,她体上有香,这不知道什么业力。违反常情的,我们都觉得它特别好,何况胜妙殊绝,形体映彻,犹如琉璃之体相。可是这里还是他的起错一念心,起错的纠结所在。

如果依着我们常说的,唯识上不是也要讲分别起念?这里说我见。见,就是属于自性分别,与生俱来的这种分别,一见,马上我见,见到有一个形体,接着开始觉得,此相非爱欲生,用思惟说这个相肯定不是爱欲生的,这叫做随念分别,就是随着我的念头,又进一步加深我的执着。

再进一步还自己说,有这样好的不是爱欲生,为什么呢?因为爱欲是一种欲气粗浊,这样所生来的,这个就叫做计度分别了,又是分别上的分别了。一念中,一念一分别,再分别,从自性分别,随念分别,到计度分别,落到妄想中来。出错就错在这儿了,已经跟首楞严隔了十万八千里了,如来藏心就失去了。

什么叫自性分别?就比如,看到了这是一个人,随念分别,就是这个人,人名叫什么,他是宏海,他是某某居士,这就叫做随念分别。再进一步,这个人长得高矮,穿的是僧衣还是俗服、居士服等等,这就叫做计度分别了。一层比一层重,一层比一层远。所以我们说,如果你不能如是我闻,推比度量,越推越远,这就是阿难这里所犯的毛病。

但是如果从事情来讲,我们还要理解一下,佛这里说,阿难你一开始,原来是发的这个心,一问阿难是如此发心的。按照常理,我们见佛相好,赞叹也是无可厚非的。为什么还有佛像端坐在这个佛龛上呢?为什么还要顶礼膜拜,还要赞叹佛的相好,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呢?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为什么呢?不是说佛相,见佛相不好,因为我们弘法的时候,有时候还是缘佛相才发的初心,这也是对的。但是,不要忘了,这里的阿难的七寸所在,就是由于有见有思维。

因为《楞严经》它是棋高一着,起步就比别人的终点都要高。所以他在这里破的时候,还不是破的恶心,而是破的善心。一般的实行分别的时候,正在进行的时候,这里他发的心是见佛相好,这是一种善心,欲法心,好的欲。为什么这里还要破呢?

从这里开始,既然分别都不是真心,就需要破尽。如果我们破一个秽恶的心,比如:他是诽谤佛法,不信三宝,那么我们要破,还要赞叹他的净善之法、清净善法。可是善法有留存,就说明你还有起心分别。所以一开始直接就破你的善法。善法尚须去破,何况你的恶法呢?

所以《楞严经》的起点之高,究竟之觉就在这里,直接就把你世间的一切,最善之法都舍去了,直接说的是出世间法,你的心在哪里?所以你既然有见有思维,就给你明着明白了,你就把马脚给露出来了。那么既然要露出来的话,他还要给你说一说,你到底错在哪儿了,错在皆由不知常住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