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外的救赎,社区服刑人员的改变历程

清明节,社区服刑人员到烈士陵园扫墓。

2013年至2017年,全国司法行政机关累计接收社区服刑人员189.6万人,社区服刑人员矫正期间重新犯罪率一直处于0.2%左右的较低水平。在浙江省嘉兴市,这样的专业社会组织共有11家,并有100多名社会工作师参与县(市、区)司法局社区矫正中心工作,专业社工服务已惠及近2000名社区服刑人员,更多的专业社会组织正在培育孵化中。

摄影/嘉兴日报 王振宇 编辑/丁梦硕

出品/腾讯图片

钱建忠是海宁市周王庙镇的农民,离婚后的他沾上了赌博,为了赌资开始诈骗,走上了犯罪道路。钱建忠第一次行使诈骗是在2008年,被判一年八个月;服刑期满,生活困顿的他又行使了第二次诈骗。2013年,太阳穴处长有严重肿瘤的钱建忠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监外执行一年九个月。

服刑期结束后,钱建忠因没有房子,周王庙镇司法所帮他联系了海宁市区的一家旅馆暂时居住,后来又被送至斜桥镇敬老院,病情严重后转至海宁市一家医院长期住院,直至2017年3月3日离世。住院期间,司法所、红十字会、敬老院都会送来生活费和生活必需品。温暖来得越多,钱建忠心里的愧疚感就越深。“眼看着我的生命就要走到终点,回想起自己做的事,很后悔。”钱建忠在电视上看到有人临终前捐献器官,“我也想这样,算是赎罪。”钱建忠联系了海宁市红十字会,决定捐献遗体,但由于多年不往来的儿子坚决反对,遗体捐献程序被迫中断。

社区服刑人员接受心理健康教育辅导。

猜灯谜式的有奖法律知识竞答,可以让社区服刑人员主动参与到法律知识学习中来。

在法制公园公益劳动,可以让社区服刑人员一边劳动,一边学法。

2016年1月,小雄(化名)因盗窃自行车被判有期徒刑10个月,缓刑1年。4月,从看守所出来的小雄到嘉兴经开区嘉北司法所报到,正式入矫,开始为期一年的社区服刑。

小雄从小跟着父母从贵州山区来到嘉兴,14岁时父母离婚,监护人是爸爸;而小雄将原本幸福的家庭瞬间破裂的原因全部归结到爸爸头上。小雄辍学离家出走了半年,泡在网吧,结识了一帮“兄弟”,没钱时就跟“兄弟”们一起偷电瓶车,小雄负责放风,在一次偷盗中被警察抓了现行,关进了高墙。

小雄在小区里捡垃圾,社区服刑人员必须定期参与社会服务工作。小雄说,这比之前在高墙内洗马桶要“体面得多”,这辈子不会再想进去。

2017年3月31日是小雄刑满的日子。办完手续,走出司法所大门,小雄舒展双臂。小雄获得了自由,和爸爸的关系也缓和了很多,从出租房搬到妈妈家居住,成了一名理发店学徒工。

湖北籍的阿丽(化名)开美容店,在暴利诱惑下销售假玻尿酸。社区服刑期间她将美容店转手,立誓赚良心钱。

阿丽和其他社区服刑人员一起学《三字经》。

61岁的徐华(化名)曾在机电公司工作,她将金属废液交由未取得废液经营许可证的机构处置,被判处环境污染罪,缓刑一年。徐华在心理辅导课上写下乐观理由:我有个宝贝孙女。徐华很后悔做了危害后代的事情。

2018年8月24日,62岁的陈瑜(化名)获得假释。2010年,时任村支书的他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在家服刑”的陈瑜已经不认识日益更新的城市,能做的仅是在家里烧饭、打扫卫生。

大伟(化名)下班时驾车途经园林工人作业现场,茂密的枝叶挡住了他的视线,撞到一名园林工人导致其死亡。出事后,大伟不想再去碰车。

秀洲区洪合镇,大志(化名)随打工父母来到嘉兴,在网吧与人发生口角,打碎啤酒瓶戳向对方的脸,因故意伤害罪被判缓刑一年。大志说这完全是冲动,这一年会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

开网店的李斌(化名)销售贴牌服装,被叛假冒注册商标罪,缓刑三年并处罚金。

社区服刑人员中有不少女性是母亲,大家一起织围巾,为贫困地区的孩子送温暖。

2016年春天,油菜花盛开,社区服刑人员一起走绿道,释放自己的压力。

(《中国人的一天 》第3289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