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开年大剧:古装剧重回卫视,流量明星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文 | 胡洋

自2008年,央视首播的《水浒传》在春节档一炮而红后,“开年大剧”的概念便正式落实。往后播出的《雍正王朝》、《汉武大帝》、《闯关东》,以及《走西口》等多部“开年大剧”均创造了收视和口碑大丰收的盛况,并逐渐被各大卫视“利用”,成为一年之初争夺“收视”第一枪的有力武器。

这几年,随着《武媚娘传奇》《一代枭雄》《芈月传》的热播,“开年大剧”更是沦为古装剧争夺收视的天下。日程上,也渐渐从早些年的春节档向元旦档过渡,成为真正的“开(跨)年大剧”。

岁末年初,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跨年”时刻。2019,“开年大剧”有哪些看点?从目前在播的几部“2018库存剧”以及各大卫视、视频网站待播的剧集来看,2019年的“开年”是属于现实题材的天下,一来是为了积极响应政策号召;二来也是看准了市场风向——顺利“上星”的同时,也易形成爆款,这才在数量上占据了半壁江山。

值得一提的是,自18年年初便频频被唱衰的古装剧,此番,又重回江湖。林依晨搭档张彬彬的“全新阵容”,成为了观众们的最大期待;张新成的《大宋少年志》、于朦胧和鞠婧祎的《新白娘子传奇》也成为了古装剧为数不多的看点。

此外,邓伦、黄子韬、张艺兴、易烊千玺等新生代演员,也带着全新作品加入到这场大战之中,能否重燃观众之希望——为2019剧集市场开一个好头?前路,似乎依旧是任重道远。

单集版权价格高达1500万,《幕后之王》成新年最大期待?

1月待播大剧中,《幕后之王》无疑是呼声最高的电视剧作品。一来,主要得益于资本市场传出的“天价片酬”新闻;二来,在现实题材“挑大梁”之际,《幕后之王》的制作阵容,在同一批剧中处于佼佼者;三来,该剧所聚焦的国内电视制作人的幕后故事,较以往职场类型题材颇为不同。

先将时间拨回至去年年初(1月3日),骅威文化旗下的全资孙公司梦幻星生园发布公告称,将以3.9亿元的版权价格将《幕后之王》网络独播权销售给天猫科技(优酷土豆),当时该剧立项集数为45集,即单集版权价格达到866.67万元——价格虽未达到《凉生》1000万/集,但已经比肩起2016年被爆出的《如懿传》(单集版权价格900万/集)和《赢天下》(单集版权价格800万/集)两部古装大剧。

(骅威文化公告)

“天价网络版权”的费用,也让其顺势拿下北京、东方两大卫视。据了解,《幕后之王》最终以300万/集的版权价格,分销给了它们。这也就意味着,该剧的最终收益超过了“天价版权剧“《凉生》,成为新一代都市剧“天价版权费用”剧王。

资本市场的“哄抢”,自然会直接作用于该剧的话题度。微博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幕后之王》的主官方微博阅读量已达到了1.4亿,#周冬雨#、#罗晋#相关话题也分别达到了1.1亿、1.4亿——虽不及同时期正午阳光家的《知否》和《大江大河》,但相比起同时期其他待播的现实题材,如《国宝奇旅》《推手》《我的冤家住对门》,话题度还是处于中上等水准,是1月份观众最为期待的电视剧作品。

《幕后之王》由中周冬雨、罗晋主演,主要讲述了顶级制作人淳于乔与心怀梦想的大学生布小谷,一起携手同行实行梦想,同时也收获了美好爱情的故事。相较于国内当前职场剧题材,该剧的最大看点主要落在了“传媒行业中的电视人身上”,在今夏《偶像练习生》《创作101》等多档选秀综艺大火之际,此时推出该类题材,既符合大众“好奇”心理,也完成了创作类型上的“创新”之意,可谓是一举两得。

但职场类题材在国内播出情况向来有着“伪职场”、“披着爱情剧外衣”的负面评价,因此《幕后之王》能不能将职场与爱情完美结合,会是观众首要考核的标准之一;其次,对于职场剧中时常出现的“专业名词”、“职场人处事风格”等相关“职业”考核,也会是观众检验好坏的标准之一。昨晚(1月5日),《幕后之王》率先开播,收视虽不敌同时期在播的《知否》,但周冬雨演技在线,颇受观众喜爱。

古装题材“现身”,晚间档、周网播能否置换“流量红利”?

相比起现实题材的“冷冷清清”,古装题材历来都是市场中的流量大户,更是各大卫视“开年大剧”中的排头兵。

2015年,范冰冰主演《武媚娘传奇》一举拿下收视破3佳绩,为湖南卫视迎来开门红;2016年,孙俪、刘涛主演《芈月传》口碑上虽两极分化,但依旧赢得收视长虹,荣登当年的十大国剧TOP10榜单;2017年,杨颖、钟汉良主演的《孤芳不自赏》在当时影响网友极大反应,片中的抠图、五毛特效至今还被钉在影视剧“耻辱”柱上,但其“黑红”体制却也表明了古装剧“引流”的体制。

直到去年,古装剧的“发家史”才真正被终止。这当中,还曾屡次发生“跳档”、“积压”、“扑街”、“上星难”等多重政策向问题,古装剧的江山似乎早已“易主”了。直到去年年末,才迎来了赵丽颖新剧《知否》,顺利登陆一线卫视黄金档的同时,也及时挽救了湖南卫视颓废许久的收视率。

也正如此,1月22日在湖南卫视首播的古装题材《大宋少年志》,这才未能占得“黄金档”时段,转而投入旗下的青春剧场(22:00晚间档),接档在播的《火王》。从品质上来看,该剧应该是一部还可以的古装题材,背景年代设置在古装剧中不常出现的北宋和西夏朝代。

题材上,更偏向于青春热血,讲述少年为家国大义守望相助,在隐蔽战线上为守护江山社稷和百姓平安而奋战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该剧体量仅有36集,在动辄七八十集的大剧面前,篇幅相当精短,注水嫌疑尚小。

作为一部卫视古装剧,《小女花不弃》则显得更为低调。从官宣到定档,该剧鲜少发出相关宣传,物料也不曾多见,颇为神秘。但若论配置,该剧卡司阵容并不低,昔日的偶像剧女王林依晨搭档嘉行传媒新生代力量张彬彬,颇具看点。稍显遗憾的是,该剧已经定档浙江卫视周播剧场播出,这对于有着51集体量的古装剧而言,考验程度较大。

纯网播剧《新白娘子传奇》其实本身看点并不多,但出于对经典IP改编的好奇心驱使,想必还是会迎合当下一批年轻人前来追剧。可前有赵雅芝版《新白娘子传奇》、刘涛版《白蛇传》,后有杨紫版《天乩之白蛇传说》刚刚“重新上线”,鞠婧祎和于朦胧二人又要如何挑战经典?——能躲过“翻拍剧”雷区,已是最好的结局。

其实,不论是《大宋少年志》,还是《小女花不弃》《新白娘子传奇》,在排播模式上已经显露出古装剧在今年的“寸步难行”。后续待播的古装剧能否顺利播出、成功上星,依旧是政策束缚下的最大难题。

2019年: 流量明星能重新迎来洗牌期吗?

剧集市场从来离不开“流量”一词,正如电影市场的“唯票房论”一般,都是向“数据”看齐。但这些或增长、或退潮的数字背后,却是离不开与其息息相关的作品内容。

电视剧市场则更具代表性。过往,影视创作者还会迷恋“IP+流量”阵容,但随着这几年的IP热逐步退烧,流量明星们也不再是收视保证的“灵丹妙药”。这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今年暑期档杨幂主演的《扶摇》,若放在以往电视剧市场上,《扶摇》大有可能成为下一部“三生三世”,但在今年,“收视女王”却迟迟未能迎来破1收视,效果反响平平。

“流量明星们”的新一轮洗牌,是去年剧集市场中的发展关键词。从归国四子到李易峰、杨洋,流量明星们也都在迫切转型的路上。这当中,也迎来了李易峰、张艺兴的转型成功,但更多的明星还是在“迷茫”的道路上持续探索。

巧合的是,2019开年,电视荧幕和视频网站便会陆续为观众送来“小鲜肉”。新晋人气男演员邓伦搭档李一桐出演民国题材《海棠风雨胭脂透》;黄子韬、易烊千玺主演的《艳势番之新青年》将在东方、北京两大卫视播出;张艺兴首次独挑大梁的《黄金瞳》也将在爱奇艺上线;新人演员张超、李婷婷的《独家记忆》同登陆爱奇艺视频网站。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待播剧绝大部分虽有着“人气+IP”阵容的傍身,但于制作方、于演员本身而言,依旧是一场华丽的“冒险”。尤其是对于那些迫于转型,急于为自己“正身”的人气型演员来说,“一招错,则满盘皆输”。如杨幂在电影《我是证人》中的表现,其无功也无过的演技认证,尚且遭到诸多网友谩骂,更何况还有诸多“演技不佳”的流量们。

这当中,也有个别较为正面的相关案例。如邓伦自出道以来,一直饰演的是各类偶像、玄幻类型,但其扎实的演技却让其凭借去年暑期档大热的《香蜜》走红,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一线男演员。类似的还有凭借《镇魂》走红,近日在《知否》中表现尚可的朱一龙,都是在用演技证明自己的“流量”价值。

“流量”其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只有流量、没有作品的流量型明星。“好的演技+高人气”从来都是影视剧市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毕竟,没有人会拒绝流量。但从2018年开始,观众已经学会拒绝“花瓶”式的作品。2019年,想必在“流量明星”的考核指标上,观众会更加苛刻。

“大浪淘沙,沉者为金”,流量明星们,冲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