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科:已实现全年盈利,核心管理层中85后要超30%

1月5日,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在内部表彰会上首次透漏,2018年公司实现全年盈利,并单独成立统管数据的智能大数据部,负责整个数据战略的制定和实施。同时宣布新的人才策略,目标是未来3年核心管理层中“85后”占比超过30%,90后的经理和高级经理层员工超过50%。

2018年11月,陈生强正式宣布公司品牌从京东金融变更为京东数字科技,旗下业务包括原有的京东金融,以及京东集团旗下一级事业部“京东城市”,此外还开发了诸多新业务,比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基于物联网的数字营销服务体系)、京东少东家等。

“对于战略升级、组织升级和公司更名这一系列的动作,也许大家会觉得来得比较突然。但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让产业连接科技”,陈生强透露,2018年的盈利中,科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较2017年翻了3倍,收入结构发生了转变。

除整体盈利状况及收入占比外,陈生强也对京东数字科技其他几大战略板块的经营状况进行了总结。

作为重要的盈利条线,京东金融已不满足于现有业态。例如,个人业务中,“白条”已不仅局限于京东商城,开始拓展到招聘、出行、旅游、汽车等多种场景。企业服务中,金融科技搭建了借钱、银行+、票据三大平台,连接了超过70家金融机构。资管科技业务正式成为一个独立板块,旗下智能债券投研系统FIQS正在20多家金融机构中试用,预计可参与约8万亿规模的资产管理。

在创新业务层面,京东城市的“城市操作系统”已在为雄安新区、天津、南京等30多个城市提供服务,并成立由7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参与的京东智能城市研究院;京东钼媒期望利用物联网技术推出智能屏幕操作系统,达到线下屏幕与线上广告位一样,实现实时、精准的广告投放;智能机器人业务上推出了机房巡检机器人、智能通用底盘等产品。

在海外业务上,京东数字科技在泰国的合资公司已经落地,并拿到了反洗钱合规认证、外资准入认证。

陈生强认为,京东数字科技的模式是通过降低行业成本,给行业合作伙伴创造增量收入之后,再从中赚取一部分属于自己的收益,恰好与互惠经济学理论相符。虽然互惠经济学还不是一个共识,且与传统经济学中企业利润最大化的原则相悖,但互惠共生的经济模式对京东数字科技来说更有持续性。

此外,京东数科启用了新的人才政策。从2019年开始,重点培养“能带兵打胜仗”的年轻人。陈生强强调,前20%价值观和绩效双高的优秀人才,可以突破晋升的时间、职级要求,破格晋升。破格晋升只看价值观和绩效、不论资历,只要能力达到要求、贡献度够,可以无上限突破职级进行破格晋升,并且增加内部晋升机会。目前,所有核心管理者中,85后超过10%。在所有经理层员工中,90后占比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