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留守儿童到“工二代” 她打拼4年梦想当上婚纱设计师

嘉馨曾是一名留守儿童,10年的时间里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后来她也来到了广东打工,虽然被人称为“工二代”,但仍庆幸自己拥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在对未来的迷茫和担忧中,她守护着自己的小小梦想——开一家婚纱店。

“萤火计划”特约

摄影/林宏贤 剪辑/杨凌波 编辑/夏天

出品/腾讯图片x篝火故事

嘉馨在职业技术学校里学的是服装设计,毕业之后,她就进到一家婚纱厂打工,至今已经做了近4年。虽然一开始并没想过要做婚纱行当,但接触多了也就有了兴趣,逐渐入行。

这家婚纱厂有大约30名工人,他们主要负责车衣。嘉馨今年22岁,厂里像嘉馨这个年龄的几乎没有,都是叔叔阿姨辈的。其他工人们也许看到她,就会想到自家孩子,所以都很照顾嘉馨。

嘉馨有一定服装设计的专业技能,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车衣女工。她的工作主要是服务客户,负责工厂和客户的沟通,比如给客户建议,选择婚纱面料、款式等,并跟进这个过程,将最后成型的婚纱送到客户手上。

除了在工厂,嘉馨也常常呆在婚纱门店里,为客户解答,帮助新人挑选到最合适的婚纱。为了让客户看到婚纱的最佳上身效果,嘉馨常常要帮忙换婚纱、拖裙尾,还要不时提出配搭或者修改的建议。接待一个客户,常常要忙乎大半天时间。

虽然有时候会遇到刁钻的客人,但是嘉馨始终觉得快乐。“婚纱是个令人幸福的行业,将来我要是结婚啦,要穿着自己设计的礼服走红地毯。”

今年9月,映诺社区发展机构组织了一个设计师工作坊,50位报名者中只有4名有机会参加,而嘉馨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个。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她还偷偷问带队的工作人员,她是不是学历最低的一个。工作坊的最后一天,嘉馨给英国设计大师Daniel Blake打下手给模特搭配 T 台服装。晚上表演的时候,她拉着小伙伴的手说:“好像在做梦。不是,是做梦都没有梦到过。”

嘉馨既不是设计师,也不是销售,虽然工作内容很丰富,也能学很多事情,但是没办法精通,只能每一样懂一点。而她自己更想专注于一件事情,比如去做设计师。“以前以为设计师只需要想一想就好了,但是现在觉得自己好幼稚。什么都要学,且什么都要认真的学。目前她正在重新学习画图,为自己的设计之路打基础。

嘉馨现在一个人在广州生活,父母在顺德打工,每周她都会去看父母。“现在已经很好啦,还能经常见面。”

嘉馨曾经是留守儿童。有10年时间,父母在广东打工,她和爷爷奶奶生活在湖南衡阳老家。虽然有电话联系,但时间久了,嘉馨就记不起来爸爸妈妈的长相了。只要父母每回老家,她都离不开他们半步。父母要回厂的时候,嘉馨就躲在房子里哭,不敢看爸妈。

有一次,妈妈回老家,问她第二天要不要上课。嘉馨说要上课,妈妈就没有说什么。后来才知道,本来妈妈想带她一起去衡山看日出。嘉馨特别后悔。如果妈妈告诉她真实的想法,她一定回答是没有的。她想和妈妈在一起,看日出,看什么都好,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

后来嘉馨也离开老家,来广州打工,终于每周都能和父母每周见上面了。她很满足。

很多人都说工厂打工者的孩子很容易摆脱不了进工厂的命运,甚至还被贴上“打工者二代”的标签。但嘉馨觉得,他们这一辈人,哪怕父母依然在工厂打工,但他们面临的选择却多了很多,工厂也没有什么可鄙视的。只是在这座大城里打拼,和许许多多打工者、漂泊者一样,会多一些对未来的担忧和迷茫,自己该如何在这个城市立足,做些什么,究竟如何奋斗。

从小嘉馨就有一个梦想,虽然显得有点不切实际,但她依然坚定着想去全世界看看。

如果说点近的,她想开一家自己的婚纱店,设计出自己理念的婚纱。在采访结束后的晚上,嘉馨在她的朋友圈里写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永远不知道现在做的事情对未来有什么影响,但每一步都要尽力而为。

让更多女工建立自信,表达自我,点击【木兰女工用艺术蜕变】进入腾讯公益乐捐,支持建设“木兰文艺队”项目,帮助为城市发展做出贡献,却不能享受城市生活的女工们,撑起属于她们的天空。

生活不易总有惊喜!腾讯新闻狂撒新年豪礼,千元机票卡、视频年卡会员、现金红包,邀好友助力免费领,看新闻,抢机票!母女穿同件婚纱场面温馨,来腾讯新闻抢免费机票,回家陪妈妈过年!。

(感谢映诺社区发展机构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