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山宣鉴禅师:学与无学,唯我知焉

德山宣鉴生于唐德宗建中三年(782-865),卒于唐懿宗咸通六年,终年八十四岁。鉴20年出家,受具足戒。他习北禅,精研律藏,对性相诸经,颇有研究,经常向僧人们宣讲《金刚经》,人称为"周金刚"。他很有心得地说:"一毛吞海,海性无亏。纤芥投降,锋利不动。学与无学,唯我知焉。"强调只有积累知识,才能游刃自如,主张渐进。宣鉴对自己的修持颇为自负。

德山宣鉴禅师原本修行北方佛法,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宋《五家正宗赞》说他"初讲金刚经。名冠成都。"《五灯会元》记载:"德山宣鉴禅师,20岁出家,依年受具。精究律藏,于性相诸经,贯通旨趣。

《金刚经》,全称《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六祖以后,禅宗以它印心。后来,这位周金刚听说南方禅门也以金刚经为教本,而且居然法度兴盛,很不服气,说:"出家人经过千劫万难学佛的威仪和举止行为,都不得成佛。南方的魔子们竟敢狂言直批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看我不去掏他们的窝子,灭了他们的种,以报我佛大恩。"于是他出川,到澧阳造访龙潭崇信禅师。

开始独居一室,很勉强的"供持之"。经龙潭开悟,遂将从四川带来的平日研习的《青龙疏抄》焚烧,龙潭寺留下了宣鉴的焚经坛。不久,礼辞崇信,直抵湖南宁乡大沩山,与在这里住持的、沩仰宗的创始人灵佑斗法。灵佑与崇信看法一致,信为宣鉴的事业在德山的"孤峰顶"。

但是,宣鉴离开沩山后并未马上到"孤峰顶上盘草线庵",仍在澧阳居住,大约从公元815年一直住到公元845年,住了30年,唐文宗太和九年(835)七月以后来澧州任刺史的李翱曾问道崇信,估计他与龙潭的唯一法嗣弟子宣鉴的交往。药山惟俨在宝历三年(827)才去世,宣鉴的这位相距很近的属于师祖一辈的禅师也一定有交往。当时的常德可谓高僧云集。

可是在唐武宗会昌五年(835),佛教遇受了严重打击。唐武宗灭佛,常德也受影响。会昌五年,宣鉴到临澧太浮山石室避难。太浮山,又名独浮山,距临澧县城西南12.2公里,跨石门、桃源、常备、临澧四县界。相传"浮丘子"得道是山,故山以浮名。大中初年,破佛政策刚废,时任朗州刺史的薛廷望,重修建于唐朝初年的德山精舍,并改名为"古德禅院",荆南节度使裴休题写重修碑文。

庙修复后,请高僧住持却成了难事。由此也可见会昌灭佛教受损情况。薛廷望访求哲匠住持,听说宣鉴的道行后,多次请求禅师下山,但都被婉辞。薛太守无奈,只得"设诡计",派人以宣鉴走私茶盐的罪名把它"请"下山。宣鉴难拒薛太守的诚意,同意到古德禅院住持,大阐禅风。

唐懿宗咸通六年,宣鉴病了。徒弟们便问师父:"还有不生病的人吗?"宣鉴回答说:"有。"问:"那不病者有什么呢?"宣鉴答以"哎哟,哎哟"的呻吟声。之后,宣鉴又对僧侣们说:"扪空追想,空劳心神,梦觉觉非,竟有何事?"一切都是空白不真,追逐世相,如同做梦。大梦醒来,究竟还剩下什么呢?说罢,安然而化。唐懿宗赐谥"见性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