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消失1座城,“育人革命” 能否拯救日本?

“少子老龄化”俨然已经成为当今日本必须要面对的社会问题,甚至一度被称为国难,而日本社会想来以忧患意识著称,面对如此的社会问题,2018年12日,日本召开大会“放大招”,宣布幼儿教育与高等教育免费,从而减轻家庭负担,刺激生育,这样做是否真的有效呢?

文、编 | 巴山

视频:日本将实行基础和高等教育免费化:年支出增加1.53万亿日元

2018年12月28日,日本政府召开了幼儿教育及高等教育免费化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自2019年10月起实施幼儿教育免费化,在政府认可保育所、幼儿园就读的3至5岁幼儿将完全免费。

首相安倍晋三在会议上表示,日本将把“国家社会保障”转变为“年轻人”和“老年人”都能安心的社会保障体系,“免费化”只是第一步。

随着全世界人口的不断发展,“老龄化”问题日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热门话题,在众多被老龄化困扰的国家中,日本的老龄化问题显得尤为突出。

老龄化问题在日本成为显得日益突出的社会问题

面对日益增高的生活成本,越来越多的日本青年夫妇选择晚婚晚育,或者不婚不育,这直接导致了日本生育率的直线下降,加上老龄化问题,于是出现了“少子老龄化”现象。

据日本总务省2018年9月16日发布的国内人口推算数据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增加了44万,达到3557万人,占总人口比例达28.1%,创历史新高,而在2016年为22.8%,两年增长了近6%.

在劳动力调查中,65岁以上仍在工作者在2017年达到807万人,占整体就业人数的12.4%,创历史新高。

70岁以上人口较上年增加100万,达2618万人,占总人口的20.7%,首次超过总人口的两成。70岁以上人口超过20%是受战后的“团块世代”影响(1947年至1949年出生者),自2017年起陆续达到70岁。

“团块世代”专指日本在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人,是日本二战后出现的第一次婴儿潮人口。在日本,“团块世代”被看作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推动经济腾飞的主力,是日本经济的脊梁。这一代约700万人将于2007年开始陆续退休。这一代人大都拥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一直是最引人关注的消费群体。——百度百科

再次突显出必须尽快采取修改社保制度、确保劳动力等措施以应对超级老龄化社会的现状。

80岁以上人口增加31万,至1104万人,占总人口数的8.7%,这也意味着几乎每10个人中就有1个人是80岁的老人。其中90岁以上增加14万,至219万人,日本的长寿化可见一斑。

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估算,到2040年,日本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将上升至35.3%。

数据来源PopulationPyramid.net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一份关于“日本经济政策”的年度报告显示,日本人口每五年的下降规模相当于一个大城市的人口规模,比如在2012年-2017年间,日本人口下降了100万左右

日本的总和生育率自1975年跌破2.0以来,近40年来持续下降,虽然在个别年份小有反弹,但总体的下降趋势没有改变。2016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为1.44,世界排名181

图片源自世界银行

根据会议,日本“幼儿教育”将从2019年10月起实施免费化。

日本当前正面临的严重的“少子老龄化”。而“少子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家庭的“育儿成本”变大,日本政府希望通过“教育无偿化”来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从而刺激“生育意愿”。

日本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幼儿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的《儿童学习费用调查》显示,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共15年),一个小孩的全部学费共计1770万日元(约合110万人民币),相当于每年118万日元(约合7万人民币)

这一支出约占日本家庭平均收入(2017年日本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560万日元(约合35万人民币))的五分之一。

日本的“教育无偿化”主要为了降低普通家庭,特别是“低收入家庭”养育小孩的费用。

具体政策是,免除所有3-5岁儿童在幼儿园、保育所以及认定幼儿园托育的一切费用;年收入在270万日元(约17万人民币)以下的家庭可享受学费全免的优待,年收入在380万日元(约24万人民币)以下的家庭可享受免除部分学费及奖学金补贴的优待。

该会议还决定日本将于2020年起实施“高等教育免费化”。日本政府将向就读于大学、短期大学、专门学校等高等教育机构的低收入家庭发放无需返还的补贴型奖学金。

对低收入家庭,就读国公立大学的走读生和非走读生可以每年分别获得3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2000元)和8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1000元)的奖学金,就读私立大学的走读生和非走读生可以每年分别获得4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万元)和9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000元)的奖学金。

此外,日本还将实施高等教育学费减免,国公立大学将减免5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5000元),私立大学将减免7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5000元)。一名就读于私立大学的低收入家庭非走读生,学费减免和奖学金合计将享受月16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的政策优惠。

据日本政策测算,幼儿教育免费化每年将提高政府支出约7764亿日元(约合491亿人民币)高等教育免费化每年将提高政府支出约7600亿日元(约合480亿人民币),总额达1.54万亿日元(约合970亿元人民币)

图片源自日经中文网

预计将于2019年10月实施的“消费税增税”政策将为上述教育政策提供部分财政保障。

这毫无疑问是一项“大手笔”支出,能够减轻不少日本家庭的育儿成本,尤其是3-5岁幼儿的支出,被称为是日本的“育人革命”。

但这一“大手笔”支出在日本国内却引发争议。最主要的是钱从何处来?由于日本政府累计债务已达GDP的220%以上,为解决这笔新增支出,将充分利用“消费税率”提高至10%所获得的资金。

反对者质疑,这是借“教育无偿化”之名增税(圈钱),且“教育无偿化”对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没有太大用处,但日本政府为推行教育免费化,坚持提高消费税率,这表达了日本政府为推进“育人革命”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决心。

同样,前段时间在法国引发的波及整个欧洲的“黄马甲运动”,其原因也就是由于法国提高燃油费;而德国的教育免费化的问题,也是利用高赋税来支持政府教育经费的支出,他们有着相同的原因——“低生育率”。

教育无偿化”能否有效缓解日本少子化问题,还有待于观察,但通过教育无偿化,肯定有助于日本学前教育的发展,让所有幼儿能接受免费教育。

正如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的说明资料中指出的,“幼儿时期是人格形成的重要时期”,发展免费学前教育,其收益是不能只用现在每年新增投入的费用来衡量的。

2018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将讨论把继续雇用的年龄提高至65岁以上”,以打造不论到多大年纪、只要有意愿就能参加工作的“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并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作为前提,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涉及社会保障制度整体的改革。

然而自2012年底安培上台以来,就早已将日本的“老龄少子化”问题称之为“国难”,日本的忧患意识可见一斑,然而这次改革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否能切实解决日本的人口问题,这里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2013年日本空屋率达820万户,野村综合研究所预测2033年空屋率将高达2167万户,空屋率飙升至30.4%,即每3户出现1户空无,期间衍生的问题便是没有人继承的空屋可能成为治安死角。

然而从目前日本的势态来看,或许“育人革命”可能在某种程度刺激了日本年轻一代生育子女的愿望,但少子老龄化问题依然是当代日本面临的严峻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