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年前,太平军强势崛起,曾国藩拯救倾斜的大清金字塔

本文系腾讯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历史上的今天:【1851年1月11日,太平天国金田起义】

撰文|赵立波

19世纪中叶,势不可挡的太平军金田起义为反帝反清正式拉开序幕,如同疾风暴雨般摇撼着腐朽的晚清王朝。虽然在十余年的镇压下将其平定,清朝为此付出惨痛代价,尤其造成7000万人死亡,从根本来讲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是近现代以来的一场难以承受之重的浩劫。以金田起义为代表的起义沉重打击了清王朝的实力,加快了他的“抽心一烂和土崩瓦解之局”的速度。

洪秀全画像

(一)、金田起义为何短短几年内横扫大清半壁江山?历史反面观,假如洪秀全及第,假如林则徐不死。

1827年,虚岁十四的洪火秀开始参加考试,成为童生,然而遗憾的是,此后的四次考试,洪火秀均以落第告终,直到1843年已经三十岁的他最终没能跨过这道比较低的门槛。此前的1837年的第三次科场失意后,洪火秀深受巨大精神刺激,大病一场几乎死去。此后他改名叫洪秀全,彻底与过去进行决裂。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是拜上帝会洪秀全的生日,各地团营的首领见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便在金田村“恭祝万寿起义,正号太平天国元年”。

金田起义

刚刚登基的咸丰帝,在七天后得到确切消息,他调湖南提督向荣、云南提督张必禄率兵入广西进行镇压。随即起用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兼广西巡抚赴桂督师。林则徐接到诏书后虽然重病在身,毫不犹豫立即上路,然而几天后病情急转直下,在路上“昏晕难起”,随即病逝。假如天假以年,得以到广西履职,凭他的能力、经验、名声、威望,是有可能在拜上帝会未成气候之前,加以瓦解。即使来势凶猛,林则徐也不会像后来的钦差大臣赛尚阿那样无能指挥。清朝的根本问题甚至不在于多少天灾,而是在于道德滑坡和上百年积累下的壅蔽全面喷发。而洪秀全为代表的底层,正是这一起来反抗的典型。太平军从金田起义到攻克永安,历时十一月,开仗数十次,如同摧枯拉朽之势,让装备精良的正规绿营军不堪一击。

这些都说明人口压力,官吏腐败,鸦片横流,清廷的矛盾问题如同火山一般集中爆发。加之连续不断的外国侵略,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使得太平军用了两年多时间,就打到了南京,稳坐半壁江山,清廷一时之间摇摇欲坠,更为重要的是支撑清朝运行的精神支柱已经逐渐倾斜。

金田起义

从金田起义的初期战役中,在清军围、追、堵、截的情况下,洪秀全、杨秀清采取突出重围、运动作战的战术,来对付合围的清剿战术。钦差赛尚阿悲观地承认说:“其冯云山等由金田而东乡由东乡而庙旺,由庙旺而中坪、寺村……其实该匪定期捉夫,从容而走,官兵壁上环观,竟有无可如何之势。”《太平天国史料丛编》此外,在洪秀全满口“天话”和“上帝之子”身份的影响下,洪秀全利用“天父下凡”的号令,太平军愈发迅猛壮大。

咸丰帝画像

(二)、曾国藩大办团练,举起儒家文化大旗,力挽狂澜拯救大清已经倾斜的金字塔。

咸丰元年,曾国藩已经发现了大清危险的苗头,他焦灼地数次给新皇帝咸丰上疏,虽然数次碰壁,甚至险些被咸丰定罪。对此曾国藩感叹说:“书生之血诚,徒以供胥吏唾弃之具。每念及兹,可为愤懑。”《曾国藩日记》

曾国藩画像

面对钦差赛尚阿在广西平定太平军不利,朝中多为其开脱讲情,只有曾国藩“以军务关系重大,议处罪名,宜从重者,不当比照成例。”但是会议还是决定对赛尚阿从轻发落。曾国藩不服,“会议罢后,公专折奏请从严议处。”《曾国藩年谱》

赛尚阿因此最终被革职。此前他已经专门针对道光末期清朝百姓正遭受严重的“三大苦难”,为此他写下了《备陈民间疾苦疏》给咸丰帝,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围绕银价太贵,钱粮难纳;二是盗贼太众,良民难安;三是冤狱太多,民气难以伸张。最后曾国藩恳切地说:“求皇上申谕外省,严饬督抚,务思所以更张也。”据《清文宗实录》数据,迄道光末年,各省积欠银两高达2463万余两,相当于咸丰三年户部库银全年收入的51倍,真可谓奄奄一息了。

曾国藩书法

咸丰四年(1854年)2月,曾国藩发表了《讨粤匪檄》。在檄文里,他声称太平军是“荼毒生灵”,“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奇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泉”,接着号召“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这次出兵的檄文是对洪秀全“真神能造山河海,那任妖魔一面开!”进行全面回应。

(三)、一场重大浩劫,这场战争最终成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曾国藩的湘军为何能够最终胜利。

曾国藩能取得胜利有许多偶然因素外,其中关键的战略尤为重要,在用人上他“选士人,领山农”,“湘勇之兴,凡官气重,心窍多者,在所必斥。”曾国藩在战术上就是六个字“结硬寨,打呆杖”湘军每天要花四个小时行军,走三十里,然后接下来再花四个小时挖沟修墙,并提出明确要求:“作壕之法,外内重设,外壕广六尺,深八尺,内壕半之。”修好之后,晚上再把军队分为三班,轮流站岗。这叫“站墙子”。当初投奔曾国藩的李鸿章以为曾国藩制敌克胜有何独特招数前来钻研,结果一看大失所望,事后对人颇有嘲弄地说:“吾以为湘军有异术也,今而知其术之无他,惟闻寇至而站墙子耳。”《异辞录》

相关形势图

在安庆之战中,湘军发扬了他们一贯善于打“呆仗”的特点。他们挖着战壕,一步步将安庆包围了起来,甚至连当地的地貌都被他们挖得改变了。由于安庆是天京的门户,因此太平军不断向当地投入兵力。但在湘军坚固的工事面前,这些援军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到了最后,湘军开始包围天京,他们依旧用老战法,用战壕包围了此城,使天京完全化为孤城。最终,湘军挖通了地道,用炸药炸毁了天京城墙,太平军最终被灭亡。曾国藩虽然名曰“打呆仗”,实际他已然有意无意地摸准了后火器时代的命门,那就是“防守要远远强于进攻”。在那个时代,火器虽然发展到了新的高度,但仍然很难摧毁坚固的防御工事,特别是战壕。在没有坦克的时代,“战壕+火器”就等于无敌,很难攻破。

双方激战画面

到了一战时期,“结硬寨,打呆仗”终于大放异彩。交战双方用“铁丝网+战壕+火炮”组成了立体防御,成为一个不可攻破的屏障。在那个时代,任何一场攻势都会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在索姆河战役中,英国人强行进攻德军阵地,结果在机枪与火炮的攻击下,一天之内便战死六万人。之后,在法国发动尼维尔攻势中,仅在九天内,法军就被德国打死了10万人。

最终,第一次世界大战打成了一个特大号的“呆仗”。由于协约国国力雄厚,最终活活拖死了德国,就像清朝拖垮太平军一样。而这正是曾国藩独创战法。

太平军女兵形象

(四)、岁月从批判走向建设,双方均是推进大历史的重要角色,平定太平军后,曾国藩陷入巨大痛苦,只希望早点离世。

如果不是洪秀全引起的“王杀王”,或许太平军不至于付出如此惨痛代价,内耗加剧了太平军提前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在安庆保卫战时,在湘军攻破城墙后,曾国藩幕僚赵烈文亲临现场,并作了详细记录:“杀凡一万余人,男子髫齿以上皆死,各伪官眷属妇女自尽者数十人,余妇女万余,俱为兵掠出。金银衣物之富不可胜计。”此外赵烈文又写到:“人肉价至五十文一两,割新死者肉亦四十文一两。城破入贼居,釜中皆煮人手足,有碗盛嚼余人指,其惨如此。”、“暴骨如莽,此间亦有露骸数千具,臭气尚勃郁,飞蝇集处,攒黑成片,望之凄然。”《能静居日记》在后来的田京陷落后,凄惨程度更为酷烈,让人不忍直视。

太平军

此外,清廷的代价也十分巨大,从金田起义揭竿而起,就把斗争矛头指向清王朝。太平军的反封建斗争,沉重打击了清朝。

1867年7月21日晚,赵烈文记载了关键的一段日记:“初鼓后,涤师来畅谈。言得京中来人所说,云都门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裸身无裤,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曾国藩再一次蹙着眉头问赵烈文。赵烈文平静地说:“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就是说,现在“天下”治理已经很久了,已经发了太多败坏问题,由于皇上一直很有权威,中间没有先烂掉,所以现在不会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但据他估计,今后的大祸会先从中间崩塌,然后地方各自为政出现军阀割据的局面;并给出明确时间表,大概不出五十年就会发生这种事情。

赵烈文

曾国藩大惊失色问他:“然则当南迁乎?”

按照规律,南迁后往往能维持半壁江山。但 赵烈文的估计是:“恐遂陆沉,未必能效晋、宋也。”清政府已不可能像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偏安一隅。最后曾国藩悲痛至极 ,如丧考妣,以至于曾国藩绝望地说:“吾日夜望死,忧见宗祏之陨”。曾国藩又提出了说出了新的想法,希望赵烈文能重视当朝的恭亲王的“聪明”和慈禧太后的“威断”,能够避免“抽心一烂”、“根本颠仆”的结局。而赵则坚持己见说,我曾见过恭亲王的小照片,认为奕訢“聪明信有之,亦小智耳”,慈禧“威断”反将使她更易受蒙蔽。

清廷退位

之后不久,曾国藩第一次见到慈禧太后、同治帝、恭亲王奕?等,直隶总督之职位使他能近距离观察清王朝的最高层,终于得出了“两宫才地平常,见面无一要语,皇上冲默,亦无从测之。时局尽在军机宫邸、文、宝数人,权过人主。恭邸极聪明,而晃荡不能立足。”在说完甚可忧耳之后,他彻底相信了赵烈文的理论。巧合的是,清朝果然从在此后的45年房倒屋塌,时间之贴近,灭亡形势之精准,无不让人叹服,赵烈文无疑成了最清醒的人物,别人看到的是表象,而他看到了太平军之后的清朝的枯朽灵魂。

参考史料《能静居日记》、《太平天国资料丛编》、《太平杂说》、《曾国藩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