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欧洲,真的是在开罗马帝国的历史倒车吗?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罗马与中世纪这两个时代?

在很多人看来,中世纪欧洲文明是无法比肩之前的罗马帝国。其中的最大因素,就是中世纪列国的分奔离析。很难同相对统一的罗马帝国相比。那么,欧洲文明真的有在中世纪时开历史的倒车吗?

开倒车的恰恰是罗马人自己

欧洲中世纪绝不是对所谓统一罗马的“开历史倒车”!相反,是罗马帝国后期的一系列改变,开了欧洲历史的倒车。这也注定了罗马文明的由盛转衰,并让中世纪替其背负了很长时间的骂名。

罗马帝国的建立本身就是军事与外交联合的产物

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起初作为一个小邦的罗马,通过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操作,逐步成长为一个环地中海的大帝国。几百年的时间里,古罗马从城邦到联盟首领,再到国际强权,最后变身帝国。所谓的一统时间,勉强占其文明历程的一半时间。

前期的罗马皇帝 更像是一个贵族阶层的代言人

在这个过程中,罗马对于周遭地区的兼并是带有不同属性的。不少地方并没有因为罗马权威的建立,丧失他们原有的自治习惯和文化传统。罗马人只是根据不同地方的原始特色,将自己凌驾于各邦之上。因此,一直到帝国的初期为止,罗马都可以算是一个国际联盟的核心。

罗马帝国的境内 存在大小不一的各类自治政体

例如在意大利本土,原本有很多不具备罗马公民权利的意大利同盟城市。他们通过战争和威逼利诱等方式,在公元前1世纪成为了罗马共同体的核心部分。原本的意大利公民,一直是罗马国际体系中的二等人。现在,他们获得了罗马公民权,从而塑造了一个数目庞大的精英社会阶层。至于分布在意大利东西两侧的各希腊或腓尼基城市,则大都保留了原先的自主城邦结构。在更远的高卢或西班牙等地,先前的蛮族部落也会得到一些优待。只有但他们屡次反抗罗马的权威,才会引来军团的镇压和兼并。

罗马人在自己编织的国际体系中,仅仅是拿走了治下政体的部分外交权和大部分的军事义务。罗马也因此保有这个扩张体系中的最高裁决权。

罗马治下的雅典 还保留着独立政体的身份

因此,在罗马帝国建立后,还有很多城市联盟与原有政府机关在独立运作。只要完成罗马给予的财政任务,并在重大事物上保持同罗一致。罗马人也不会过来干涉其他地方的内部事物。尽管有大量的退役老兵,被安排到新征服的省区建立殖民城市,仍旧不能填平这个复杂而多元的体系。

中期的塞维鲁与卡拉卡拉 破坏了帝国内部的旧平衡

但在帝国中期,皇帝的个人权力发生过度扩张。加上原先具有准精英身份认可的公民权被下放,一下子破坏了罗马苦心维系数百年的国际和社会体系。帝国自从就进入了混乱时期,不仅有上层权力集团的内战,还有底层社会的瓦解。作为社会和经济崩溃的同步写照,罗马军队的战斗力就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

前期的帝国军队 是负责高强度作战的精锐力量

之前的罗马军队,主要由精锐的野战军团负责边境上的大规模冲突。这些人按照非常严格的标准训练和维持,并得到次一级的职业辅助部队协助。在很多保留了自治权的地方,内部的治安和基本安全都是自己负责的。若是罗马人有相关需要,还会抽调他们作为临时的辅助部队参战。所以,这种至少三级的武装结构,确保了罗马人不用花钱养百万兵。庞大的帝国仅仅需要20多万人左右的精锐兵团足矣。

在社会精英人口丧失,财富和权力大量集中到数量更少的顶层之后,军队的兵源质量就大不如前。于是,罗马统治者必须招募和维持比过去更多的军队,但却不能获得过去军团所提供的战斗水平。国境线开始被蛮族势力频繁突破,对旧的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

后期的帝国军队 大都只能躲在要塞里不敢出来

之后,罗马人也无暇重建经济规模,转而以类似军屯的小规模军事据点替代。但这又要花费大量的征兵费用,并将部队分散部署在经济凋敝的区域内。当下一次大规模入侵到来时,这些部队顶多只能守住自己的一隅驻地。对于保护区域内的民生经济没有什么作为。大量的平民虽然获得了公民权,却无法获得帝国军队的有效保护。他们或是成为进入大城市的贫民,或是以农奴身份去依附残存的地方土豪势力。更有不少人索性倒戈,带着自己的农业和技术手段去投奔蛮族部落。

罗马帝国为了继续稳固自己的稳定疆域,不得不一面招募大量的蛮族人当兵,一面开始用崛起的基督教作为国教。但这两项措施都只能起到缓解作用,而从长期看会带来更大社会负担。因为这就要求罗马人继续增加军费开支,或者索性放弃原有的很多地方部队,导致更严重的兵力不足。至于基督教的普世性质,又将原有的各地社会结构打破。大量的城市中产和乡村小地主,会在剧烈动荡的局势下破产。作为最高权威的罗马,此时就成了所有事情的负责人。也因此成为了所有问题的控诉对象。

罗马帝国的不作为 让日耳曼人有机会填补空缺

此消彼长之下,众多日耳曼势力就强行进入帝国境内,又很快被认可为实际上的合作力量。中世纪欧洲的封建社会,就是在这种力量变化中诞生的。西欧很多地方的社会经济,要到公元900-1200年间才获得恢复与发展。所以很容易被视为是蛮族的入侵,给罗马时代开了倒车。

可真实的情况却是,罗马人自己开了倒车后又无力掌控局面。只能任由日耳曼人来填补权力真空。被很多人看不上眼的“小国寡民”与“封建秩序”,恰恰是欧洲步入重建的起点。以土地效忠和提供保护为基准的新式封建武装,取得了需要拿钱供养而常常不干活的罗马常备军。尤其是在罗马体系受损最严重的西欧,都不自觉的进入这种休克疗法。

帝国毁灭后的封建国家 正是由负责任的保护者建立起来

但罗马人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帝国。在西部趋于没落和解体后,东部的统治者还依靠稳定的农业和商业收入,维持着自己的半壁江山。他们的留居地,就成为中世纪历史上的拜占庭帝国。一个在东南欧努力坚持帝国体系的罗马遗孤。

然而,前有罗马帝国的毁灭,后面就会有拜占庭帝国的崩溃。从中世纪的历史发展来看,经历了不同起点的西欧与东欧,也最终收获了不一样的结局。

东罗马统治者 继续在君士坦丁堡维持帝国体系

拜占庭帝国一直苟活到1453年被终结,甚至被当做中世纪结束的标志性事件。欧洲西部则重新出现了众多封建性质的国家和自由城市,并分头重建了自己的经济和文明水准。他们彼此之间的互动,又催生了文艺复兴与近代文明的降临。曾经根本不能和君士坦丁堡相比的西欧小城,逐步发展为让伊斯坦布尔汗颜的伦敦、巴黎、安特卫普、里斯本、马德里等近现代城市。

1400年代的法国巴黎近郊

1500年代的葡萄牙首都里斯本

1700年代早期的商业大城 安特卫普

因此,对于到底是谁在开倒车这个问题,绝不能从一个相对简短的历史阶段来做整体评价。因为趋势本身就是曲折前行的。只有把事件前后的时间线都展开处理,我们才能在更加宏观的视角看到历史的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