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日本海军充满咄咄逼人求战气息的单纵阵

陆地作战时军队会摆出队形、使用阵法,海上作战时军舰也需要编组为一定的阵型,以求最大限度凝聚、发挥、增强多艘军舰的战斗力。之前本号文章《甲午海战,北洋海军的夹缝雁行阵》介绍了北洋海军的作战阵型,这次我们来了解一下日本海军的单纵阵。

与北洋海军一样,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阵型和战斗条令也不是在9 月17 日遭遇对方时才确定下来的,日方同样早就制定好了以不变应万变的预案。中、日双方舰队的阵型、战术选择,都不是临战前专门针对对方阵型做出的,而是根据自身特点在战斗前就设计好的。

1894 年7 月23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离开佐世保、踏上战争之路之前, 颁布了一部可能由坪井航三参与制定的战术规则,即战斗条令。这份在甲午战争的历史研究中被长期忽视的重要文献,实际上是整场甲午战争中规范、指导联合舰队作战的圣经宝典,联合舰队在甲午战争中的各次作战行动,无一不是遵照这部规则展开的:

战术规则

([日]海军军令部:《极密征清海战史》卷五,第13—14页)

第一, 战斗阵型。战斗阵型采取以单舰为单位的单纵阵。

第二, 运动。运动应从大处着眼,发挥我之优势,对敌采取先攻击一部, 而后攻击其他,先重创敌舰,而后设法击沉的战法。

第三, 开火的时机。火炮射击不能杂乱无章,必须在到达合适距离后, 集中火力猛烈齐射。

第四, 各舰长各自为战的场合。当旗舰悬挂不管旗,或者虽然未发出不管旗,但是我军阵型陷入混乱时,又或敌舰对我阵型发起冲击时,舰长可以临机决断应当如何自行作战。但是各自为战时需要注意,不能贪功冒进,虽然是各自为战,仍然应当遵守军纪,不能只顾一己战功,而陷全军于不利境地。在各自为战状态下,需要注意以下事项:

1. 必须一直安排专人注意旗舰信号。

2. 不能离开本队过远,自陷孤立。

3. 采用二舰小队战术组合时,小队军舰应互相配合,协力作战。

第五, 航行中的斥候侦察单位位于本队之前,应与本队保持约5海里的间距航行。如果发现敌单舰,其力量较我斥候单位弱时,可以立即攻击。如发现敌方主力舰队,应立即向本队报告,取合适位置等待本队前来一起作战。

第六,游击队加入战斗时,负责寻找机会攻击敌之混乱部分,以及追击敌之运输船。

战斗中的特别信号

1.军舰主桅顶升起一面军舰旗,表示:战斗。

2.升起一面舰队编号旗,表示:各舰等待适当时机开火。

3.升起一面不管旗(旗语“否”),表示:各舰自由作战。

4.升起一面航路变换旗,表示:各舰集合编队。

5.升起一面地名旗,表示:一起右转16点(180度)。

6.升起一面船名旗,表示:一起左转16点。

日本进入议会时代后海军订造的新式巡洋舰“吉野”

从这部充满了咄咄逼人的求战气息的战术规则中可以看出,单舰单位的单纵阵被确定为联合舰队的唯一作战阵型,当年6月下旬佐世保集训的重点训练内容也体现出了这一点。7月25日的丰岛海战中,第一游击队采用的就是这一阵型,而当时承担前出侦察任务的第一游击队,之所以敢于在丰岛海域自说自话向中国舰船发起攻击,依据的正是这部战术规则中的相关条文。

19世纪80年代后,欧洲海军中出现了重新重视舷侧火炮的新思潮,日本海军的主力舰船几乎都有十分凶猛的舷侧火力,将军舰排列成一艘跟着一艘的纵队的单纵阵,是发挥这种火力的绝佳阵型,与之配套的战法是复古的战列线战法,即采用单纵阵的军舰不断以舷侧火力攻击敌方,讲求与对方保持合适的距离,以火力对抗来决胜负,恰好和北洋海军采取的回避炮战、以近战决胜负的夹缝雁行阵相克。只是由于相距尚远,中日双方在各自摆出交战阵型的那一刻,还不知道对方采取的是怎样的阵型。

对日本联合舰队而言,运用单纵阵、战列线战术也存在着隐忧。尽管纵队是一种最简单的阵型,只需各舰跟随前一艘军舰即可,可是当时日本海军新舰较多,舰员对军舰不够熟悉,各舰的航海技能普遍较差,倘若在战斗时不能很好地保持住纵队,导致纵队断裂,甚至纵队彻底紊乱,或者遭到敌方的逼近冲击,那有可能产生可怕的后果。就在向北洋海军舰队逼近的途中,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还在不断发出信号,提醒、督促后续各舰排好队伍, 保持好距离。

不仅如此,联合舰队还存在着各部分无法默契配合的隐患。虽然联合舰队的战术规则已经将指导作战的基本旗语命令简化到仅有6 条,但是正在开向东北方的联合舰队里,存在着政出多门的问题。除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祐亨中将外,还有常备舰队司令官坪井航三少将和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等指挥官,而且他们都各有自己的座舰,甚至坪井航三还直接指挥着一支分队。

9 月17 日中午12 时20 分,北洋海军和日本联合舰队相向航行态势图

虽然理论上伊东祐亨是整个舰队的司令长官,各舰应以伊东祐亨所在的“松岛”舰马首是瞻,不过坪井航三率领的第一游击队在发现大鹿岛方向有中国军舰后,并没有按照战术规则中的规定行事。作为侦察分队的第一游击队没有等候司令长官的指示,也未做出主动等待本队与其靠拢的动作,而是自行其是地向目标海域驶去,明显是自成一体。身为联合舰队战术灵魂人物的坪井航三,官位不及伊东祐亨,可专业素养超乎其上,对纵队战术及舰队指挥技艺的掌握也都超过伊东祐亨,在这种情况下,自以为是、桀骜不驯似乎是难以避免的事情。在第一游击队距离本队较远的情况下,二者要进行有效配合,对伊东祐亨和坪井航三的能力及品行都是重大考验。

至于桦山资纪,其作用是在舰队中随队督战,按理应当超然物外,可是战场风云千变万化,联合舰队难免不会做出令他难以理解的举动,海面上也难免不会发生一些紧急情况。由于和伊东祐亨、坪井航三不在一艘军舰上,无法及时沟通,桦山资纪倘若在自己的座舰“西京丸”上向舰队发号施令,势必会使整个舰队陷入无所适从的混乱当中。

本文摘自《中日甲午黄海大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