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从“红不了”少女到优雅“斜杠青年”

性格跳脱,即便不爱出风头,却依旧是站在风口浪尖的人;追捧与赞誉簇拥下,就注定围绕着更多的争议与质疑。刚入行的她曾被人断言“红不了”,如今历经时光的荡涤,愈发沉淀出成熟感性的女性魅力。赵薇登上《Vogue服饰与美容》二月刊封面,褪去犀利,散发出柔和的洗练,那个被贴上时代标签的赵薇,现在的她,只代表自己。

格纹衬衫、黑色金属饰风衣、印花长裤、金属耳饰、白色短袜、黑色皮鞋

均为Burberry

摄影:陈漫 CHEN MAN

造型:李颖贤 CANDY LEE

优雅的“斜杠青年”

岁月留痕不惧,初心未改始终。无论在银幕前还是生活中,赵薇现在的状态很松弛,很从容。在她身上已很难看到执拗的神态,四两拨千斤的功力愈发臻熟。看似不紧不慢,不缓不忙,但赵薇从未止步于累累成绩,也从未间断尝试突破自我。

裸色蕾丝连衣裙、丝质风衣、金属耳饰、高跟鞋

均为Burberry

接受采访时,赵薇还没化妆,素面朝天却有种难得的真诚爽朗,柔缓的语速下包裹的是极快的思维反应,张扬着理性的意趣

夕阳余晖爬上房间的墙壁,她优雅的侧脸上自然地流露出一种神态,神秘且迷人。仿佛现代女子误入古典情境,她也只用淡淡的慵懒神态轻松应对。

豹纹连衣裙、丝质印花衬衫

均为Burberry

黑白的光影从不是沉闷的代名词,从中生发出更多的触感与层次,轻盈自然,充沛柔软,在黑白光影中的赵薇,举手投足间美不胜收。无论性格与容貌,她都是刚性和柔性的相得益彰。

最近的一个流行词“斜杠青年”,代表着多重身份、多个副业越来越广泛的被认可,赵薇则是名副其实的“斜杆”新人类。无论是做演员、导演、歌手、监制等,都很出色。在不同的身份之间游刃有余地转换,平衡着生活、工作与兴趣的关系,她亦乐在其中。

蓝色拼接上衣、皮质半裙、黑色高跟鞋

均为Burberry

“所有这些身份都是相通的,做演员的时候需要学习声台形表。”当表演成功后,为顺应市场需求,她也出了唱片。转而又攻读导演系,从行业回到校园,充实沉淀自己。当成功转型导演后,也担纲监制之职,帮其他导演出谋划策,去合作、分享、碰撞。

“虽然很斜杠,但都是在一个大的艺术体系里的延伸,而且这种相互的延伸,彼此是能够互相促进的。”

白色衬衫、薄纱半裙、高跟鞋

均为Burberry

赵薇也是真正少有的,能把兴趣做成事业,还做得很成功的人。因为对红酒喜爱,她买下了一个法国酒庄取名“梦陇”,亲力亲为的打理酒庄,从培植葡萄到饮酒礼仪,倾注时间与心血的地方,自然会有成长与收获。

期待每一次的,不一样

导演是“杂学”,更是“博学”,充满掌控力的领域自然需要更多的知识结构去支撑,赵薇深知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会更多地促进你学习,有的人说,什么都不会,就去做导演,但实际上是什么都会,才能做导演。

裸色蕾丝连衣裙、丝质风衣、金属耳饰

均为Burberry

“演员转导演成功的案例是最多的,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的。”所谓的“演而优则导”,不是一句空谈,在她看来,导演即使不是全优的全科全才,也一定要在某一方面极其出众。影视圈的鱼龙混杂不可避免,赵薇也心知肚明,而她在乎的永远是如何做得更好,如何与众不同。

黑色上衣、橘色半裙、绿色羽毛腰带

均为Dries Van Noten

蓝色耳饰 Marni

被问及创作瓶颈时,赵薇也完全不回避:“永远是你有没有更好的想法,哪怕是表演,也得有想法才能演得跟别人不一样,才能演得比别人更吸引观众或者符合角色。”表演如是,导演亦是。

白色斜肩衬衫、半裙 均为Max Mara

白色珍珠耳饰 SHUSHU/TONG

白色镂空高跟鞋 Jimmy Choo

拼尽全力是必须,点睛之笔的才思往往是天赐。而为了这句“要有好的想法”,她总是一次次的逼迫自己,去思考,去发现,去感受,去创造。电影艺术之路的艰辛,总是会被掩盖在流光幻影的银幕之下,但对赵薇来说,身体上的劳累若是能换来哪怕一丝灵光闪现,她也甘之如饴。

“我依然渴望表演”

镜头后的监控机前,导演赵薇已能收放自如,但观众对她的情感羁绊,依旧在那一个个鲜活亮眼的人物角色上。

“小燕子”无需赘言,曾经在全国掀起“生女儿”热潮,改变了一代人对女性的故有认知。那时的赵薇还是初出茅庐的新人,青春最初的纯真和纯粹帮她塑造了这个荧屏经典,“我会在角色身上放大我个人的特质,比如说我演小燕子需要极度的开朗活泼,作为演员就是把它无限放大,变成你的标签。

电影《画皮》剧照

成名之后的赵薇,尝试了许多性格极度反差的角色。《情深深雨蒙蒙》中敢爱敢恨、尖锐敏感的陆依萍,《京华烟云》中外柔内刚、落落大方的姚木兰,《画皮》中的佩蓉默默付出又包容隐忍,《虎妈猫爸》首次演绎当代家庭现实题材的电视剧,“虎妈”毕胜男好强倔强又干脆的性格被赵薇刻画的入木三分。

电影《亲爱的》剧照

电影《亲爱的》则是赵薇又一次演技突破,一个不甘于向命运屈服的农村母亲,固执坚韧,心中只有“孩子”一个信念。这或许是与她本人相差最远的一个角色,“我每次接到一个角色,我会希望这个角色不要像我,我想去塑造另外一个人,所以我没演过特别像我的角色,因为我一直在远离我本身。但如果真有机会演一把‘我自己’,那应该也是挺过瘾的一件事。”

演员,永远是她的立身之本,做了导演的赵薇对表演依旧充满热情,“我是个特例,我当完导演依然很喜欢演戏,依然渴望表演。”她还提到很多导演曾经是很好的演员,但现在不演了,非常可惜。

事实上,赵薇已经三年没有出现在大银幕上了。但她没有女明星的普遍忧虑,似乎从不担心被观众遗忘,或许是过了需要被目光时刻注视的阶段,反而使她更有底气。

新的尝试,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赵薇担任了扶贫题材纪录片《星光》的总导演,不断尝试新鲜事物似乎成了她的“例行公事”。

近几年纪录片渐渐走进大众视野,虽然依旧是小众,但更多的明星影人开始将目光聚集于此。赵薇一直是一个对自我认知极其准确的人,她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做这件事最重要的就是为了公益,而不仅是所谓的个人艺术表达。”

对作品的定位和表达也极其清晰,“把这个纪录片变成一个打动人心的东西就够了,因为很多观众没有养成看纪录片的习惯,所以尽量做到很容易的去观赏,它的诉求跟很严肃的纪录片是不同的。”

田壮壮:白色上衣 Prada;米色马甲、西服夹克 均为Brunello Cucinelli

赵薇: 白色印花衬衫 Burberry

摄影:何刚(studio6)

赵薇还担任了田壮壮导演首次执导话剧《求证》的女主角,在宽敞明亮的摄影棚里,这对师徒碰在一起,赵薇身着白衫,与壮壮导演坐在桌前,两个人眼睛亮晶晶的,都有种童心未泯的干净。这也是她首次出演话剧,好莱坞金牌编剧大卫·奥本(David Auburn)于2000年创作的经典剧本,还有托尼奖和普利策戏剧奖加持。

赵薇饰演一名极有天分的数学天才,晦涩的数学、患有精神隐疾的人物,野心与情感也将碰撞出无限绚丽的火花。从镜头光影到这次的剧场舞台,赵薇又将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体验。

现在,做好一点就行了

1998年《还珠格格》首播,创下万人空巷的收视奇观,过了20周年,记忆也依旧清晰。“当时我就是一个新人,只是想拼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以前以为只要演上女主角就会红,你红了别人才会尊重你,去看你,不然对演员来说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被看到很重要,演员需要观众。”

赵薇依旧坦诚,她总是用最易懂的语言,仿佛跟你像朋友一样闲聊。“现在看这个角色,不敢相信是我演的,还是挺疯狂的。跟二十年前比,最大的不同就是样子变了,我小时候长着苹果一样的娃娃脸,我的制片主任很认真的跟我说:‘你呀,这辈子红不了。’我说为什么,她说你长了张娃娃脸,是不会红的。我那时候二十岁了,但就像个小孩。当时对我来说就是有点失望,也没有想太多。”

谁又能想到命运的际遇会将人带向何方,根本无法预测,无从估计。20年瞬息之间,赵薇早已不是“小燕子”,但她还是那个赵薇,想到就去做到,从未改变。“我觉得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打破所谓的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的观点,应该尊重自己的心意和想法。当然这也不代表说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当你成熟了,你会知道什么真的不该做。”

她本就不是“好强”的人,受过赞誉,历过风雨,现在的追求只是更理想的生活节奏。“谁都想几天才工作一下,其实我对于很多事情都是顺势而为,喜欢就去做,不太喜欢就不勉强自己。要把时间填满也不是问题,但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对我来说就做点喜欢的事情,做好一点就行了。”

镜头前的多面女神,生活中也有无伤大雅的小“癖好”,她会用特殊的方式给自己充电,来保持好状态。“我非常喜欢洗澡,一天肯定要洗两次。”在睡不好和心情不好的时候,赵薇喜欢用洗澡给自己减压放松。“洗完之后就觉得整个人是新的。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给人一种可以好好重头想一想的感觉。”

她是真正“放纵”又随性的女明星,说得到便做得到。不上镜就不节食,一准备上镜就能迅速瘦身,这是她对职业的尊重。收放自如,轻松愉悦,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心态,无比令人钦羡。

“自然,平和,乐观。”

就是现在的赵薇,最真实的状态。

编辑:Tristan

撰文:Doriá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