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票族”的春运囧途/图 最后那种人今年要进“黑名单”!

这两天,一段俩女孩在火车的上下客过道处铺临时床铺休息的视频引发热议。对此,12306方面表示,过道不能也不允许旅客占用,“它是正常通行的道路”。

对于12306的回复,“站票族”的内心是迷茫的……

小编想说:就目前情况来说不太可能,尤其是在春运期间!“站票族”的回家路艰难且艰辛!对大部分人而言,春运回家意味着要面对漫长的旅程、拥挤的车厢、难熬的夜晚……

所以,

不占过道?不存在的

早期的春运“大篷车”

曹宁/视觉中国

1995年1月,春运期间,搭乘临时改装的货运列车回乡的民工们。

还有早期的绿皮火车,过道、车座下面……哪哪都是人。

王福春/视觉中国

1995年,从武汉开往长沙的列车上,车厢太拥挤了,一位光膀子的男子竟然躺在了硬座座椅靠背上,为防止自己摔倒,他不得不用手抓住上面的行李架。

王福春/视觉中国

2008年,列车硬座车厢内熟睡的旅客,由于座位空间不够大,一位旅客甚至躺在了两张座椅之间的地板上。

吴芳/视觉中国

吴芳/视觉中国

2014年1月18日,合肥,L858的车厢里的旅客东倒西歪倒一片,过道拥挤,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吴芳/视觉中国

2014年1月18日,合肥,绿皮车门前狭小空间里叠罗汉的一家人。

演智/视觉中国

2014年2月6日13时25分,由南宁开往上海的k538次列车上,一名男士坐到了车厢接处的洗刷台上。

邓勃/视觉中国

2009年春运列车,到了夜里,买站票的旅客困得不行,站着都能睡。

若还带着孩子,眯一会儿几乎都是奢求,孩子困,父母更是睁不开眼了。

王福春/视觉中国

1991年,从绥芬河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在拥挤的车厢内,一位抱孩子的母亲脸上显露出困倦的神情,但依然紧抱孩子。

温庆强/视觉中国

2013年1月31日,一辆列车的第18号车厢,过道里早已没有落脚的地方,孩子在父亲的怀里沉睡着,而蹲着的大人只能忍着困意,打了个哈欠。

王辰/东方早报/视觉中国

2014年1月12日零点39分,上海南至重庆北K71次列车,父母带着儿子女儿相互依靠着,蜷缩在车厢取水处旁熟睡。

王伟/视觉中国

2013年2月17日,在从北京西到南昌的特快T145次列车的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大人抱着孩子睡着了。

上车早的还能抢到餐车的座位,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邓勃/视觉中国

2008年春运列车,孩子被放到餐桌上睡觉。

视觉中国

2015年1月12日,燕郊到北京的列车上,购买站票的旅客在列车餐厅“蹭座儿”。

吴芳/视觉中国

2014年1月18日,合肥,绿皮车上的餐车工作人员有六七个,到每节车厢售卖最头疼的就是车子如何前进,一趟下来都是几个小时。别说过道过不了人,就连好些洗手间、吸烟区,都成了“自创包厢”,打开门里面的人或站或坐或躺。

车炎/视觉中国

2011年1月22日,前往九江的列车,一家四口团坐在门端一侧的“包厢”里。

王福春/视觉中国

1991年,从上海开往重庆的列车上,挤在过道的一个狭小空间里的一家四口。

御宁/视觉中国

2018年2月3日,济南。没有座票的乘客“塞满”车厢各个角落,过道、车门前、洗刷台、车厢连接处都成了“香饽饽”。

白石/新文化报/视觉中国

2013年1月30日凌晨2时许,广州至长春的T124次列车上,乘客睡在火车车厢连接处。

前一段时间,多起“霸座”事件被接连曝光,迅速成为社会热点。2019年春运严打“霸座族”!7日,铁路总公司公布了8批共1793名被限制乘坐火车的严重失信人名单。

2019年1月9日,广西柳州铁路公安在动车上开展“霸座”事件处置演练。蒋雪林/中新社/视觉中国

对于“站票族”里最出名的“霸座族”!只能提前送你们一句新年祝福望你们早日被铁路局列入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