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馆将展出蒙克版画展,探索他对情绪的精准刻画

大英博物馆将于 4 月 11 日至 7 月 21 日展出《爱德华·蒙克:爱与忧虑》(Edvard Munch: Love and Angst)展览,这是 45 年来英国最大的一次蒙克版画展。

1863 年出生的蒙克,是挪威表现主义画家、版画家。在他的母亲 1868 年死于肺结核后,蒙克由患有精神疾病的父亲单独抚养。 1880 年蒙克为了成为画家而离开就读的工学院。 1885 年前往巴黎,他在那里受到了法国画家的影响,从印象派、后期印象派,到新艺术造型。 1892 年至 1908 年间,蒙克多数时间都在巴黎和柏林度过,他因铜版画、石版画和木版画的表现而成名。

蒙克的绘画带有强烈的主观性和悲伤压抑的情调。他对心理苦闷的强烈的、呼唤式的处理手法对 20 世纪初德国表现主义的成长起了主要的影响。当莫奈在画风景画的时候,蒙克描绘的是爱和欲望,但也有嫉妒、孤独、焦虑、悲伤和精神的不稳定,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呐喊》。

蒙克一生总共创作了 4 个版本的《呐喊》。大英博物馆展出的是其中的黑白石板画《呐喊》(

1895

),这幅版画由奥斯陆的一个私人藏家所有。在 20 世纪早期,这是蒙克作品最广为流传的一个版本。

《呐喊》将在展览的“焦虑与分离”( Anxiety and Separation )部分展出,这一部分还将包括《绝望》(Despair)和《忧虑》(Angst)。《绝望》的画面中,一个人转过身往峡湾里看, Bartrum 说,“也许就在那一刻,他听到了自然里的尖叫。”

蒙克在 1892 年 1 月 22 日的一篇日记中记录了《呐喊》中的感受:“我跟两个朋友一起迎着落日散步,我感受到一阵忧郁——突然间,天空变得血红。我停下脚步,靠着栏杆,累得要死——感觉火红的天空像鲜血一样挂在上面,刺向蓝黑色的峡湾和城市。我的朋友继续前进,我则站在那里焦虑得发抖,我感觉到大自然那剧烈而又无尽的呐喊。”

《呐喊》所表现出的情感强度在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尽管《呐喊》已经成为人类焦虑的普遍象征,但它是蒙克对其成长和经历的一种深刻的个人反应。父母和兄弟姐们的相继离世,严重打击了蒙克的精神与情绪,死亡印在他年轻而敏感的心灵深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蒙克的作品呈现压抑且悲观的原因。蒙克在晚年说道:“病魔、疯狂和死亡是围绕我摇篮的天使,且持续的伴随我一生。”

而两个版本的《忧虑》描绘了一群苍白的、奇形怪状的面孔,表现了蒙克对人群不可名状的恐惧和陌感。Bartrum 认为,这会让在伦敦感到孤独的人产生共鸣。

Edvard Munch, Despair, 1892 Munch-museet/Munch-Ellingsen Gruppen/BUS 2005

Anxiety,Edvard Munch1894 Munch-museet/Munch-Ellingsen Gruppen/Bono via Google Arts & Culture

《嫉妒》(Jealousy)描绘了两个男性和一个女性,女性站在两名男性中间,其中一名男性看向前方,另一名男性情绪低落。女性的脸是红色的,而画面左边的男性脸是绿色的,通常人们将绿色与嫉妒联系在一起,而绿色与表达爱的红色互补。

其他的展览主题还包括与蒙克有过一系列灾难性关系的女性和疾病。

蒙克的母亲在他 5 岁时死于肺结核,蒙克最喜欢的姐姐苏菲在她 15 岁时也因肺结核死去。 Bartrum 说,《病中的孩子》(For The Sick Child)描绘了蒙克“在他姐姐去世那一刻的情感”。

在蒙克的姐姐苏菲死后的 40 多年时间里,蒙克多次回到这一深深影响到他的创伤事件中,以这个主题绘制了 6 幅以上的油画,和其它媒介的表达尝试。在所有的绘画版本中,苏菲都躺在床上,靠在一个白色的大枕头上。画中她的痛苦表情萦绕不去,与一位悲痛欲绝的老妇人紧紧地握着双手。

在蒙克的整个艺术生涯中,蒙克经常回去创作他画作的不同版本。对蒙克来说,这个病中的孩子成为了一种记录他绝望情绪的载体,以及他的愧疚,因为他成为了活下来的那一个,他需要面对自己对逝去亲人的感受。

For The Sick Child,Courtesy ofwww.EdvardMunch.org

发自内心的反叛和对新体验的渴望,使蒙克拒绝了严格的路德教教育,追求一种非传统的生活方式。他周游欧洲,从放荡不羁的文化圈和他的恋爱关系中汲取艺术灵感。

展方考察了蒙克曾生活过的战前奥斯陆、柏林和巴黎,挖掘他带着些叛逆精神、并不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深入分析他对人性和情绪精准的捕捉与生动的描绘。

在这次与奥斯陆蒙克博物馆的合作展览中,观众还将了解到他是如何掌握版画艺术的,探索蒙克的技术创新,和对色彩和黑白题材的大胆运用。

题图为蒙克的Self-portrait. Between the Clock and the Bed,有裁剪,来自Munch Mus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