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评委曾认为,《等待戈多》作者贝克特不是合适得主

爱尔兰作家塞缪尔·贝克特因为《等待戈多》而举世闻名,这位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家于1969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为:“由于他具有新奇形式的小说、戏剧作品,使现代人从贫困的境地得到了振奋。”然而据英国《卫报》报道,近期公开的诺奖评选档案显示,就在贝克特获奖的前一年,瑞典学院还在考虑贝克特的作品是否符合诺贝尔文学奖的精神。

塞缪尔·贝克特(1906—1989),爱尔兰著名戏剧家、小说家、诗人,荒诞派奠基人之一。1969年因其作品“以新的小说和戏剧的形式从现代人的窘困中获得崇高”而获诺贝尔文学奖。

据诺贝尔本人的遗嘱,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将授予一位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作者。获奖者由瑞典学院成员决定,评议过程需要保密50年才可对外公布。近日公布的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档案显示,除了当年获奖的川端康成之外,进入最终决选名单的作家还有塞缪尔·贝克特、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英国诗人奥登。

1月9日,新京报记者从瑞典学院处获悉,1968年评选讨论过程已经公布,有多家国际媒体提前预约获得了部分档案文件,目前瑞典学院官网还没有公布任何消息。而据英国《卫报》得到的档案材料,当年评委会主席安德斯·奥斯特林曾评价道:“对于塞缪尔·贝克特,不幸的是,我们必须对他是否符合诺贝尔的遗嘱精神而存有怀疑。”

奥斯特林说他不怀疑贝克特戏剧的艺术效果,但与他的作品相比,斯威夫特类型的厌世讽刺与莱奥帕尔迪类型的激进悲观主义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奥斯特林认为这是贝克特作品所不具备的。1964年,奥斯特林抨击了《等待戈多》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猜测,他认为该作获奖是一种贝克特式的荒谬。

《等待戈多》剧照

虽然奥斯特林本人不认可贝克特,但贝克特依然是当年的热门人选,其他评委会成员认为他的作品展现了人类的同情心。奥斯特林保留个人意见,而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的贝克特,也于次年获得了这项荣誉。作为爱尔兰文学代表作家,贝克特的成就已然被世人所认可,而他与其他作家的交往是文艺史研究者感兴趣的课题之一,去年贝克特与作家、哲学家拉多米尔?康斯坦丁诺维奇的书信被斯坦福大学图书馆收藏,该校艺术史学者Pavle Levi认为这封信为他们研究欧洲文学复杂的知识网络提供了新途径。

贝克特与拉多米尔·康斯坦丁诺维奇的书信

1968年评选文件的公开让大众得以获知许多当年的评审细节:老舍并不在当年提名名单之中;除川端康成之外,三岛由纪夫与西脇顺三郎都获得了提名。评委会主席奥斯特林心目中的获奖首选是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尽管当时马尔罗位居法国文化部部长;奥斯特林还认为把奖项授予川端康成“应该会证明是公正的、受欢迎的”,同时表示奥登也有资格获奖。

50年的保密期意味着我们直到2062年和2066年才能获知莫言和鲍勃·迪伦获奖始末;到2068年,我们才能了解瑞典学院应对性丑闻的具体细节。为诺贝尔文学奖提供资金支持的诺贝尔基金会希望瑞典学院评奖机制能够透明化,基金会执行主任Lars Heikensten说,瑞典学院长期培养了一种封闭的文化,这终将会在某个时刻受到挑战。

作者 吕婉婷

编辑 张进 校对 翟永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