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CES之旅,我们看到了消费电子行业的 3 个新变化

伴随着各大主流厂商发布会的相继结束,历时 4 天的美国 CES 消费电子展缓缓落下帷幕。

临出发之前,我问了在美国生活十年的朋友一个问题:「拉斯维加斯有什么好玩的?」

「除了赌场和脱衣舞,那边啥都没有。」

这回答非常现实了,但或许 CES 是个例外。

4500 家参展商,18 万参观人次,今年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展给出了新的成绩单。新奇特的电子产品星罗棋布,科技公司展台鳞次栉比,业内人士穿梭其中人头攒动,带着好奇心的公众摩肩接踵。

赌城拉斯维加斯因为 CES 的召开,镀上了科技感的色彩。

当然,一些看不到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影响着这个已有 50 年历史的展会,比如说中国参展商的数量。 2018 年,多达 1551 家中国公司赶往拉斯维加斯,这相当于当年所有展商的三分之一。

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届 CES 的中国参展商数量

下降到 1200 家左右

,比去年少了 20%。华为高管去年激情澎湃的演讲现场不再,百度也是仅保留了一个展位,中兴更是自 2011 年来首次缺席。

当然,在会场南面的 South Hall 中心里,你还是能看到很多来自中国的科技公司——比如专注机器人的优必选、主打人工智能的地平线、抢发折叠手机的柔宇科技、无人机领域的翘楚大疆等,它们依旧把展位放在了最明显的位置。

有趣的是,哪怕是中国参展商数量整体下降,可属于中国参商展区的面积却跟 2018 年差不多大。

或许是因为大型企业的参展面积还在不断扩大,而小型企业的摊位则少了不少,这背后也能说明点问题。

由于没有太多和智能手机相关的消息,CES 展会的看点还是以笔记本电脑、电视、显示器这些熟悉的产品为主,而像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或是 AI 之类的概念,基本每年都在说,但总觉得成为主流还有一些距离。

所以,现在的 CES 越来越偏向行业化,以及主打汽车领域,这是不争的事实。

为了能吸引那些在屏幕另一端、可能连 CES 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网络观众,不少媒体人每天往返于三个主展馆和周边快闪店之间,在人群中随波逐流,就是希望能在各种电视、笔记本电脑和汽车之外,找到那些小众、却足够有新意的设备。

可我也不认为 CES 的存在没有必要。它就像车展、游戏展甚至是钟表展一样,每个行业都需要这样一个能聚集起足够多的同行公司的活动,不仅是为了让从业人士一览新品、洽谈生意,也是在证明这个行业仍然焕发着蓬勃的生命力,有新的东西可以看。

更重要的是,它们所关注的领域,以及展示的新技术,也决定了未来 3-5 年内我们拿到手上的产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笔记本电脑一边学习智能手机的长处,另一边在等待 5G 的到来

同样的外观结构,换上新的处理器和显卡,调整配色和接口,拿到市场上又可以再卖一年,这对于笔记本电脑市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当使用习惯定型后,为何迟迟没有出现有突破性的驱动力?还是说它表现的太好,以至于还不需要被改变?当个人 PC 处于增长乏力的困境时,我们更倾向给出后者的答案。

「除了改掉那个反人类的摄像头外,我们还找不到能够让整体形态变得更好的办法,至少在当前的技术环境下还做不到。」在戴尔的 CES 发布会现场,XPS 部门副总裁 Frank Azor 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然而,形态上的固步自封,不代表细节上的一成不变。我们能看到的是,笔记本电脑正越来越懂得如何从智能手机设备上汲取成功的经验,这既有在外观设计上的借鉴,也有一些潜藏在内部的变化。

比如说全面屏,这基本已经成了当下主流笔记本电脑的首选设计。从华硕 Zenbook S13、联想 Yoga S940 采用的反向刘海设计,到戴尔 XPS 13为了缩小尺寸而选用的微型组件,这些在本届 CES 上亮相的新笔记本都和手机一样,在实现全面屏形态的同时,也在想办法解决和前置摄像头之间的矛盾。

可说到创新的激进程度,这些 PC 厂商往往会比智能手机更为大胆。是的,哪怕是传统 PC 的销量一直没有起色,但一些细分用户群仍然有强烈需求。

像游戏玩家,他们对 PC 配置的要求会更高,换机的频率也比普通用户更快,这自然会驱动厂商做出更多的尝试。

ROG 做了一台 17 英寸的「Surface Pro」

Acer Predator Triton 900

然而,玩家们喜欢这样的产品,普通消费者也会被新鲜事物所吸引,厂商们也乐于将概念产品落地。

毕竟在 CES 这样的展会上,卖货并不是大厂的主要任务,他们反而会更看重用户对自己的品牌关注度。

另一方面,「随时在线」这个词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各大 PC 厂商的宣传页面上。

不管是此前高通为内置骁龙处理器的 Windows 笔电提出的「Always Connected PC」概念,还是本次 CES 英特尔推动的「Project Athena」计划,性能已经不再是这些上游芯片厂唯一会关注的环节。

强调功耗平衡,强调实时联网,强调续航,这些都是笔记本电脑正在向智能手机学习的地方。

为了不让高通从自己手中抢走太多的订单,英特尔甚至在新的 10nm Ice Lake 处理器上推行了「大小核」的搭配。这种设计在移动芯片上已经非常常见,可以让智能手机根据软件需求调用不同的核心,而应用在笔记本电脑上,也是为了平衡功耗和续航。

所以,要不了多久,我们可能还会迎来笔记本电脑的新一轮变革。已经有厂商向我们表态,5G 时代驱动的云端平台,将会进一步解放本地物理设备的计算力,也意味着笔记本电脑可以去掉那些非必要组件,对形态做出更多改变。

不管你使用的是 PC,还是平板电脑或是智能手机,在本地设备只扮演云平台的显示载体的理想状态下,三者或许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融合。

哪怕这样的未来还有些模糊,但已经有人确信它必然会发生。

电视和面板技术的精进息息相关,它们仍然在充当新型屏幕的试验田

在过去几天里,我们看到了非常多的新显示屏,以及新电视,这两个品类一直都是 CES 展会中的焦点,但大部分都离不开屏幕尺寸和面板形态的变化。

至少桌面显示器还在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更大。在本届 CES 上,三星、LG、戴尔、华硕和联想都推出了自家的超宽屏显示器,尺寸基本都在 40 英寸以上,差不多是原来传统 20+ 尺寸显示器的两倍大。

而惠普更是面向游戏玩家提供了65 英寸的显示器,若旁人不说,估计你会直接把它当成一台电视。

当然,宽屏显示器的好处并不只适用于游戏和多窗口管理,它们也支持接入两个视频信号源,意味着你可以在一个显示器上看到两台电脑的画面。

这个情况同样适用于电视和显示器设备。增大尺寸、强化色彩、缩减厚度、消除边框,所有需要拿屏幕显示内容的电子设备,都逃不开这个魔咒。

但屏幕本身并未止步于只是改改尺寸这个程度,从 4K 到 8K ,从弯曲再到折叠,当屏幕分辨率已经远超肉眼可见的极限后,我们终于开始把焦点放在了设备自身的形态变化上。

在本届 CES 中,LG 的新电视Signature OLED TV R便展现了这样的特点,其配备的柔性 OLED 面板不仅足够纤薄,还能像挂画一样卷起来收纳在底部的箱子中。

随之带来的改变还有电视本身的定位。在我们的传统思维中,电视在不使用的状态下,只能以一块黑漆漆的屏幕形象存在于客厅之中。

但 LG 这款不仅能完全收纳起来,还可以只露出上半部分,用来显示时间和天气等信息,完美解决了电视在闲置状态下的实用性。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三星的 Micro-LED 技术。它吸收了三星 OLED 面板的自发光特性,同时能实现真正的无边框设计,所以三星还将其打造成模块化的组合方案。

这意味着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将屏幕拼接成不同的尺寸,而三星更是在现场组成了一面高达 219 英寸的 The Wall 巨型电视墙。如字面意思,它真的就像是高墙般屹立在你眼前,加上无边框的结构,只要稍微走远点,就完全可以忽略模块之间的缝隙。

虽然目前受限于成本,这两款电视的造价都非常高昂,短时间内也无法普及到寻常家庭之中,但毫无疑问,LG 的卷轴屏幕和三星 Micro-LED 拼接模式,正在颠覆电视原有的形态,重塑电视在客厅中的形象定位。

我们相信会在未来几年里,看到更多的同类产品。

巨头们更频繁地在 CES 上刷存在感,没人希望失去物联网的掌控权

业内的一些大公司,早已经没有参加行业大会的习惯。比如苹果,每年例行召开 WWDC 和秋季发布会的它,基本不会在 CES 进行展示和营销;而 Google 和亚马逊至少会在打广告这点上积极点,但重磅新品还是会留到自己办的大会上公布。

然而,你仍然无法忽视这三家巨头的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尤其是 Google Assistant 和亚马逊 Alexa 这两个语音服务。在多场发布会上,它们被屡次提及——大至电视和汽车,小到一个门铃、窗帘和灯泡,基本只要是能联网的东西,厂商们都恨不得能塞一个语音助手进去。

你还可以在 CES 主会场门口看到一整个 Google 的临时场馆,主要就是展示 Google Assistant 语音助手的各种硬件,旁边还有一个免费拿奖品的巨型扭蛋机,这东西光是排队就得排上 2 个小时。

事实上,巨头们的竞争在 CES 召开前就已经打响了。第一个发起攻势的是亚马逊,亚马逊设备部门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透露,迄今已有超过 1 亿部设备预装了亚马逊的 Alexa 服务,还说光是《生日快乐》这首歌就唱了几百万次。

而 Google 也不甘示弱,随后也在 CES 召开后宣布接入自家 Google Assistant 的设备量达到了 10 亿台,虽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 Android 手机支撑起来的,像智能音箱和物联网之类的设备只占了其中一部分,可起码在声量上为自己扳回了一城。

这也成为了今年 CES 上最劲爆的新闻之一。

在过去,如果你想在电视上观看 iTunes 里面的电影,或是收听音乐,只能将苹果自家的 Apple TV 盒子和电视机连接到一起,还得注册一个 Apple ID。

但现在,苹果直接把自己内容服务放在了一个第三方平台上,这确实非常少见。不止是三星,光是这届 CES 上,我们就先后看到包括索尼、LG 和 Vizio 在内的数家电视厂商,宣布自己的新电视会支持苹果的 Airplay 2 连接协议。

还有 HomeKit,作为苹果的智能家居平台接口,Belkin、宜家、TP-Link 等几家公司都推出了集成 HomeKit 的产品。苹果还专门为此举办了一场非公开的小型沟通会。

这也是为什么,鲜少在 CES 上露面的苹果,今年也学 Google 一样包下了场外的巨型广告牌,还写了一句「What happens on your iPhone, stays on your iPhone.(在你 iPhone 上发生的事情,只会留在你的 iPhone 上)」的标语,强调自己对于隐私安全问题的重视。

面对来势汹汹的 Google 和亚马逊,苹果仅靠自己的 HomePod 和 Apple TV 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也难以构筑起足够吸引人的物联网生态;而为了摆脱 iPhone 对公司整体营收的束缚,也促使它需要进一步拓展自己的服务业务。

认识到这点的苹果,应该还会在今年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也迟早会就电视内容,和 Netflix 等流媒体服务展开竞争。

我们应该对消费电子设备的明天,抱以更高的期待吗?

无论有没有亮眼的新技术,产品是否足够吸引人,只要 CES 仍然会在每年 1 月份召开,这个行业还是会对它保持最大的关注度。

Uber 的自动调价算法大概能从侧面印证这个情况——在 CES 开展前,打车到主场馆只要花 15 美刀,而等到 CES 正式开幕后,同一时间地点,打 Uber 的费用会暴涨到 35 刀。

事实上,每年 CES 展会举办的时间,也是拉斯维加斯人流最密集的时候。

另一角度来看,CES 也不只是单纯的厂商对消费电子产品的展示,你也可以将它看作是一次行业创新技术的大型预告。那些从实验室里呱呱坠地的新鲜技术,正在摸索着想要成为现实中令人着迷的优秀产品,带动着整个行业乃至整个世界向前发展。

但经过这几天各种新品的巡礼后,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一种割裂感——一方面,我能接触到大量最尖端的技术,万物互联、空中汽车、智慧城市,他们或许就代表着未来;但另一方面,当我回到酒店躺在床上又会想,为什么需要空中汽车,万物互联能带来什么好处,智慧城市会有哪些变化?

海量的展示仅仅只是展示,还没有构筑出一个有力的答案。

或许 CES 就像是一个海市蜃楼,勾勒的未来在某处确实发生着,只是不在目之所及的当下。

当然,革新并不总是时刻发生的,厚积才能薄发,我们所处的当下大概就是积累的沉寂期。就算这一次的 CES 没有那么魅力四射,也不是 CES 的问题。我们只需要稍事等待,技术成熟之时,大概就是 CES 大放异彩之日 。

本文由木斯和肖钦鹏共同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