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苹果虽股价大跌,却一切安好

前不久,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接受了CNBC编辑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的专访,谈到了该公司采取的重大举措。此前,苹果警告投资者,其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和iPhone销量都陷入疲弱。截至周二收盘,苹果股价今年以来累计下跌4.4%。

在采访中,库克分享了他对苹果的未来以及与中国贸易谈判持乐观态度的原因。他还谈到了苹果和高通(Qualcomm)之间的法律纠纷,并预测苹果的遗产最终将围绕其医疗创新展开。

以下是采访摘要:

克雷默:库克,你知道我总是喜欢说:“拥有它,不要交易它。”但现在,人们会说:“吉姆,给我提供些买股票的投资理由”。

苹果公司最近半年股价走势

库克:嗯,你知道,我从不试着出售股票,而是试着销售一种产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们长期管理公司。苹果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创新文化。这个团队在创建硬件、软件和服务,并使它们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协同工作。

其次,我们有非常庞大的(智能设备)安装基数,一年前达到了13亿,在过去的12个月里增加了1亿。第三,业内客户满意度和忠诚度最高。所以你可以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如果你有很活跃的安装基数,有很多重度客户,那么你的产品业务就会有经常性的收入。

然后,由于我们建立的生态系统,其中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开发人员和应用商店提供服务,我们在2010年建立了服务业务,你知道,2010年(服务业务的)营收刚刚超过70亿美元。而在2018年,这项业务的营收超过410亿美元。我们承诺,到2020年,我们将使2016年的数字翻一番。

当然,我们在资本配置方面对股东是友好的。所以你需要把所有这些东西放在一起,这些都是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创新、客户满意度以及我们客户的总体规模和忠诚度。

克雷默:好吧,我认为大多数科技公司的创新都不如苹果。你们冒了很多风险,有些甚至是我认为无法取得回报的。举个例子,过去我们在脖子上缠上一根可笑的(耳机)绳子,然后我们就有了AirPods。我们喜欢现实时间的哑巴手表,现在我们有了能拯救生命的智能手表。我们喜欢又大又深的接口,然后我们得到了闪电接口。我们喜欢索尼2000美元的无反光镜相机,直到我们有了能拍出更好照片的iPhone X。那么,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模式?在我看来,这是错误的。

库克:是的,我认为这也是不对的。但我告诉你,我关注的是客户。所以每个季度都有顾客发言,他们每年、每天都在发表自己的看法。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感到满意。所以当我阅读顾客的电子邮件时,他们告诉我Apple Watch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他们告诉我智能手表是如何激励他们变得更健康,更积极的。他们告诉我,他们发现了AFib(房颤)。他们告诉我,他们发现自己的心脏出现了以前不知道的问题,如果他们不去看医生,他们可能已经去世了。

这些都是改变人生的事情,我们将机器学习嵌入到手机的硅芯片中。你知道,这不仅使我们的电力效率在非常小的包里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性能提升,而且它允许我们在手机上操作这些数据,在手机上进行交易,而无需踏入外部世界。

关于隐私问题,我们一直站在(保护)隐私的正确一方。但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这是我们建立起来的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你能用手机拍的照片,就像你说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想记录自己的生活,这些是改变生活的东西。今天早上,我拿起手机,看到了一段一年前的记忆,我看到我侄子还有对我很重要的人,他们的脸和照片就这样出现了。你有个幻灯片,这些东西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我们的用户也很喜欢它们,这是最重要的。

克雷默:我有个5岁的女儿,她非常喜欢苹果手机,甚至曾说过:“听着,爸爸。如果你像你妻子那样把它放进洗衣机,我就会买个新的。但是你不能从我冰冷的手里撬开它,因为我爱它。”她不是个升级谜,因为你做了最棒的产品。我们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你是怎么做的?

库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她很开心。现在,如果她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升级,对她来说也许升级就太麻烦了。也许她担心数据的传输。

所有这些,我们都想提供帮助。你知道,我们有专卖店,你在里面可以聚焦最好的客户体验,帮助人们设置他们的新手机,确保所有的数据转移。同时,也允许他们出售当前的手机,这看起来像是运营商以前提供的一种补贴,它抵消了新手机的部分成本。

克雷默:好的,现在,我们要谈谈其中一些人,一些唱反调的人。我们以前也谈到过他们,特别是当股价大幅下跌的时候。韦德布希的一位分析师说:“苹果显然面临着最黑暗的日子,遇到了发展的挑战。现在说iPhone XR失败还为时尚早。但早期迹象显示,这显然是个失败的产品。”你想对那些说iPhone XR失败的人说什么?

库克:让我告诉你我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事实是,事实是什么。自从我们开始推出iPhone XR以来,它一直是最受欢迎的iPhone,从我们开始发货的第一天一直到现在。

克雷默:但是比较而言呢?

库克:我是说,我还想卖得更多吗?我当然想了。我当然想多卖点。我们正在努力。但就产品本身而言,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创新产品。它采用了一系列先进的技术,从带有神经引擎的芯片到嵌入到全屏液体视网膜显示屏中的安全技术。我们是业内第一个这样做的公司。iPhone XR是iPhone有史以来电池寿命最长的产品。

我是说,这太不可思议了。你可以拍到你的生活和你所爱的人的照片。我的意思是,它超过了很多你可以买到的独立相机,现在已经没有人用独立相机了。因此,这些东西给客户带来了很大的价值。就是这样。

说到反对者的声音,我过去就已经听了一遍又一遍了。我在2001年听到过,在2005年、2007年、2008年、2010年、2012年和2013年都听到过,你可能一次又一次地从同一个人那里听到相同的话。

我并不是在辩护,这里是美国,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苹果有一种创新的文化,而这种创新的文化再加上这些难以置信的东西——忠诚的顾客,快乐的顾客,这个生态系统——很可能被低估了。

克雷默:当你决定不公开硬件销量和披露营收低于预期时,市场对这两种情况的反应都让你感到惊讶。

库克:老实说,我对市场从来不感到惊讶。因为我认为市场在短期内很容易激动。而我们考虑的是长期发展。因此,当我诊断公司的长期健康状况时,我发现它从未像现在这样好过。

产品生产线再好不过了,生态系统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我们的服务都很成功。让我们以可穿戴设备为例,好吗?可穿戴设备,主要是智能手表Apple Watch和无线耳机AirPods。我不是在预测。可穿戴设备的营收已经比巅峰时期的iPod营收高出了50%。现在,我想每个人都会说,这是一个对苹果来说非常重要的产品,充满了创新,很可能是公司走上一个非常不同的发展道路,并打入其他市场。

因此,Airpods正变得无处不在,人们喜欢它。它采用了各种技术,这些技术很管用。

克雷默:关注贵公司的分析师仍在继续考核手机销量,他们并不是在考虑营收。然而,如果是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他们会支付28倍的市盈率。你是不是被错误的人关注了?

库克:我认为我们的故事没有被很好地理解。我认为,华尔街的一些人对苹果并不是很了解。例如,有一些人认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是在给定的90天内,iPhone的销量是多少,或者营收是多少。

这在我的关注清单上排在很靠后的地方。关键是,如果有人决定晚一点买一部iPhone,因为他们可以更换新的电池——我们给了他们很大的折扣——所以他们会决定再使用一段时间,我对此并无异议。

我想让顾客开心,我们为他们工作,所以重要的是他们感到很快乐。因为如果他们高兴,他们最终会用另一种产品来代替那个产品,而围绕这些产品的服务和生态系统将会获得蓬勃发展。

克雷默:这些分析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理解他们的难题,蒂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手机是其中很大的一块。

库克:是的,但如果你真的回顾一下苹果的发展历程——在我们上一个财年,我们有1000亿美元的营收不是来自iPhone。而在最后一个季度,如果你计算除iPhone以外的东西,那么这些业务的增长率是19%,一笔大生意的19%。

克雷默:话又说回来了,它是一家包装消费品公司,而不是一家科技公司。为什么不接受并说:“你知道吗?我们只想被别人关注。”

库克:(笑)我不认为我们要选择被谁关注。

克雷默:我不知道。你们是家大公司,也许你们可以。现在,我有一些想法给你,好吗?我昨天和沃尔玛的一些人谈过了,他们谈到,你们可以与沃尔玛和Flipkart(备注:印度最大的电商,2018年5月被沃尔玛收购)合作,用廉价手机来征服印度市场。

库克:是啊。对我们来说,我们就是要制造出最好的产品来丰富人们的生活。所以我们不是要做最便宜的产品。我们想创造一个巨大的价值,但这不一定是最便宜的。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看到的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有足够多的人,我们可以通过销售最好的手机来获得真正的好生意。

现在,随着我们推出iPhone X,然后是后续的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我们知道并非每个人都想要花1000美元去买手机。所以我们做了iPhone XR,我们将把尽可能多的先进技术带到这部手机中。

克雷默:好吧,让Flipkart来做补贴吧。

库克:而且我们(iPhone XR)的定价正好在iPhone 8和iPhone 8 Plus的价格之间。但在印度,总的来说我们会全力以赴,这是一个主要的关注点。如果你看看我们是怎么做的,这些年来,我们(在印度的业务)已经从1亿美元、2亿美元发展到了去年的20多亿美元。

但我们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我们想在那里开店,我们正和那里的团队紧密合作,我相信我们将来会有更好的结果。我今天不想进行预测,但对我们来说(印度)是个重要的市场。

克雷默:你现在面对一些唱反调的人。有些唱反调的人并不是分析师,例如高通。高通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你,“你会来谈判的。你不得不这样做。你在德国输掉了诉讼,在中国输掉了官司。等着看到你屈服。”你要屈服吗?

库克:没有。听着,事实是自从去年第三个季度以来,我们就没有和他们进行过任何和解谈判,这是事实。所以我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我们与高通的问题是他们没有授权政策,我们认为这是非法的,许多不同国家的监管机构都同意这一点。

其次,高通有在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性的基础上提供专利组合的义务,但是他们不会这么做的,他们要价过高,他们有很多不同的战术来做到这一点。不只是我们这么说,你可以看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审判结果。

克雷默:好吧,我们来谈谈竞争。我经常提到的另一家创新公司是亚马逊。他们的语音助手也很棒。你们也有语音助手。这就有点像比赛。如果你有无限的资金,你把它投入到语音助手上,它会让Siri变得更好吗?

库克:嗯,我们在Siri上投入了大量投资。如果你看看Siri,我们现在大约有5亿多台设备在使用Siri,每个月被使用超过100亿次,它支持21种不同的语言,出现在30多个国家。

所以我们试着去做,我们试图创造一个全球性的产品。我每天都能得到越来越多的好东西,质量正在提高。你知道,语音助手的发展是一段永无止境的旅程。我们说话都有些不同,我有南方口音,但不像以前那样浓厚了,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对我们不断创新的能力充满信心。

克雷默:好的。最后一个问题,医疗保健服务方面你们准备怎么发展?

库克:在服务方面,你将看到我们今年宣布新的服务,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我不想告诉你是什么。

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变得很重要。这些都是我们觉得很棒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在医疗方面,尤其是在你的健康方面,我相信这是一个领域,如果你放眼未来,回顾过去,你会问一个问题,“苹果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什么”,这将是关于健康的问题。

因为我们的生意一直都是为了丰富人们的生活。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地通过智能手表和我们用ResearchKit和CareKit创建的其他东西进入医疗保健领域,并将用户的医疗记录放到iPhone上,这将是一笔很大的生意。

这对人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正在使它普及,并赋予个人管理自己健康的权力。我们只是在这件事的早期阶段,但我确实希望未来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是苹果对人类最重要的贡献是在健康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