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会后苦等10个月启动上市 华林证券评级创5年新低

近日,华林证券在发审委过会近10个月后终于启动了上市进程,即将登陆A股。华林证券此次发行总数2.7亿股,网上发行8100万股,每股3.62元,发行市盈率22.98倍。

不过,作为2019年第一只即将上市的券商股,华林证券独特的家族式标签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公司多个高管职位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林立有亲戚关系,包括母子、夫妻、表兄弟等。

其中,林立与股东钟菊清为母子关系,与董事、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潘宁系夫妻关系,林立与监事会主席钟纳系表兄弟关系等。

综合来看,来自深圳的林氏家族及其关联人,持有其发行前拥有超过80%的股份,即使在发行股份完成后持有股份数也逼近80%。华林证券被称之为“中国首家家族式券商”当之无愧。

此外,2018 年,由于监管趋严及投行业务受到行政监管措施而扣分等影响,华林证券在证监会对证券公司进行的评级大幅下滑,从2017年的A级降至 BB 级,成为近五年来最低一级。

公司未来的治理及发展会不会因强大的家族背景触发风险,评级的下调对于未来的创新业务发展会不会形成掣肘,成为投资者关注的话题。

家族式券商隐忧

华林证券的即将上市再次将家族券商这一特殊券商引入投资者的视野。纵观华林证券的最新招股说明书,其发行前的十大流通股东只有三家即发起人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怡景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深圳希格玛计算机有限公司,而且股权相对集中。

报告期内,林立持有立业集团99.67%的股权,为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林立通过其控制的立业集团间接持有华林证券17.40亿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71.62%。按本次公开发行 2.7亿股测算,本次发行完成后,林立仍为华林证券实际控制人。钟菊清持有公司控股股东立业集团 0.33%的股权,钟菊清与林立为母子关系。

同时,林立与监事会主席钟纳系表兄弟关系;钟纳与妹妹钟蔓共同100%持股的深圳希格玛计算机有限公司作为华林证券的第三大股东,持有公司8.43%的股权。

“家族企业大多就是这样的,一家子都在企业任职,并不奇怪,”一位资深市场评论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尽管大家各司其职,独立行事,但是家族式的管理多少还是对公司治理产生影响,只是大小的问题。”

对此,华林证券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披露了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风险:林立夫妇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有重大影响,虽然公司建立了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通过公司章程、股东大会、董事会、独立董事制度及关联交易决策制度等制度性安排减少实际控制人损害公司利益的可能,但是仍然存在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可能利用其控股地位对公司人事、经营及财务决策等进行不当干预从而损害。

事实上,为了规范整个证券公司行业,特别是规范券商控股股东的行为,证监会2018年已经研究起草了《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并征求意见。

在《规定》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券商控股股东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00 亿元;主业具备持续盈利能力,最近5 年原则上连续盈利,最近3 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人民币1000 亿元,主业净利润占净利润比例不低于50%等。此外,《规定》还明确要求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证券公司股权的比例不得超过1/3。

华林证券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立业集团净资产为158.42亿元,显然并不符合《规定》的要求。此外,其于2017年度营收也仅有45.65亿元,与《规定》中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人民币千亿的标准相差太大。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华林证券从过会到上市拖延这么久的最大症结所在。

评级创5年新低

证券公司的评级结果一直以来被投资者视为衡量券商各项业务发展的重要指标。

华林证券招股说明书指出, 2014 年至 2018 年,公司分类评级结果分别为 B 类 BBB 级、A 类 A 级、 B 类 BBB 级、A 类 A 级、B 类 BB 级,公司自评分数经监管部门审核确定为109.00、108.50、109.40、107.30、104.05。

那么,2018年的“BB”级无疑是华林证券近五年来最低一级。

据了解,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是证券监管部门根据审慎监管的需要,以证券公司风险管理能力为基础,结合公司市场竞争力和合规管理水平,对证券公司进行的综合性评价,主要体现的是证券公司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的整体状况。

对此,华林证券招股说明书表示,其主要原因是由于监管趋严及公司投行业务受到行政监管措施而扣分等原因造成的。

同时,在相关风险提示中可以看到:公司存在不能持续符合监管指标的风险。目前,我国证券监管部门对证券公司实施以净资本及流动性风险防范为核心的风险控制指标管理,证券市场行情的变动、业务经营中的突发事件等均会影响到本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的变化,当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时,证券公司的业务开展将会受到限制,甚至被取消部分业务资格。

在此情况下,如果本公司不能及时调整业务规模和资产结构使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持续符合监管标准,将可能失去一项或多项业务资格,给业务经营及声誉造成不利影响。

“华林证券估计也没有多少创新业务的体量,目前从整体的行业环境来看,不是券商的创新业务周期,所以评级对华林证券的创新业务影响不大。”一位中型上市券商非银行业研究员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但是从A降到BB幅度还是太大了。”

不过,也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2018年普遍降级的券商确实不少,华林证券并不算特殊。

进入2019年,面对公司家族式管理的质疑与评级的下降是否会对未来的创新业务有所影响,《华夏时报》记者向华林证券发送采访函,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属于静默期,暂不便接受访问,望谅解。一切信息请以对外披露信息为准。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