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湖过期疫苗事件:防范低级错误唯有实施和罪责相当的惩戒

文 | 敬一山

江苏省金湖县儿童接种过期疫苗事件持续发酵。据媒体报道,家长反映此次过期疫苗不只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还涉及卡介苗、乙肝疫苗、甲肝疫苗、A群流脑疫苗和麻腮风疫苗等,有的过期时间达8个月。人民网也从金湖县卫计委证实,除发现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过期外,当地亦发现有其他品类疫苗过期问题。

最新消息显示,江苏省卫健委已派出联合督导组,于1月8日赴金湖县督促指导相关工作,责成当地认真核实,查明原因,立即整改,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

这次金湖过期疫苗事件暴露的最大问题,是基层疫苗管理的混乱状况令人触目惊心。从现有的信息看,要发现过期疫苗,根本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只要核对一下批号和生产日期,这样的低级错误完全可以避免。可就这样一个低级错误,竟然可能持续多年,最终还是被家长意外发现的。官方至今无法核实清楚到底存在多少过期疫苗,到底多少孩子身受其害。

去年的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至今仍让人心有余悸。如果药厂源头生产的疫苗就有问题,无疑是将每个孩子推入险境。可是这一次的过期疫苗事件让人们发现,即便解决了源头的安全问题,到了注射终端,到了公共卫生部门这里,依旧隐患重重。除了家长,似乎没有人把孩子的安全放在心上。

是因为缺乏制度吗?其实我们已经有了《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和《预防接种工作规范》等相关制度,只要相关工作人员严格按照规章流程办事,绝不可能发现不了过期疫苗。把已经明显过期了的疫苗批号,熟视无睹地写到孩子的接种本上,这显然不能归咎于规章制度缺失,只能说是工作人员毫无责任心、敬畏心。犯错的成本太低,是疏忽失察的最核心原因。

对于疫苗终端管理混乱的原因,网上也有一种猜测。虽然疫苗的管理主要是防疫系统,可是注射却是在卫生院,而防疫系统没有权力直接监管卫生院。卫生院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疫苗注射缺乏动力,所以才会胡乱应付。这种部门冲突的怀疑是否成立,当然需要政府系统的调查给出结论和解决方案。

无论怎么说,事关所有孩子安危的事,绝不应该演变成近乎“无人负责”的混乱局面。此前金湖在过期脊灰疫苗被曝光之后,已对该县卫生系统免职3人,5人被立案调查。但是这样一个性质恶劣、民愤很大的事,只是对疾控中心领导班子及相关科室成员免职。如果这就是最终的结果,显然板子打得太轻,不可能起到警示和预防作用。

过期疫苗事件远比人们起初预想的严重。就金湖来说,必须尽快查清这一现象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波及多少孩子。及时做好善后弥补,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同时有必要将之当做基层治理的样板,彻底梳理整个疫苗从厂家到注射进孩子身体的全部流程,搞清楚核心问题点在哪里,是否存在部门利益冲突而导致的安全盲点。

在梳理清楚问题之后,更核心地是要提高犯错乃至犯罪的成本。疫苗安全无小事,对于发现问题的个人和部门,必须从严惩戒。连生产日期都不看就敢把疫苗注射进孩子身体,简直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没有和罪责相当的惩戒,就不可能提高相关人员的敬畏心,也就不可能防范低级错误。

从严惩戒的诉求,其实已经体现在正在征求意见的《疫苗管理法(草案)》中。按照草案,接种人员接种过程违法规范造成严重后果的,轻则停业,重则吊销执业证书甚至追究刑事责任。而监管部门不正确履行职责的,要依法从重追究责任。

只是从条文来看,依然有必要进一步细化。比如“造成严重后果”,像金湖这样给上百名儿童注射过期疫苗,即使暂未发现有生命危险,可算不算“严重后果”呢?

对于监管部门的责任描述,同样有细化完善的必要。领导不力和滥用职权等描述,还是流于宽泛。法律的威慑力在于能被执行,以金湖的案例对照疫苗管理法草案,还是不能清晰判断各部门到底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因此,好好解剖金湖过期疫苗事件,也有助于完善《疫苗管理法(草案)》。以法律理顺疫苗的监管流程、明确不同部门的责任,同时明确不同行为的具体罚则,才有助于防范低级错误,保障孩子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