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工资、广告增速为负、招商创新低…电视台寒冬已至

纸媒频频传来停刊的消息,折射出媒体行业的焦虑。如同被新媒体冲击的纸媒,被PC端和移动端不断冲击的各大卫视,也迎来了寒冬。

本文约2445字,阅读全文约需14分钟

01

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

“电视民工”却已7个月没拿到工资

2018年12月初,一个自称在辽宁广播电视台工作的年轻小哥,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短视频,视频中他自称“电视民工”:“我们和农民工最大的区别在于,从劳动法律的角度来说,不能拖欠农民工的工资,但是我已经7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

随后,名为“辽宁台欠缴社保”的微博账号也发布了这条视频,该账号还发布了大量辽宁台拖欠员工绩效工资、长期欠缴员工社保的内容:

网络上流传的一张图片中,也有其他知情人士爆料:辽宁卫视已经发不出工资了。

其实“辽宁电视台不发工资”的传闻早已有之,半年前,百度问答中就有相关的问题:

如此看来,“事业单位肯定会给”这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到12月已经不能满足所有人了。

而其他电视台虽然还不至于几个月不发薪水,但降薪、减薪的却绝不是个例。

传媒圈曾提到一个普通二三线城市的年轻电视媒体人,他说,“我没有和别人比较,我只是在和自己比,从入台到现在收入已经实现了连续四年下滑。”与此同时,他所在城市的房价两年内已经翻了几番。

此外,上述知情人士还称:河北卫视也基本靠贷款在维持,央视首次出现了不招应届毕业生的情况。

02

2019卫视广告招商创新低

湖南卫视或不足去年总收入1/4

广电总局财务司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广播电视广告总收入1518.75亿元,同比下降1.84%,是广播电视广告收入首次负增长。

回顾2018年,电视台营收堪忧,降薪事件频出。

展望2019年,似乎也面临艰难困境。

临近年末,各大卫视纷纷结束了2019年的广告招商。然而,与往年的风光无限相比,今年的卫视招商异常冷清。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去年的招商冠军湖南卫视在2019年的黄金时段资源招商额为13.09亿,黄金时段在各个卫视中招商能力最强,几乎能够贡献超80%的招商额。13亿,仅占到湖南卫视去年同期50.69亿招商额的四分之一。而今年的招商冠军北京卫视,目前广告签约额仅为20.3亿元,同样远不及湖南卫视去年同期的招商数据。

目前,浙江、江苏、东方三大卫视都未公开透露2019年的招商额。不过,在卫视招商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预计三家卫视的招商成绩也不理想,难逃招商额骤降的命运。

据娱乐资本论报道,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就表达了对于大环境变冷的感悟:“2018年注定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今年我们行业经历了一个非常大的震荡,整个媒体环境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而且,为了吸引广告主,电视台在招商价格政策上动了不少脑筋。湖南卫视的招商优惠套餐,里面就有“门道”。

湖南台将广告资源整合打包成了一个总价值3500万元的“标准套餐”,每半年为1季。第1季到第4季的合作价格分别是2500万元、2800万元、3100万元、3400万元,但如果直签2季,便宜300万元;直签4季,便宜1800万元。

一线卫视尚且需要巧做设计,二三线卫视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今年的情况是,你能找到客户,他能给你投一点,就不错了,你就不用管他们是什么类型的品牌了。”一位省级卫视广告部的负责人李新海这样评论2018年末的招商情况。

李新海发现,金主们对电视台越来越“抠”了。

“过去广告客户的预算80%投放到电视台这块,现在全年的广告预算只有20%投放到电视台,顶多不会超过30%,各大卫视就是在20-30%的预算中去抢夺一份。”

03

收视造假、政策限令、爆款缺乏

电视台迎来艰难的考验

金主为什么越来越抠门?

电视台收视率造假的黑幕是笼罩在电视台招商上的最大乌云。

2018年9月,知名导演郭靖宇在武汉大学演讲时,公开向收视率造假宣战,并在微博发表这篇题为《起来,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的演讲稿,揭露了电视剧收视率的黑幕:剧方不购买收视率,卫视就绝不会给你播出。购买收视率的成本达到该卫视买剧价的70%,直指江苏卫视收视率造假,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也已经展开调查。

收视数据对广告商的说服力进一步下降,如果业内环境无法在短期内做出改变,对电视台失去信心的广告商还将加速逃离,电视台的招商困境也将进一步恶化。

其次,从年初开始,各种“限令”接连推出,卫视端面临的风险在加剧。品牌从疯狂撒钱到如今开始理性谨慎、精打细算。

原来酒类品牌十分青睐卫视,受到广告法的限制,白酒类一个晚上只能放两个品牌,再加上消费环境的改变,不得不降低投放。

而内容上受到的限制更多。原定于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拼播的《如懿传》,最终受最严“限古令”影响变成了腾讯视频全网独播。排播也从最初“先台后网”到如今渐渐成为趋势的“全网独播”。

影视公司、受众、广告主都在往视频网站迁移。

除了政策带来的风险之外,卫视另一个致命短板是,内容制作的水平不及网站。

今年网综和网剧异军突起,《延禧宫略》《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国有嘻哈》等热门内容都是网剧网综。但尴尬的是,卫视缺乏吸引品牌主疯抢的头部大爆款。

就连广电系最炙手可热的IPTV都感受到了压力,2018年5月,世界杯直播引发的IPTV、OTT之争牵动了很多电视媒体人的心。

因为移动可以在平台上线直播的话,意味着政策给予广电IPTV的优势不在。

这里的政策,指2000年颁布的《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与购买,其他各电视台不得直接购买。

一名IPTV的新媒体编辑直言,没有政策的加持,IPTV与互联网视频产品的竞争根本毫无胜算。“这个行业或许终将成为优爱腾的天下。”

相较于纸质媒体,电视台获得了更多喘息的机会,但这一切已经像广告业务一样步入了寒冬。某种程度上,资本在这一行业将趋利本性展现得更为淋漓尽致。

电视的转型升级,并不会比报纸容易一丝半毫,在很多层面,可能更加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