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点名批评,《知否》病句频出的背后,原来还有黑幕

都听人说“正午(阳光)出品,必属精品”。

然而在巴塞君看来,冯绍峰、赵丽颖夫妇主演的《知否》,是要打破这个定律了。

人气是日益攀升,相反的,评分却接连下跌。开播至今,豆瓣评分已从8.1跌落到7.6分。

还未等我们细细品味剧情,剧中的台词就让网友们炸了锅。

品味一下这些病句,真的是小学生级别的低级错误——

连《人民日报》都忍不住加入吐槽行列,以《知否,知否?语文老师按住了颤抖的手》为题目发文。

除了病句外,《知否》剧中还出现谦辞、敬辞不分的现象。

开篇袁府到盛府下聘,刘琳扮演的大娘子王若弗,向前来赴宴的客人说了一句“款待不周”;

盛紘的官场同仁前来贺喜,说的却是“小女嫁了个好人家”。

前者是将敬辞做谦辞,后者是将谦辞做敬辞。

一句话:用反了!

这水平不应该啊!要知道《知否》的编剧曾璐和吴桐,可是执笔过高分剧《战长沙》的人。

本是给观众们吃了个定心丸,结果没想到,我们服下的是颗扎心丸。

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个关于《战长沙》编剧署名的瓜吸引了巴塞君的注意。

据瓜所说,《战长沙》的原著作者“却却”参与了剧本写作,却被侯鸿亮(正午阳光董事长)以“写坏了”为由没给署名,而最后编剧一栏出现的,就是曾璐和吴桐。

这似乎就解释了,为什么从《战长沙》到《知否》,编剧相同,剧作水平却断崖式下跌。

“战长沙作者却却说是她自己写的《战长沙》剧本,然后导演骂了抢走了书名,也就是说《知否》的编剧可能并不是《战长沙》的编剧?”

难道《知否》才是两个编剧真实的水准,所以才导致了病句频出?

却却

作者“却却”早前就为此事维权,她罗列了进组写剧本的时间线索——

2012年9月1日,剧组开机在即,她丢下手里剧本进组写戏;

4个月后,13年12月30日,剧组临近杀青,“却却”与制片人通过短信确认有署名;

但成剧后,编剧一栏却无“却却”的名字,制片方玩失踪——

“制片人电话不接,短信不回。2014年3月播出后,任由我被各种流言攻击。7月为播出才得以接见。”

终于肯见面却是列举作者各种罪状——

“为了不给署名,宁可把我叫过去列举各种罪状,骂我把剧本改坏了,我死宅嘴笨说不过你,只能回来哭、做噩梦。

就因为一句话,四个多月的心血付诸东流。这种羞辱和否定,任何正常人都忍不了。

”却却“称自己常在半夜惊醒、做噩梦——

“何况我还很宅,跟人一个月说话不超过100句,不知道怎么去排解。因此造成很严重的身体问题和精神问题,只能拼了命自己给自己加油,码字,不停码字,因为这种恐惧常常夜半惊醒。”

但“却却”并未提到自己参与的工作量具体有多少,按照另外两位编剧的微博日常所言,她们也是参与了剧本改编的。

比如我们熟知的“湘湘怂恿孩子们去偷顾清明的洋灰事件”,是两位编剧吃火锅聊出来的点子。

还有湘湘的吃货人设投射了曾璐个人的喜好。

关键是,播出的剧本与“却却”改编的是否一致,或者一致的部分有多少。

据网友@-刀寒-称——

“她跟组写《战长沙》从头到尾,剧边拍她边写的,明明是照着她改的拍了,却还怪人家改坏了,死活不肯给编剧署名,那你倒是照着没改的拍啊。”

不过“却却”只放出了一张剧本的照片,正午方面也未理睬,我们也看不见原稿,无法比对。

剧方也有粉丝认为,电视剧在导演和制作团队的努力下,质量提高了八度,原作者编不出这样的高度,没有署作者的名恰恰是挽救了这部剧。

这个心理也正是制片方的心理。

却却还是新人,编剧圈里的那些被坑多了的编剧就显得老道许多。

编剧李亚玲(代表作《北京爱情故事》)听说了“却却”的遭遇,也是从这个心理给她分析的。

多次被坑后,李亚玲显得老道许多,她一句话就问出了关键点——

是否制片人一开始叫她去时,她没提署名的事?

“却却”说自己忙于改稿,确实没提。在离开时才想到,制片人也答应了。

李亚玲指出,”却却“刚进组时,没有和制片人谈好合约,是造成后来的局面的重要原因。

因为这是制片人普遍的心理——

他们会觉得,作为新人,你跟组学到了很多东西,这就是给你最大的报酬了。至于名字,我爱署就署,不署你别争,只要你真有这个悟性,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虽然,他们这样的想法未必合理,但这就是现实。”

所以《战长沙》播出后,剧方给了“却却”一个剧本统筹的名称,也许这是他们愿意给她的“最大恩赐”。

剧方是很不满意,可作者一直跟组到最后,拍摄完毕的剧肯定是采用了作者的部分劳动。

制片人答应署名后,却临时反悔,再以一顿臭名历数人家的罪状,确实不是一个顶尖制作公司该有的工作态度和精神。

编剧的心血和制片方要的质量从来都水火不容,可现实是制片方财大气粗,一手掌控着编剧的生死。

编剧署名事件在编剧圈中堪称是家常便饭,同电影相比,电视剧因为集数偏长,涉及众多编剧,更容易产生编剧署名权的纠纷。

同样是山影名剧《北平无战事》也发生过编剧署名的问题。

我们只知道该剧是由一级编剧刘和平完成,直至这份联合声明出来后才发现——

原来刘和平在前期筹备时邀请了胡强、刘桉两位编剧,两人进行了大量的资料搜集工作,并执笔创作完成了故事梗概、人物小传、分集梗概等。

按照合约规定,刘和平按每集15000元向胡强支付稿酬,胡强作为编剧助手享有署名权。

相比于刘和平千万级别的稿酬,这样的小助手还是很划算的,而且小助手能挂靠大编剧,也是双赢。

但该剧中间搁置了一段时间,两位助手就不能继续工作,直到该剧又播出,两人认为刘和平所推翻重写的内容与自己之前的创作很相似,却没有署名。

但法庭判决,两位助手对剧本没有独创性贡献,多为记录刘和平口述的内容,因此驳回他们的诉求。

双方各执一词,都有自己的道理,但问题是我们的行业从来没有给编剧们应有的话语权。

很多大编剧的名字被拿来挂个名,团队下的无名小编剧们日夜奋战,最终成品与他们无关。

多少部热剧好剧,捧红了演员,打响了导演,却从不见编剧的影子。

他们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话语权,稿酬拿得很费劲,连基本的署名权都被剥夺。

影视行业一边诉苦好的编剧稀缺,一边却仍然继续压榨编剧们,如此恶性循环,怎能有好的作品?

编剧写得好坏是一方面,是否给编剧尊重也很重要。

观众们并非愚人,如果剧的水平肉眼可见地下跌,我们是不会一遍又一遍地相信狼来了的故事的。

@Movieb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