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大师柯布西耶大展亮相国内,精彩不容错过

建筑师勒·柯布西耶

如何定义柯布西耶?他是传奇建筑师,以无与伦比的理论与作品开辟了现代主义建筑的未来;他是艺术家,以纯粹主义发掘艺术的新可能。柯布西耶的多变、丰富与传奇,让同一个人的每一次解读都能有新的惊喜与感悟。

=========

每个世纪、每个民族,都会诞生杰出的建筑师,而能被全世界都以“伟大”相称的,几乎唯有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一人。在历史长河中,他的思想和创造历久弥新,筑就了建筑史上的现代主义革命。

建筑师勒·柯布西耶

对每一名建筑师而言,你可以崇拜柯布西耶,也可以对他无感,但你无法否认的是——你永远无法摆脱他带来的影响。无论是贝聿铭、安藤忠雄、诺曼·福斯特等早已获得过普利兹克奖的大师,还是正在画图室内埋头苦干的建筑系学生,柯布西耶对所有建筑人来说,就是现代建筑的标杆,是现代主义建筑设计的信仰。

印度昌迪加尔城市规划

2016年,由柯布西耶设计的17座建筑作品,以“柯布西耶现代建筑系列作品”的名义加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些遍布七个国家的代表作,跨越了柯布西耶完整的创作生涯,贯穿了其“不断求索”的建筑精神。

马赛公寓

从遍布世界各地的地标建筑,到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系统理论,这位自学成才的传奇人物以对建筑的一腔赤诚,回馈于亟需改革与突破的社会和时代——他真正做到了:用建筑改变世界。

就在本月10号,由苏州美术馆、法国柯布西耶基金会联合主办的展览,“勒·柯布西耶——色彩的交响乐”空降苏州,引领观众从建筑、设计、绘画等多个层面,走进这位大师丰富而传奇的一生。

时尚芭莎艺术值此大展开幕之际,也带领读者们从5大角度出发,再次解读勒·柯布西耶。

1位导师

柯布西耶其实不是他的本名,原名查尔斯·爱德华·让那雷(Charles-?douard Jeanneret-Gris)的他,出生在瑞士一个以钟表制造闻名的小镇上,他的父亲也是一名钟表匠。少年时的柯布西耶在当地一所美术高中学习,在那里他遇到了此生最重要的一名老师之一。

拉图雷特修道院

这名年轻的老师叫查理斯,他在回到家乡教书之前曾在巴黎系统学习过艺术与建筑。虽然回到小镇工作,但他仍然尽心尽力地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同样年轻的学生们,柯布西耶就在其中。

印度昌迪加尔城市规划 内部细节

“他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把我从平庸的命运中拯救了出来,他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建筑师。当时我16岁,我接受了这一建议。”柯布西耶在老师的引领下对建筑产生了非同寻常的热情,而老师对他也是十分欣赏,认为他拥有成为一名真正建筑师的天赋。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老师告诉他,建筑师可以通过自己的创造解决很多社会问题,这样的教诲使柯布西耶在其一生中都带着崇高的社会责任感去不断突破建筑的边界,力图赋予建筑更加丰富、永恒的价值。在老师的鼓励下,1907年,年仅20岁的柯布西耶开始第一次游学。从此,他的传奇人生正式拉开了序幕。

弗吕杰城

在之后的历练中,柯布西耶遇到了奥古斯特·贝瑞(Auguste Perret)三兄弟,让他从古典主义中解脱并体验到了钢筋混泥土的魅力;在德国时,他还在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门下学习,在德意志制造联盟里看到了机械生产与工业化的未来。

费尔米尼文化中心

虽然这些长者让柯布西耶真正系统、专业地学习了建筑知识,开启了他对建筑的探索,但追根溯源,瑞士小镇里的查理斯老师才是他最初的启蒙者。老师的热情与理想被缓缓注入柯布西耶的理想中,促使他最终走上了建筑之路。

朗香教堂 内部细节

2次出游

如果说,柯布西耶最大的成功是带领建筑迈进了现代主义的大门,那这正是源于他丰富的经历。如果没有足迹遍布欧亚大陆的游学经历,那柯布西耶也不会在前人筑就的伟迹中寻找到未来的方向。

印度昌迪加尔城市规划 内部细节

柯布西耶的第一次出游源自启蒙老师的鼓励。他遵循着前辈们惯有的路线:从巴黎开始,途经罗马、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古城,感受文艺复兴与古典主义之美。柯布西耶一路看、一路画,他的速写本中全是各地建筑的草图。

朗香教堂 内部

终于,在意大利的卡尔特修道院内,柯布西耶感受到了建筑给予人的震撼。在这座远离喧嚣的修道院内,严肃的宗教用途与日常生活必备的功能,能够在同一个空间内随时转换,“这是一座可以给人带来喜悦的具有人性的建筑,这是一座独立、安静、深刻的家的中心。

拉图雷特修道院

强大的功能性与外表的艺术性兼备,让柯布西耶找到了建筑本身应该拥有的、一种理想的居住模式。40余年后,在这座修道院的影响下,柯布西耶完成了拉图雷特修道院。

拉图雷特修道院

在设计初期,神父提出了他的需求:“为一百个躯体和心灵提供一个安静的居所。”这样的要求正与多年前,柯布西耶在卡尔特修道院获得的启示不谋而合。在最终的设计中,修道院如同一个自给自足、自我承载的容器,在宗教、生活等多个层面,为教徒们提供了最佳的场所。

拉图雷特修道院 内部

柯布西耶的第一次出游很快就结束了。回到巴黎后,他进入了巴黎美院观摩学习,而在路易十四时期就形成的布扎体系(Beaux-Arts),与当时迅速增长的人口、不断扩张的城市化需求完全相悖,这让从未被学院体系束缚过的柯布西耶大失所望。

柯布西耶在修道院内进行设计

在短暂地停歇后,柯布西耶再一次上路,这一次,他选择向东而行。他和好友从柏林出发,途径布拉格、布达佩斯、布加勒斯特,一直到达君士坦丁堡,然后再折向南方,最终抵达雅典卫城。没有任何积蓄的他,凭借对建筑强烈的好奇心完成了整个旅途。

勒·柯布西耶《拜占庭教堂内部》,纸面蜡笔和水彩

和第一次的欣赏学习不同,柯布西耶开始深挖建筑与当地历史文化、环境风俗的关系,他对建筑的理解已经超越建筑本身,由内向外更进了一步。他将此次东方之行的所见、所闻全部用文字记录下来,最终出版了《东方游记》。

在书中,他回忆自己面对宏伟的古迹时曾说道:“在肃静的圣殿里流连几个钟头,让我生出一股青春的勇气和坦诚的意愿:做一个合格的建筑师!”

柯布西耶草图中的保加利亚老城

柯布西耶草图中的苏莱曼清真寺

可以说,一生中数次出游的经历,使柯布西耶领略了建筑于不同历史文化背景下,扮演的角色与创造的价值。而在古典之美的基础上,身处人群之中的他能够让建筑走出神殿并贴近真实世界。而深受差异性的启发,柯布西耶的建筑拥有他人所不及的包容性与开放性,这样的气质在时间、空间的流逝变化中永不褪色。

朗香教堂

3档书刊

除了记录东方世界的《东方游记》,柯布西耶的一生中还出版了三部/系列最重要的著作刊物,分别是《新精神》《走向新建筑》《光辉城市》

1920年,柯布西耶定居巴黎。在这段时期内,他对绘画和设计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而长期以来的建筑工作暂时搁浅。他结识了纯粹主义画家奥尚方(Amédée Ozenfant),并和他以及诗人德米(Paul Dermée)创办了杂志《新精神》(L'Esprit Nouveau)。

杂志《新精神》封面

杂志的内容涉及艺术、设计、文学等多个方面,与刚刚起步的建筑事业相比,正是这本杂志,为柯布西耶敲开了巴黎艺术社交界的大门。为了迎合艺术圈的潮流,他在此时才正式改名为勒·柯布西耶。

拉图雷特修道院 内部

在第四期杂志中,柯布西耶与奥尚方共同发表了《纯粹主义》,作为这一艺术流派的正式宣言,柯布西耶在其中阐述了自己的审美思想。他将几何美学从绘画延伸至更加广泛的造型领域,包括建筑设计,大力颂扬机械美学。

柯布西耶为自己设计的小屋内部

自此以后,柯布西耶在《新精神》上连续发表数篇文章,大力呼吁建筑设计领域的革命与突破,提倡建筑走上平民化、工业化、功能化的道路。所有理论与想法最终汇集为《走向新建筑》——这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

拉罗歇别墅 内部

《走向新建筑》作为柯布西耶理论的集大成者,主要否定了19世纪以来固守成规的建筑设计观念,主张创造适应新时代实际需求的建筑。从“工程师的美学”出发,建筑师应怀揣社会责任感,以功能性为依据,让住宅成为“居住的机器”,人才是建筑的核心。

马赛公寓

在理论支撑下,柯布西耶为了全方位满足人的需求,在实践中创造了两套基本“模度”,统一的比例能够为工业化的量产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从马赛公寓,到更大规模的印度昌迪加尔市,柯布西耶创造的黄金比例成为其对现代建筑作出的又一大贡献。

勒·柯布西耶《模度I》

1933年,随着《光辉城市》的出版,柯布西耶的理论再一次得到了升华。这次,他从过往单个建筑的实践出发,延伸出了他的终极目标:“建设一种与传统城市截然不同的、能够适应现代工业化生产方式和汽车时代的现代城市。

柯布西耶对“光辉城市”的构想

在著作中,柯布西耶极尽想象与过往经验,以详细的文字描绘了他心中的理想都市。他不仅自愿为巴黎、里约热内卢等城市进行重新规划,还将这些前卫的方案送到了各个国际组织中。但这一次,他的激进与大胆并没有得到赏识:“这些时时刻刻都在朝我吐口水的人,你们可曾想过,这些方案饱含着一位心系天下、与世无争的人全部的心血。”

马赛公寓共18层,有23种不同户型,可供1500-1700人居住。7/8层为公用设施,满足居民的各种需求,幼儿园设在顶层,通过坡道可至屋顶花园。

诚然,柯布西耶的功能主义是将建筑的目的回归至人类本身,但大胆的他在创作生涯晚期最终忽视了人的社交需求。但这些晦涩激进的理论撕破了古典主义高高在上的嘴脸,带领人们走进了建筑设计的新纪元。

马赛公寓 内部

4重身份

柯布西耶和他的画作

在建筑师的身份之外,柯布西耶还是一位杰出的画家、家具设计师、作家。柯布西耶曾提到,他首先是一位艺术家,而不仅仅是一位建筑师。他所精通的多种艺术形式相辅相成、相互给养,赋予了其作品跨领域的生命活力。

勒·柯布西耶《Bull III》

勒·柯布西耶《珐琅板》,1965年

贯穿其一生的纯粹主义和功能主义,仍旧在他的绘画、家具设计中可见一斑。而作为一名走在时代前端的建筑师,他必须拥有深厚的文字功底,以此向人们展示他心中对未来城市无限的设想。柯布西耶为世人留下了400幅油画、50件雕塑、80余本著作杂志、100多种家具设计。

勒·柯布西耶设计的家具系列

柯布西耶一生中最喜爱的作家之一是塞万提斯。唐·吉坷德身上的“骑士精神”,正是他在建筑探索之路上的一盏明灯——无论前途是光明璀璨还是注定失败,都要秉持自己的“新精神”,义无反顾地向前。

勒·柯布西耶《巴汝奇》,红木木材,1964年

5个观点

而在这向前的路上,柯布西耶以无与伦比的创造力从1915年的“多米诺体系”开始,不断提出新设计、新方案。而他对心目中现代主义建筑最具体的要求,被归纳于“新建筑五点”(Cinq points de l'architecture moderne)。

萨伏伊别墅

这五点要素分别是:底层架空、屋顶花园、横向长窗、自由立面和自由平面。具体的设想落实在实践中,柯布西耶最终创造了马赛公寓、萨伏伊别墅、朗香教堂等一系列代表作品。

拉图雷特修道院 内部

柯布西耶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正是来自他对脑海中的设想,具有一种近乎于偏执的执行欲。基于他的天赋,最终实现的作品都成为了经典,为现代主义建筑树立了永恒的标杆。从宏大而抽象的假设到具体而可行的要求,柯布西耶身为开路者,无可挑剔。

萨伏伊别墅 内部

“五十万人口中的每一个个体,共同组成了明日都会中的居民,他们享受着天空、大海和山峦的美景,这些景致在公寓窗口徐徐展开,令人鼓舞,给人愉悦。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如此,这就是规划的力量。”——柯布西耶历经一生,依旧天真浪漫。

这股童真的力量隐秘而伟大,它使柯布西耶对陈旧迂腐的过去宣战,催生出光明的都市未来。建筑师自柯布西耶之后已被重新定义。草图中画的不仅仅是一幢楼屋,它们更肩负着一座城市对居民的承诺,一座城市对未来的期许。

正在展出

展览:勒·柯布西耶——色彩的交响曲

时间:2019.1.10-2.17

地点:苏州·苏州美术馆

[编辑、文/景雨萌]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