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过年也有春运,送亲友洗发水都不送酒

韩国春运期间,火车票与长途汽车票,也会紧张,但没有中国那么夸张。他们的春运,主要体现为高速公路大面积堵车。韩国电视台报道春运,一般是动用直升机,盘旋在各大高速公路上空,现场直播大堵车的盛况。

■文|市井财经 王元涛

日本人不过春节,因此在日本占领时期,韩国也被迫取消了春节。但在民间,迎接农历新年,依然是一种半秘密的快乐仪式,尤其是每个正常家族联系情感的重要节点。

到1999年,韩国政府正式从法律上恢复了春节,其主要标志,就是法定三天的公共假期,韩国人俗称“红日子”,即在日历牌上,这三天被印成红色字体。

和中国人的习俗基本相反,韩国人是中秋上坟祭祖,春节则以阖家团圆为主,当然,大年初一,在家庭内祭拜祖先的仪式,也还是少不了的。

为了团圆,全国人民大移动的春运,在韩国就同样是个热门话题。春运期间,火车票与长途汽车票,也会紧张,但确实没有中国那么夸张。他们的春运,主要体现为高速公路大面积堵车。

我当年在韩国教过一个成人学生,每年春节前一两天,他都要从首尔出发开车带妻儿回全州乡下老家。平时两三小时的车程,他每次都要开十小时以上,按他的话来说,那基本上不算开车,而是挪车。

我也问过他:明知道会堵车,为什么非要往里挤呢?他一脸无奈:公司只在那个时候放假,我有什么办法?

反正,年年堵车,他们已经具备了丰富的经验,水带足,食品带足,书带足,手机充好电,滞在路上,就心平气和地野餐、读书、玩游戏好了。

况且,凌晨时分,风尘仆仆地闯进故乡小村,人喊犬吠,几乎会惊醒半村人,也自能体现出一种克服千难万阻也要奔向家族的深情厚意吧。

韩国电视台报道春运,一般是动用直升机,盘旋在各大高速公路上空,现场直播大堵车的盛况。想来,他们现在也应该使用无人机了吧?不知深圳的大疆公司在韩国有没有开设分部,这笔生意,或许有的做。

回故乡,见父母,天经地义。可是,如果父母不在了,怎么办呢?韩国人的习俗,是兄弟姐妹聚在长兄家。长兄如父,在韩国可不是说说就拉倒的,而是有经济地位做支撑的。

按韩国法律,一个家庭的父亲过世,其名下遗产的一半,归长子;另一半,由母亲与其他子女均分。所谓长子继承制,在韩国依然活生生地存在着。当然,遗嘱另有规定除外。

比如大财阀家族,一般就不会执行这种制度,像三星公司前任会长李秉哲过世后,大部分遗产并没有留给长子,而是交到了第三子李健熙的手上。量才授产,也算是对财富的一种明智保护。

而长子继承制的法律与习俗,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益处很大。企业主过世,长子能够比较顺利地拥有企业,名正言顺地避免纷争,从而保持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完整,利于企业稳定运营。如果一家小企业,被两三个儿子均分,那会埋下多少争斗的隐患?

近些年,中国南方北方,好像都流行到酒店里吃年夜饭。韩国人却没有这样的习惯。家里吃,才是年,这种观念对他们来说牢不可破。

在我生活的深圳,很多像样点的饭店,早早就把年夜饭的桌位订出去了,有时候都替他们犯愁:就算是用双倍工资,恐怕也不容易让足够多的服务员留下来坚持工作吧?

读到过一些描写韩国人吃年夜饭的文章说,因为很多女性是专职家庭主妇,每逢春节,正是她们大显身手推出花式盛宴,从而体现自身价值的好时机。

这个,恐怕有走马观花、浪漫想象之嫌。至少,在我接触过的韩国家庭主妇中,没有一个人表示过类似的自豪感。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聚到一起的男人们,整天就知道喝大酒,玩花牌,而她们在厨房里,有做也做不完的各种杂碎活,烦都烦死了。

过大年,送好礼,东方人都在乎这个,韩国人自不能免俗。

我在首尔生活时,每年春节前夕,也会收到不少学生或朋友送的礼物,最常见的,就是新春大礼包,里边一般有牙膏、洗发水、沐浴乳等,全是日常必需品。韩国人送礼都这么实在实用,这样说,应该算是一种表扬吧?

韩国人过年不送酒,这是与中国人最大的不同。当然,富豪老板们,可能互相赠送昂贵的洋酒,这个我不太了解。但平民百姓,确实没人互相送酒。为什么呢?因为韩国的烧酒品种单一,价格低廉,完全不可能用来充当礼物。

不少韩国朋友初到中国,发现琳琅满目的白酒品种之丰富,价格差距之巨大,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而在韩国呢,从公司高管,到送外卖的后生,平时喝的,基本上是同一种酒,二十一度真露。有曾旅游韩国的朋友可能皱着眉头品尝过,不管好喝不好喝,它就是韩国销量最大的“国民酒”了。

我当年也曾好奇,中国高度白酒那么好喝,为什么不能大规模引进韩国,把他们的烧酒一举取代了呢?事实上,有五粮液和水井坊公司尝试过,发现难度太大。

除了一些有过长期中国生活经历的留学生,普通韩国人碰都不碰中国白酒。原因可能很多,我至少知道一个,那就是,韩国人举杯就干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换成白酒,三五杯就把人放倒了,这哪里还是酒,简直是毒药。

我知道一些朋友看韩剧,会有疑惑:为什么他们吃顿烤肉,还表现得那么欢天喜地呢?说实话,这个,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说韩国人穷得连肉都吃不起,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应该说,主要还是生活习惯的问题吧。

一碗饭,一钵汤,三五小碟泡菜,这就是韩国人日常的标准餐,在家这么吃,在饭店也这么吃。说他们爱好节俭?其实也未必。我就认识好多韩国朋友,他们每顿吃五十元的饭菜,然后要花一百元去喝一杯咖啡。按我的笨脑袋想,把两份钱加一起,吃一顿肉,有什么难的呢?

因此,了解了韩国人吃饭与吃肉的习惯,我们也就不会嘲笑他们送礼居然会送肉了。当然,能作为新年礼物的,一般都是所谓的韩牛,也就是韩国地产的牛肉,确实贵,单价大概是猪肉的五六倍以上。

在韩国,无论是美国还是澳洲,只要是国外进口的牛肉,就比韩国地产的牛肉便宜很多,这一点,也是和中国完全相反的。

王元涛,吉林人,曾任韩国《亚洲经济》总编辑,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及《汉城汉城》等。现居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