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后还会有音乐会吗?

Alev Takil摄

文 |孙鹏杰

提到钢琴独奏音乐会时你的脑海里会浮现什么画面?灯光昏暗的音乐厅里,一架钢琴放在舞台中央,追光灯打向一个孤独的身影,他身着礼服走向观众,鞠躬、坐下,观众安静等待,钢琴家调整好状态后,音乐就从他的指尖迸发出来,旋律流淌,俘获台下的观众。在很久以前,如果你想去听顶级的演奏,或者至少在你笨拙的演奏水平之上的演奏,你惟一的途径只有去现场看音乐会。但是如今因为科技的发展,我们已经有无数种欣赏音乐的方式了。只需要打开手机中的音乐软件,那些历史上殿堂级的演奏家就能“跳”进你家里。对于音乐爱好者来说这当然是个大福利,但同时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在这么多欣赏途径之下,音乐会的现场演奏魅力何在呢?演奏的形式能否打破它的单一性,在未来发展中增加古典音乐的观众基数呢?

独奏音乐会的开创者李斯特

李斯特指挥音乐会

虽然现代独奏音乐会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固定模式,这种模式几乎一直保持了两个世纪之久,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这里我们应该感谢弗朗茨·李斯特给我们带来了现代独奏音乐会的模式,钢琴家如同征服钢琴巨龙的英雄那般深深赢得观众的心。实际上,在李斯特之前,音乐会是由多种演出形式组成的,比如几首钢琴独奏后是女高音歌唱家的演唱,然后再到弦乐四重奏,再有几首钢琴独奏,或者再到钢琴三重奏等。大型的作品也经常被分散演出,所以奏鸣曲或甚至交响曲中的不同乐章会被拆分演出也是很正常的事。那个时候,独奏和室内乐更多是以沙龙的形式演出的,而不是在大音乐厅里,而且还偶尔可以见到演奏者在曲目之间走进观众席中和嘉宾朋友们聊天的场景!当时许多演奏者往往也是作曲家,音乐会中很大一部分的内容都是弹他们自己的作品,或许因此大家都没有背谱的习惯。肖邦就曾经跟一位正在弹奏他作品的学生说:“你还是看着谱弹,背谱弹显得曲子好像是你在即兴创作的一样!”

后来这一切被李斯特打破了,他把音乐会(concert)变成了“背诵”钢琴独奏会(piano recital)。当时人们奇怪,在钢琴上如何“背诵”呢?但是李斯特确实在欧洲各大音乐厅巡回演出,创造了现代独奏音乐会的形式:背谱为观众普及了大量其他作曲家的经典作品,并且改变了钢琴的摆放位置,让它侧向外,利于声音向外传给听众且使观众能欣赏到他潇洒的英姿和营造一种狂热的李斯特演奏形象,这样的钢琴演奏效果是那个时代前所未有的。而回看历史,这样疯狂炽热的钢琴演奏也随时间而逝,再不复返,恐怕现在只有流行歌星才会有如此效果了。

现场音乐会的吸引力在哪里

让我们把思绪拉回现代,回到如今拥有众多娱乐选择的世界。现在去现场听音乐会吸引力又是什么呢?主要的魅力还是人们可以听到现场的演出效果。这有点像我们蜂拥去现场观看奥林匹克运动会,即使我们有车有船可以比人行动的速度快得多,但是现场观看顶级水平的人类竞技还是一种别样的、激动人心的体验,钢琴也不例外。另外,无论多么完美的音响设备或多高音质的录音效果,也不能与现场的原声效果相比拟。大师级钢琴家那独特的触键音色只有在现场听才能品出最佳“味道”。最后,这也是一种“礼仪盛宴”,音乐会时可以和上千位陌生但又热爱音乐的人坐在同一个环境中共同欣赏音乐,这种特别的仪式感也是一种神圣的体验,值得被继续推广。

斟酌选曲引入新形式

但与此同时,我认为古典音乐不该一直阳春白雪地在象牙塔顶端而不接一点地气。有一些大作品需要具有一定音乐知识和文化底蕴的听众去欣赏,比如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或者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但很多作品如贝多芬《“月光”奏鸣曲》或者肖邦《“小狗”圆舞曲》等比较大众,几乎所有人都能听懂和欣赏它。当我们在策划独奏会的时候,艺术家应该多关注目标受众的鉴赏程度,选择一些既能启发又能使他们愉悦的作品。我并不是说所有音乐会都要如此。如果你是在古典音乐的“朝圣地”比如卡内基音乐厅演奏,那么贝多芬的最后三首奏鸣曲会像大祭司一样绝对受欢迎和被接受。但如果你在国内三线城市的一个地方礼堂中演奏,那你演奏这种作品就不是明智之举了。因为对于后者来说,演奏并不是为了炫耀曲子的深度或者钢琴家的技巧,而更多的是对观众的一种美育普及。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现场听古典音乐,他们需要知道如何欣赏古典作品的美和趣味,知道古典音乐不是一个遥远和让人困扰的声音,它同样可以是娱乐的,与我们的生活有共鸣的美好事物。

除了选曲要斟酌以外,我们还可以尝试为音乐会引入一些现代的新形式。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那时候的音乐会艺术家很少跟观众交流。但是现在,艺术家先跟观众简单介绍一下即将演奏的音乐作品是很常见的事情。这是一种很好的辅助,让观众可以更好地去理解作品。另外,我们还可以利用LED大屏幕,丰富音乐会中的视觉效果。只要播放的内容选择得当,这些画面会大大增强观众的整体感官,更好地让他们理解作品。我自己就做了这样的尝试,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在全国巡回演出“琴书”音乐会,里面包括了各种作曲家关于爱情的作品,同时我还加入了我弟弟孙鹏乔帮我制作的动画视频。他是美国梦工厂负责动画制作的画家,有他作品的辅助,使得音乐会中即使我弹奏比较有深度的作品比如勃拉姆斯《钢琴小品》(作品118),不同层级的观众在离场时也都能因为懂得欣赏而满足。希望这种新的形式可以激发更多观众对古典音乐的好奇,也希望它能为未来音乐会带来一种新的思路。

以上是我对音乐会的一些思考。我们生活在一个快节奏、瞬息万变的时代。钢琴音乐会要持续地存在下去必须具有存在的价值。但是在现代的经济环境下,人心较为浮躁,音乐会要如何走下去是个棘手的问题。一百年后,钢琴音乐会还会存在吗?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