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制片人王裕仁:《将夜》闪耀着观照人性与生命的情怀

文丨朴园

多如牛毛的网络文学作家群里,猫腻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从《朱雀记》到《间客》,从《庆余年》到《将夜》,尽管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世界尽情驰骋,猫腻却总能把读者带入到幻想世界,感受到温度所带来的真实力量。

把猫腻情怀放大到极致的《将夜》,既有探讨自由、信仰、爱等宏大主题,也不乏触及生活质感的烟火气息,自然成为IP影视化浪潮中的佼佼者。1月4日,由金色传媒、猫片、天神影业、企鹅影视、腾讯影业、阅文集团联合出品,杨阳导演执导的古风品质剧《将夜》第一季完美收官,豆瓣评分7.4、播放量近50亿的最终成绩,足以在2018剧集市场里名列前茅。

日前,编剧帮(bianjubang)专访《将夜》制片人之一王裕仁,作为操刀《将夜》项目的幕后英雄,也是猫腻的超级书粉,金色传媒总裁王裕仁一手创办猫片,在IP版权运营上深耕多年,对IP商业开发、影视剧制作都有相当造诣。现将专访以对话体形式呈现,以飨读者。

探索强情节剧的情感处理

《将夜》成功融合了魔幻与现实

编剧帮:《将夜》不是猫腻作品第一次搬上小荧屏。此前同类型竞品褒贬不一,选择《将夜》影视化的原因有哪些?

王裕仁:猫腻的作品写的非常好,有非常突出的主线、人物和情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粹打怪升级,有比较好的影视化改编基础。

《将夜》小说文本是中国魔幻现实主义的巅峰,为什么呢?国外有《百年孤独》与《唐吉坷德》,充满了魔幻色彩;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把魔幻与乡土结合在一起,而《将夜》则把魔幻与现实结合在了一起。

它有宗教与人性的探讨,也有男女双方爱情关系的考量。魔幻的包装里,蕴藏着爱情的规律,本身符合优秀文艺作品的诉求。部分影视作品并非是小说文本出了问题,而是影视化改编时有了差错。

编剧帮:你谈到《将夜》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巅峰,那么在影视化过程中,如何把魔幻与现实结合起来?

王裕仁:《将夜》的现实主义情怀来自于对“人间烟火”和家国精神的眷恋,还有对生死之间选择问题的探讨,这在如今爽文当道的网络文学界非常难得,这样的艺术自觉使得《将夜》读起来非常特别。

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的影视化,要把现实与奇幻结合起来。宁缺登山的一场戏,角色在幻境之中要不断挑战自己的心魔,对自己的过往经历有交代和回顾;登山途中,还有飞沙走石、狂风暴雨的考验。在这段戏的拍摄中,我们使用了意识流的方式,让角色在梦境与现实中来回穿梭,观战的人则隔空对话与交流。而颜瑟与卫光明的巅峰对决。

在他人看来,战斗像是简简单单的举手投足,但真正的力量在背后激烈交锋。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天做画布,出了彩虹、放了烟花——将残酷的战斗以如此浪漫写意的方式来呈现,也是《将夜》的独特之处。

编剧帮:回望《将夜》的表现,口碑、播放量等达到你的预期了吗?豆瓣从6.8一路涨到7.4,怎样看待这种低开高走?

王裕仁:《将夜》在剧作、演员搭配等方面做了很多探索。最终来看,《将夜》成绩不俗,也交了一些学费。

一开始,很多人表示费解,为什么请了有实力的配角,主角却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正因为没有选择流量演员,《将夜》的播放量到了十几集才上来,我们还是吃了一些亏的。对于男主角的选择,我们预期想的是,让新人挑大梁,就能够延续多季的拍摄。男主角恰好有《将夜》所需要的年龄感,也非常努力。

但我们最终低估了剧对演员蹿红的作用力。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能与男主角继续合作,还是挺遗憾的。

《将夜》给我们还有很多启发,IP开发要尊重原著,要处理好角色感情,这些得到了原著粉的认可。因此,对于男频剧来说,情感、戏剧是第一位的,玄幻、武打是第二位的。《将夜》这类戏的改编挑战,还是大于一些传统题材的。

开播时6.8分,《将夜》承担了很多剧集之外的压力。打一分有两个方面,第一是来自于一些粉丝对我们男主角的“差别对待”,由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吸引力很多无理由的“仇恨”,这确实没办法;第二原因来自于《将夜》播出之前的一些剧让小说读者们的反应比较大,因此《将夜》还没开播,就得到了“虽然没看但一定是毁原著”等评价。等到播出一周之后,《将夜》的中肯的评价就多起来了。

对于豆瓣评分,我想说受众差异。甜宠剧与现实剧的受众是不一样的,女频甜宠剧拿到8分,不能说比现实题材的7分更优秀,豆瓣评分要同类型来对比,否则就不公平。可喜的是,《将夜》是男频剧里豆瓣评分较高的。

一句话评价《将夜》,它在强情节剧的情感处理、大世界观上的落地上,做了很好的探索。

“打怪升级”反经典叙事

部分男频IP本身不适合影视化

编剧帮:业内认为,与女频剧相比,男频剧有先天劣势,比如打怪升级情节重复、世界观过于宏大难以呈现、种马情节不符合现实等等,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王裕仁:纯粹的打怪升级,确实不符合经典戏剧叙事,不仅篇幅长、而且人物塑造并不好,不适合影视改编。影视剧的主流受众是女性,她们需要流畅的故事、连贯的情感、有趣的人设,市场规律放在这里,为什么要求挑战呢?

但没有必要唱衰男频剧。很多影视剧看起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男频剧,但实际上被男性观众所称道和喜欢的,比如《人民的名义》,有热门的时政话题;比如《白夜追凶》也是典型的男频剧。

IP有自己的性别,比如女频小说改成游戏,肯定没人玩;脱胎自网文的动漫IP,往往是男频向——我们能说前者是女频IP不行,后者男频IP崛起吗?不行。

编剧帮:谈到男频剧,那么与其他男频剧相比,《将夜》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王裕仁:《将夜》花了大量时间来实景拍摄,剧中90%以上的场景让观众觉得质感真实。这些大山大水的实景拍摄,给人印象非常深刻,它看似是很取拙的方案,其实是讨巧——我们利用文戏来给武戏不断的“蓄力”,让观众与角色的情绪都累积着,到了该爆发的阶段,用武戏在至高点一下子爆发出来。

比如《将夜》很受网友称赞的春风亭雨战,就利用了张弛有度的戏剧结构。小说渲染得极为出色,融合了古龙、温瑞安、猫腻三个人的风格在里面,在我心中它是能排上前三的桥段。因而在改编时,我们就安排春风亭大战为全剧的第一个高潮。

首先要做的,是介绍人物逻辑和故事冲突,我们花了大量笔墨来介绍宁缺的出身,还有来到都城的原因,还插入了目睹好友死亡的情节。观众看到这里,已经长长地憋了一口气,有不吐不快的郁闷。这时,春风亭大战要打响了。

为设计好春风亭大战,我们耗费了15天时间来拍这30多分钟,花足镜头来展现多变的招数、出窍神魂的争斗,毕竟充满玄幻气质的动作场面,与刀砍箭射的“砍柴”不同。导演、动作指导、特效师等一起开会,画下分镜头,为每个镜头都提前做好设计。为了呈现特效与实景的结合,在决斗的街道上,我们还挖了十多厘米的水槽,让每个人物动作都有倒影。

这是《将夜》的巧劲,用戏剧张力来为武戏服务。有一些影视剧花了大量的制作经费,最后反而不讨巧,因为满屏都是特效,观众有审美疲劳,反倒没那么震惊了。

《将夜2》王鹤棣搭档宋伊人

制片人王裕仁延续精品制作

编剧帮:据了解,《将夜2》主演阵容将迎来大换血,如何应对《将夜》剧粉期待原班人马回归的呼声?新主演的选择有哪些考量?

王裕仁:我可以透露的是,《将夜2》能保持70%-80%的原班人马,还有一些老戏骨、中生代与青年演员的新加入,男一号将由王鹤棣出演。

第二季的感情基本上紧扣主线,围绕宁缺和桑桑的亡命天涯来展开。剧集最大的主题基调是死亡与新生,传递向死而生的概念——在最黑暗的时候,要用最坚强的勇气来战胜黑暗。

观众可以期待的是,夫子登天、君陌守青峡、宁缺守长安等小说中经典的桥段,将在《将夜2》中一一呈现。全剧将耗费40%-50%的成本,在这些重头场次上。

我们预计《将夜2》前期拍摄5个月,后期制作5-6个月,40集左右,预估在2019年年内在腾讯视频独播。

编剧帮:《凡人修仙传》也是国民度很高的顶级网文IP,男主角韩立的人选,网友呼声最高的是胡歌,能透露这部剧现在的筹备情况如何?

王裕仁:我当然知道网友们都希望最合适的演员来演。《凡人修仙传》要推出动漫番剧、动画电影、电视剧。其中,电视剧的剧本创作进展比较顺利,希望能尽快开始制作。

《凡人修仙传》原著小说是主线结合大型副本的葫芦形结构,带有很强的开放世界性质。在影视改编时,我们也想用一条主线来贯穿,穿插书中的名场面,以纯硬核的男性讲述方式,来重现小说世界。至于演员,我们还是想做多方位考量,这部剧对任何演员来说,都将是超级代表作,因此他(她)的知名度、演技、未来配合度都得考虑到。

编剧帮:《凡人修仙传》火爆全网已有多年,它和年轻观众的审美如何对接?

王裕仁:因为是有“凡人”二字——你我皆凡人。80后、90后、00后都是在自由宽松的社会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但是面临阶层固化的难题,对个人前景充满着不安,这和小说的内核有共鸣。《凡人修仙传》的主角就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历经苦难最终崛起。

95后、00后不同的地方在于,以往是“短板效应”,看最短的那块板;现在是“长板效应”,看最长的那块。因为年轻人所经历的娱乐产品太多,他们特别喜欢“以管窥豹”,这并非贬义,而是他们擅长脑补,来建构自己喜欢的世界。

比如《镇魂》,故事尚属正常,但双男主一下子集中了部分观众的内心,得以爆火。所以做剧给年轻观众看,一定要做出长板出来,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编剧帮:除了这两部作品以外,猫片或者金色传媒在2019年还有哪些新作?

王裕仁:有一部《烽烟尽处》,献礼建国70周年。原著属于严肃网络文学,是2015年广电总局十大推荐网络文学作品。

还有一部《戏法罗》,用来挖掘民俗和国粹,有炫酷的表现,也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它描述民间江湖与模式,将国粹如何扬名世界。这种展现不一样的奇观剧,和《鬼吹灯》《盗墓笔记》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外,四五月份将有现实主义作品《名利场》拍摄。

褪去IP光环

好故事+好设定才能出圈

编剧帮:在IP领域布局多年,你见证了IP从方兴未艾到资本热潮再到回归理性的全过程,有什么感受?

王裕仁:IP的开发周期和生命周期是长期、且不连贯的,比如现在非常很火的小说如《鬼吹灯》《盗墓笔记》,都是十几年的作品,IP需要时间来沉淀和积累。做IP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把影视剧、动漫、出版、听书、广播剧、游戏来进行交替开发。这一系列的开发过程,能最大限度地完成IP的“更新”。

还有IP的“迭代”,IP与时俱进也非常重要。比如漫威现在的作品与六七十年代相比,无论是人物设定与故事都发生很大的变化。

最后才是IP的“变现”。过往很多IP拍完之后就没了后续,无法形成序列。这是因为IP版权是非常分散的,出版社有、影视公司也有。版权所属的分散与割裂,使得没人对IP进行统一负责。我们对重点IP是终身负责制的,拥有永久版权,因此会用连续性、持续性的思路添砖加瓦。

编剧帮:IP运营是近年的热门话题,全产业链、内容生态等提法屡见不鲜,成了行业标配。2014年以来猫片从事IP运营多年,有哪些心得体会?

王裕仁:IP光环褪去,只有两大要素留存。第一个是好故事,适合影视改编;第二是好设定,比如《斗破苍穹》,有完整的世界观与升级体系,适合改成动漫和游戏。如果IP兼具两大要素,则无往而不利。

在将来,囤积IP来搞事的事情,会越来越少,因为每个领域的IP都是有饱和度的。比如好莱坞的间谍片,演进了几十年,最终只有《007》、《碟中谍》、《谍影重重》三个系列留存。中国也是,不可能容纳那么多玄幻、仙侠IP,只能有四五个可以无限拓展和变化。

IP也会越来越集中化,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未来做IP研发,如果基础用户量不够,就不要操作全产业链,单点突破比较好;如果基础比较好,有了500万-1000万的用户,那就可以做全产业链。此外,还根据故事属性有关,如果是短故事,热度消散很快,那也不适合全方位开发。

责编 |妙脆角

主编 |刘江平

E N D

往日精彩内容

影视宣传、转载联系◇ bianjubang002

编剧经纪、剧本经纪业务联系◇gangqinshi01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百家号|微博|豆瓣

|知乎| 简书| 一点资讯| 企鹅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