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才多艺的蒲松龄,除了写短篇小说还会什么

郭沫若如是赞赏蒲松龄:"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蒲松龄《聊斋志异》一书,天马行空,把神鬼狐妖梦幻构思推向极致,成为古代姹紫嫣红爱情百花园,还描绘了清代现实生活,举凡黑暗时世、科举风云、家庭婚姻,无不涉及。《聊斋志异》不论小说数量,还是小说构思、描写手段,都较西方三大短篇小说家——俄国契诃夫、法国莫泊桑、美国欧·亨利的小说更为博大精深。更有甚者,蒲松龄是站在中国小说史与中国文化史肩上的。从六朝小说到唐传奇,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从六经到戏剧稗史,无不为其所用。《聊斋志异》引用典籍达两千种以上。几乎可以说,读一本《聊斋志异》就能浓缩性了解中国文化。因此,若说蒲松龄是"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亦不为过。但蒲松龄只会写短篇小说吗?非也。其实,蒲松龄多才多艺,杂学旁收,样样精通。

一、懂音乐,会戏剧,精于俚曲创作

"俚曲"即用淄川方言写成的可演唱的俗曲。蒲松龄的儿子蒲箬在《柳泉公行述》中说:"如《志异》八卷,渔搜闻见,抒写襟怀,积数年而成,总以为学士大夫之针砭,而犹恨不如晨钟暮鼓,可参破村庸之迷,而大醒市媪之梦也,又演为通俗杂曲,使街衢里巷之中,见者歌,而闻者亦泣。其救世婆心,直将使男之雅者、俗者,女之悍者、妒者,尽举而匋于一编之中。呜呼!意良苦矣。"

蒲松龄用心良苦,觉得用言简意赅但可能较为难懂的文言文写的《聊斋志异》,可能对"村庸"、"市媪"有一定阅读障碍,而自己又想让更多民众知道自己的"救世婆心",故而便从聊斋故事中选择与普通民众息息相关者,写成俚曲,即聊斋俚曲,让民间艺人在街头巷尾唱给老百姓听。聊斋俚曲是蒲松龄将自己创作的唱本配以当时流传的俗曲时调而形成的一种独特的传统民间音乐文学体裁,形式类似今天的琴书说唱与地方戏。2006年5月20日,聊斋俚曲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这个角度讲,称蒲松龄为文学大众化的先行者,亦不为过。

蒲松龄创作了十四种俚曲,分别是:《墙头记》《姑妇曲》《慈悲曲》《翻魇殃》《寒森曲》《禳妒咒》《富贵神仙》(后变《磨难曲》)《俊夜叉》《穷汉词》《琴瑟乐》《蓬莱宴》《丑俊巴》《快曲》《增补幸云曲》。其中,有不少取材于《聊斋志异》,即:《姑妇曲》,由《珊瑚》衍化而来;《慈悲曲》,由《张诚》衍化而来;《翻魇殃》,由《仇大娘》衍化而来;《禳妒咒》,由《江城》衍化而来;《富贵神仙》(后变《磨难曲》),由《张鸿渐》衍化而来;《寒森曲》,由《商三官》和《席方平》发展衍化而来,并汲取《乔女》《续黄粱》精华。

那么,俚曲算何种文学体裁呢?《禳妒咒》属完整的地方戏剧体裁,《墙头记》、《磨难曲》初具戏剧形式,其余各篇是所谓"鼓词"。这些"鼓词"往往以作者描绘、叙述、议论,杂以牌子曲,展开戏剧冲突,以第三者"介绍"替代剧中人"道白",结构上不似戏剧那样分场分出,却像小说般分"回"。

二、通晓教育、天文、农业、医药,精于杂著创作

"杂著"即文学创作外的著作。张元《柳泉蒲先生墓表》载蒲松龄有《省身语录》《怀刑录》《历字文》《日用俗字》《农桑经》五部杂著。蒲松龄这些杂著多写于六十岁以后。《省身语录》是蒲松龄记录蒲家先辈教育子弟的语录和收集古往今来前贤有关修身养性、待人接物的语录,即蒲家家风传统;《怀刑录》,据《怀刑录·序》所言,是"使读礼者知爱,读律者知敬,其有裨于风化非浅矣"的杂著;《历字文》是通俗历算书;这五部杂著中比较重要的是《日用俗字》和《农桑经》。

《日用俗字》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编成,颇像二十一世纪时髦的"汉字读写"前奏,是教村民如何正确认字、理解字意的书,涉及身体、庄农、饮食、器物、花鸟虫鱼、堪舆风水、赌博嫖娼等三十一章,用七字韵文写成,如:

木匠祖师是鲁班,家伙学成载一船。

斧凿铲钻寻常用,曲尺墨斗有师传。

衙门不论情和理,个个衙蠹赛虎狼。

须用银钱求押役,还将包面请该房。

止见博徒成乞丐,那见相识成富豪?

如今片瓦根椽者,当时曾称赌手高。

《农桑经》包括《农经》、《桑经》两部分。《农经》是在前人著作基础上,按实用原则增删,按月份告诉务农者该做什么,如正月要上粪、养牛养猪;三月要种棉、锄麦、打蝻。《桑经》凡二十一则,介绍了择种、蚕室、三眠等。蒲松龄较全面地总结了华北农业生活经验,无愧于"中国古代农学家"的称号。

蒲松龄还著有《药祟书》、《婚嫁全书》、《家政外编》、《家政内编》、《观象玩占》、《小学节要》等。《药祟书》收有两百多个药方,传世数种抄本。《婚嫁全书》是古代有关婚姻嫁娶礼俗的书,可惜没传下来,唯有其"序"保存在《聊斋文集》中。

杂著的大量出现,说明蒲松龄虽然一生大部分岁月都在读书、教书、著书,都在走向仕途路上奔波,都在神鬼狐妖的梦幻世界里飞翔,但他的心却一直接着地气,和普通老百姓连在一起。

三、精通书法

康熙三年,蒲松龄25岁应邀到李尧臣家就读,并作《醒轩日课序》以励志。序中云:"时赵甥晋石在,假馆同居,谓余曰:'请定一籍,日诵一文焉书之,阅一经焉书之,作一艺、仿一帖焉书之,每晨兴而为之标日焉,庶使一日无功,则愧则警,则汗涔涔下也。'余曰:'善'!……"由此可知蒲松龄在写文著书之际,仍时时仿帖,沉浸笔砚之间。

蒲松龄精于书法,其书苍劲古朴,挥洒自如。青年时期学书即远追钟繇、王羲之,笔法顺畅舒展,而能质朴厚重,气息高古。蒲松龄有聊斋手稿、文稿以及词稿等真迹传世,但都是小字。传世墨迹犹有《聊斋诗存》、《裴将军诗》立轴等。《聊斋诗存》,纸本楷书8页册手稿本,每册横19厘米,高29厘米。此件出津门世家,甚为珍贵,署"留仙蒲松龄",钤印"聊斋"、"蒲"、"松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