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还质楼兰登位,大汉斩首君国更名

话说汉匈之战历时百年,汉武帝大展宏图,北征漠北,西通西域,西域诸国畏服我大汉天威,无不听命于汉朝。元封二年(前109年)为了斩断匈奴右臂,汉武帝命令赵破奴出兵攻打西域车师国和楼兰国,俘获了楼兰王,凯旋而归。楼兰王表示愿意归降汉朝,并向汉朝使者提供接待服务。自此匈奴右臂已断,匈奴不甘,屡以兵威欺凌西域。西域诸国皆蕞尔小邦,夹于两强之间,不得不首鼠两端,楼兰即其一也。为了在大国的夹缝中求生,楼兰分别送两位王子到汉朝和匈奴当人质,一碗水端平,谁也不敢得罪。

其中,安归王子被送到匈奴,尉屠耆王子被送到大汉。楼兰采取这样的对策,虽然出于无奈,但稳定了外交局势,汉匈双方也没有任何借口欺负楼兰。

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驾崩,匈奴重整旗鼓,楼兰、龟兹等国家也开始倒向匈奴。元凤三年(前78年)楼兰国王去世,匈奴首先得到消息,急忙把在匈奴做人质的楼兰王子安归送回楼兰继承了王位。安归自然忠于匈奴,于是他大肆杀害汉朝的使者,连西域各国到汉朝的使者也杀,断绝大汉和西域的联系。

傅介子

当时大汉皇帝是汉昭帝刘弗陵,朝政大权由大将军霍光把持。手底下的藩国这么猖狂还得了,于是有一人挺身而出,自愿出使,这个人就是傅介子。“至元凤中,介子以骏马监求使大宛,因诏令责楼兰、龟兹国。”

元凤四年(前77年),傅介子不远万里、风尘仆仆来到楼兰国,双方见面之后,傅介子痛斥楼兰国王安归:“大兵方至,王苟不教匈奴,匈奴使过至诸国,何为不言?”楼兰王表示顺服说:“匈奴使属过,当至乌孙,道过龟兹。”傅介子一行匆匆赶往龟兹,同样指责其国王,龟兹王也表示顺服,承认自己的罪过。傅介子出使大宛国之后,再次回到龟兹国。

龟兹国王向汉使汇报称,匈奴大使从乌孙返回,正在龟兹暂住。

傅介子率卫士斩杀匈奴使团一行人,随即踏上返回长安的行程,回到长安面见天子,如实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汉昭帝非常满意,提拔傅介子为中郎、平乐监。

霍光

有一天,傅介子对大将军霍光说:“楼兰、龟兹数反复而不诛,无所惩艾。介子过龟兹时,其王近就人,易得也,愿往刺之,以威示诸国。”霍光一句话,倒霉鬼确定了:“龟兹道远,且验之于楼兰。”

傅介子接受任务,率领使团卫士,携带大量金币、锦绣出发了,一路对外宣称要赏赐黄金给藩属国。使团一行人来到楼兰国,楼兰王安归警惕性很高,对傅介子一行很冷淡。傅介子佯装前往其他藩属国,走到楼兰西部边界的时候,让一个翻译传话给楼兰王:“汉使者持黄金、锦绣行赐诸国,王不来受,我去之西国矣。”

为了让翻译相信,傅介子还特意让他看了看袋子里黄灿灿的金币。翻译满脑瓜子都金光闪闪,一路狂奔向楼兰王汇报的情况。安归的贪欲战胜了警惕之心,于是同意接见汉使。

楼兰王设宴为傅介子一行接风,两人对饮的时候,傅介子特意把黄金和锦绣放在了喝酒吃肉的桌子上。

眼见大家伙都喝得差不多了,傅介子起身对楼兰王说:“天子使我私报王。”楼兰王起身随同傅介子进入大帐内,两人说起了悄悄话,“壮士二人从后刺之,刃交胸,立死。其贵人左右皆散走。”傅介子厉声大喊:“王负汉罪,天子遣我业诛王,当更立前太子质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动,灭国矣!”楼兰上下无人敢动,傅介子又安抚楼兰居民,之后楼兰国改名为“鄯善”,存国600多年。

不废一兵一卒就在宴会上成功刺杀楼兰王,并令楼兰众人臣服于他,并且另立新王,从中足以可见傅介子的足智多谋。匈奴右贤王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楼兰被汉朝争夺过去。汉昭帝看到这个结果当然高兴啊,立刻下诏:“平乐监傅介子持节使诛斩楼兰王安归首,县之北阙,以直报怨,不烦师从。其封介子为义阳侯,食邑七百户。士刺王者皆补侍郎。”

此番斩首行动令西域诸国胆寒,更让匈奴无计可施。一次斩首,万古扬名,傅介子之智勇可谓极高。后来班超投笔从戎也是以傅介子为榜样,其影响由此可窥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