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锵锵:清朝时京城中人们是如何唱卖广告的?

京城里最有意趣的广告形式就当属唱卖广告了。自三月桃花初绽,到夏末秋初百花凋零,街市上常有妇人或挎篮、或提筐,走街串巷兜售花枝,这些花枝在离了树之后,并不能保存太久,所以需要尽快卖掉。这些卖花者走街串巷,时而歌之,声音清脆可听。

在清朝类似卖花者这样的唱卖广告形式并不少见,到五月各类佳果鲜蔬集中上市,街市上随处可闻。时间久了,这些叫卖广告也成了街市上一景。

叫卖者

这些商贩略通音律,索性将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物、民俗掌故,配上曲调唱出来。唱词合辙押韵,悠扬动听,内又包含了所卖货品的名称、货品特点等,百姓哪怕只闻得唱词,也能知晓谁在叫卖。

这边听卖桃者唱:“樱桃嘴的桃喔,脆生生滴甜啊,没有虫儿来”;那边有卖白薯的和:“栗子味儿的白薯来,五个光板喽,是栗子味的白薯哟”。

当然唱卖广告形式也并不只属于这些走街串巷,卖花卖果子的商贩,一些沿街有固定摊位的,或是卖各类小食炸糕、早餐茶点的偶尔也会吆喝几声。

商贩

甚至有些有品牌意识的商贩在唱卖中,不仅会夸赞货品,还会把自己的名字,常驻的售卖摊位地址一块儿唱出来。

天桥下的老郑炸糕,每逢店内不忙时,总会挑着担子沿街叫卖:“炸糕呦,焦黄黄滴皮儿酥脆脆,肉丸麻油滴馅儿,要说京城炸糕独一份,天桥门下老郑家”。寥寥几句,就将店名、店址及炸糕的酥脆香体现出来,勾人食欲的同时,广告效果可见一斑。

并不是所有的商贩都会唱卖,于是为了吸引百姓购物,他们大多选择在广告词上下功夫,有些大声吆喝一些通俗风趣的鲜活话来逗趣,有些则直截了当把货品的价格当成广告语。

天桥下有一卖栗子生意很是兴隆,但他每日也只是守着栗子炒锅大声吆喝:“八个钱四两”,百姓若觉得这个价钱合适,也会买上一包。

商贩

在清朝,有些商家的叫卖声创造了行业的奇迹,在京城大前门,有个卖粥的小贩,他的广告语中甚至不提自家的粥多么美味,种类多么繁多,只是一句“亏便亏我呀”,市民有些被其独特的广告词吸引,有些被其宁愿自己吃亏也要卖东西给市民的心态吸引,多会去他家喝上一碗儿粥,渐渐地,这家粥铺在京城也变得小有名气。

除了商贩们的唱卖广告,一些行商还常常借助响器吸引客人的注意。响器花样繁多,敲打、吹奏、摇晃等,这些商贩行业不同,所用响器也并不相同。

京城卖女性首饰、脂粉的小贩边走边敲小鼓、惊闺;洗剪刀、磨镜子的则手持鳞砌铁叶,互相敲击,声音锵锵;卖豆沫小食者则敲小铜钹;行医郎中摇铜铁圈;卖油翁鸣小锣;剃头担则挂响鼓。

杭州的一些广告不用声音,直接物象表达。清朝杭州因地理优势常有大型货船来往,杭州本地商铺所用货物大多通过货船运输。于是本地一些大宗商户总会雇人肩挑大锣在街道上行走,大锣的一头挂着一盏大灯笼,灯笼上是自家冰鲜行字号。如果有船到岸,便敲锣两下,两只到站则敲三下,以此类推,虽不用一言,却能及时有效通知各行贩拿去贩卖。

一言:《历史的风尚·清朝》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