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结构变样:外资竟成机构投资者老大 3500亿资金等待进场

等到2018年收官之后,我们赫然发现,外资竟然成了A股最大机构投资者!已然与社保等国家资金持仓比例相当。这是资本市场在2018年发生的最重要的结构性变化之一。

随着金融政策的逐步有序放开,“外水流入中国”的渠道必将更为通畅。在2019年,富时罗素纳入A股落地,MSCI计划将中国内地股票在其全球基准指数中的权重由5%提高至20%等等。这些都将引来更大规模的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外资仍将可能是2019年A股市场的最大的增量机构资金,甚至未来可能进一步成为权重更大的机构投资者。

2018年外资成为了A股最大增量机构资金

从最新动向来看,外资加仓A股步伐未见停歇。2019年来,北上资金持续净买入,1月9日,北上资金净买入近68亿元,创近一个月净买入金额新高。

外资增量资金持续进场引起市场各方高度关注。事实上,在2018年收官之后,我们赫然发现,外资竟然成了A股最大机构投资者!已然与社保等国家资金持仓比例相当。据Wind统计,去年北上资金合计净买入A股合计2942亿元,同比上年增长近五成,其中沪股通成为净买入主力,几乎翻倍。

上图显示来看,根据天风证券统计,在2018年第三季度,北上资金与QFII组成的外资在A股流通股占比几乎与保险社保持平,成为A股第二大机构。EPFR最新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市场股票型基金实现资金净流入350亿美元,创下近年来新高,位居主要新兴市场国家榜首,几乎是同期印度市场股票型基金资金流入金额的两倍以上。

除了外资之外,国家资金大举进入ETF基金也成为重要增量。根据万得资讯统计,不包括货币和个别QDII基金,166只ETF(股票、商品和债券)去年底总净值规模为3768亿元,全年增长1541亿元,增幅接近70%,从净值增幅看,2018年确实是ETF的大发展大增长之年。

然而,除外资和国家资金增量入场之外,其他机构资金却都出现了进一步萎缩。特别是上图没有显示出来的2018年第四季度。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混合型基金规模则减少了约5000亿元。指数型基金规模增加约1300亿元,但主动型股票基金规模缩水约500亿元。

外资增量还会有多大?3500亿元左右

显然,如果没有外资和国家资金入场,2018年的A股市场恐怕更为不堪。也因此,2019年资本市场对于国家资金和外资都充满了更高的期待。1月9日,央行资金入市的传言响彻市场,就是基于此种心理期待。

尽管长期看,央行资金入市只是早晚问题,但是短期内,由于法规所限,国家资金仍将以地方性国资和纾困资金为主,新增资金规模恐怕难以出现大幅增长。而外资则由于A 股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和 MSCI 纳入因子的提升,有可能带动3700亿元的增量资金入场。

根据国盛证券研究所的报告,按照富时罗素公布的 A 股入富计划,将于 2019 年 6 月按 20%的纳入因子纳入 A 股,并于 9 月把 A 股纳入因子提升至 60%,预计分别对应 166 亿、331 亿的增量资金。

同时,MSCI 宣布明年有望将A 股的纳入因子提高至 20%,假设不考虑纳入股票范围的扩大,则纳入因子从 5%提升至 20%将带来约 3200 亿人民币的增量资金。若 A 股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和 MSCI 纳入因子的提升能够如期落地,则 2019 年外资增量在 3700 亿左右。

此外,德意志银行的研究报告也认为,MSCI提高A股权重及FTSE发展中国家指数纳入A股将吸引9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900亿美元,约等于人民币资金5500亿元左右。申万宏源研究报告认为,预计外资潜在增量资金有望达到3500亿元。

外资会影响A股趋势吗?

如果国有资金维持2018年入市规模,那么外资将成为2019年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但是,假设以3500亿元这个增量来看,基本与2018年3000亿元增量稍微有所增长。

不少分析师参考日韩市场国际化的经验,认为A股市场完全开放后的外资增量空间更为广阔。以日本(30%)、韩国(15.9%)等市场的外资占比为参考,假设未来外资持股占比达到 5%、 15%,对应外资配置增量资金将分别达到 1.38 万亿、6.68万亿元。

这也意味着外资将有可能持续成为第一机构投资者。这完全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居民用来做长期投资的资金正在日益萎缩。仅仅从人均寿命角度看,当前中国居民平均年龄为78岁,假设剩余期望寿命约为40年,这意味着居民储蓄到消费的平均久期约为20年。时间拖得越久,长期投资资金规模会递减。而且过去中国居民最重要的储蓄和投资手段事实上是房地产资产,房地产因此吸附了大量的长期资金,居民也背负了沉重的房贷压力。一旦房地产下行,居民紧缩效应之下,长期投资资金可能进一步减小。

这都是国内资本市场不得不面临的尴尬局面,长期机构投资者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甚至到了外资和国家资金日益成为唯二的两大巨头。这一结果,将使得A股市场日益港股化,行业龙头的配置意义进一步凸显,而更多行业非龙头企业流行性风险上升。

事实上,这也是现在的日本股市,也是2002年起日本央行入市的重要原因。尽管当时外资持股比例甚高达到了30%,却集中在分红率高企的龙头企业,导致整体市场长期低靡,融资功能缺失,即便后来日本央行入市,也并不能改变这一局面。